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華裔團體告特朗普“中國病毒”說 美國華人圈反應不一


美國總統特朗普與其抗疫團隊成員在白宮記者會上。(路透社2020年3月16日)
華裔團體告特朗普“中國病毒”說 美國華人圈反應不一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4:40 0:00

上週對美國前總統特朗普提起告訴的一個美國華裔民權團體週二(5月25日)召開新聞發布會,說明為何特朗普的“中國病毒”說給美國亞太裔帶來精神和人身傷害,構成誹謗罪。他們呼籲美國各亞裔團體聯署支持這項法律訴訟。不過,部分美國華人對該訴訟和該組織表達反對和質疑。

這家名為“美國華裔民權聯盟”(Chinese American Civil Rights Coalition)的組織上週四(5月20日)向紐約南區聯邦地區法院提交起訴書。本週一,紐約南區聯邦地區法院的法官助理(clerk)已簽發電子傳票(summon),特朗普作為被告方在收到傳票後必須在21天內做出回應。

訴訟引發不同反應

特朗普的高級顧問傑森·米勒(Jason Miller)在上週發給《國會山報》(The Hill)的聲明中稱“這是一個瘋狂和愚蠢的訴訟,最多也就是似是而非,如果上法庭,它就會被駁回。”

“美國華裔民權聯盟”今年3月在紐約登記註冊為非營利組織。其創辦人兼總負責人劉迎曦(Lewis Liu)告訴美國之音,特朗普明知自己言論的影響力和造成的後果,仍不顧世衛組織命名規範和美國衛生部官員的建議,在病毒源頭尚未有科學定論前一再將新冠病毒稱為“中國病毒”、“武漢病毒”、“功夫病毒”,將病毒與特定族裔、國家和地區相連,導致針對美國亞太裔(AAPI)的種族歧視和仇恨犯罪在疫情期間大幅上升,是“明知故犯”的誹謗行為。

起訴書中羅列特朗普的相關推文和其他場合的言論,並引用多項研究和數據,試圖向法官證明特朗普有關“中國病毒”的言論無關事實,而是為服務個人政治利益,推脫管控疫情不力的責任,以及其言論與美國國內針對亞太裔的仇恨犯罪上升構成直接聯繫。

不過這項起訴在推特上的保守派華人中引發質疑。部分人覺得自己“被代表”,他們支持特朗普用“中國病毒”的稱法來反擊中國政府的敘事;一些人對該組織在華人群體中有多少代表性提出質疑;也有人擔心起訴書中的部分論點有利於推動中國政府對新冠疫情的宣傳敘事,因此懷疑該組織的政治背景以及它是否與中國政府有關聯。

在推特中文圈頗受關注的推特賬號“LT視界”推主LT向美國之音表示,雖然特朗普“中國病毒”的表述不妥,但如此稱呼主要是為回懟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散播美軍把新冠病毒帶到武漢的陰謀論,而不是因為歧視美國華人或亞裔。他也不認為特朗普將病毒稱為“中國病毒”與美國亞太裔遭到的仇恨攻擊有直接聯繫。

提告者劉迎曦:我們是獨立民間組織,沒有政治背景

1989年通過親屬移民從廣州移民美國的劉迎曦告訴美國之音,“美國華裔民權聯盟”於3月16日在紐約州正式註冊,是一家紮根紐約華人社區的組織。

“我們完全是個獨立的民間組織,沒有任何政治背景,跟黨派沒有關係,也是非營利組織,” 劉迎曦說。目前,組織成員是劉迎曦和他在紐約的幾位志同道合的好友,均是從中國移民至美國30餘年的美國公民。

劉迎曦表示,自新冠疫情在美國爆發以來,他和朋友們普遍感受到美國國內歧視和仇視華裔、亞裔的氛圍越來越濃厚。去年12月3日,田納西州聯邦參議員布萊克本(Sen. Martha Blackburn, R-TN)在推特上說“中國有五千年的偷竊和欺騙歷史,有些事是永遠不會變的” ,引發不少美國華人的公開抗議。

12月8日,劉迎曦和美國酒店華裔協會主席黃華清在內的幾名好友與美國華人聯合會(UCA)會長薛海培共同發起簽名運動,以“美國華裔反歧視聯盟”的名義於今年1月向幾名國會領袖遞交了一份有2000多個簽名的聯名信,抗議布萊克本的這一言論。

聯名信要求布萊克本在聯邦參議院向華裔美國人作出真誠道歉,要求參眾兩院通過決議案譴責布萊克本發送種族歧視的推文。

“後來他們也沒有給我們回复,我就想,看來這是個長期的工作,” 劉迎曦告訴美國之音。於是他從今年2月開始向紐約州政府申請登記和註冊“美國華裔民權聯盟”。

“任何歧視和仇視華裔的言行,我們會盡我們的能力進行抗爭,” 他說。

劉迎曦表示,2021 年3月16日發生的三件事成了一個轉折點。當天,“停止仇恨亞太裔(Stop AAPI Hate)”組織公佈數據,顯示自去年3月19日至今年2月28日,針對亞太裔的仇恨案件大幅增加,且華裔為最主要受害群體;同天,亞特蘭大發生槍擊案,8名死者中有6名是亞裔,2名為白人。當天晚間,特朗普接受福克斯新聞的瑪麗亞·巴蒂羅姆(Maria Bartiromo)採訪,在談論美國經濟形勢時,再次提到“中國病毒”。

“我們(的經濟)當時是世界羨慕的對象,但當我們受到我稱為'中國病毒'的新冠病毒衝擊時,我們的經濟和世界其他各國的經濟一起下滑了,” 特朗普說。

劉迎曦說:“我忍無可忍了,就覺得我要採取法律行動。其實在那之前我就在想能不能通過法律訴訟的形式狀告特朗普。3月16日算是個轉折點,我開始做功課了,開始看資料,並收集數據和報導。”

劉迎曦告訴美國之音,他與弟弟同時也是他的律師劉宇曦(Glen Liu)在五月中旬寫好起訴書,等到5月20日拜登正式簽署《COVID-19新冠仇恨犯罪法》的同一天向法院提起訴訟。

劉迎曦說,起訴由劉宇曦無償代理(Pro bono),律師費之外的其他雜費則由他和組織其他成員自掏腰包。

這不是劉氏兄弟的第一起官司,早在2016年12月他們就在紐約南區聯邦地區法院發起對美國國會四名兩黨領袖的起訴,要求他們領導國會廢除已有兩百多年曆史的美國總統大選所使用的選舉人團制度。該案於2017年3月開庭時,在美國引發華裔群體和華文媒體的廣泛關注,甚至連中國官媒人民網也對這項起訴的進展進行報導。

2019年,劉迎曦和獨立的非營利組織“美國平等投票”(Equal Vote America Corp.)合作,由劉宇曦擔任代理律師再次起訴美國國會四名兩黨領袖,二度向選舉人團制度發起衝擊,要求實現“一人一票,每票平等”,該訴訟於2019年9月被紐約南區聯邦地區法院駁回。

“美國平等投票”組織的網站上表示,它是一個獨立的、無黨派的非營利組織,“完全自籌資金,從未要求或接受任何來源的任何捐款。”

華人推主LT :批評特朗普前,應先批評中國的誹謗和污衊

劉迎曦狀告特朗普案在推特中文圈裡引發議論,華人推主LT先生告訴美國之音,有關特朗普稱新冠病毒為“中國病毒”或“武漢病毒”的問題,在美國華人群體中本身就存在爭議,有人反對,也有人支持,因此出現這樣的起訴他不覺得奇怪。

他指出,在特朗普政府時期,美國官方對新冠病毒的稱呼仍是與世衛組織保持一致的Covid-19,特朗普將病毒稱作“中國病毒”和“武漢病毒”並不准確,僅是特朗普的個人觀點。但LT也表示,特朗普的這一稱法不算離譜,並認為特朗普如此稱呼的動機並非出於對美國亞裔或中國人的歧視。

LT說,全世界多數國家和多數媒體都認為中國武漢是新冠病毒的首發地,將對疫情與首發地相連是很通俗的稱法,談不上涉及道義問題,雖可能帶有一定感情色彩,但也能理解。

“台灣媒體至今仍使用武漢肺炎疫情的稱法,從未改口,那你總不能說台灣歧視亞裔,” LT說。

LT特別強調,在特朗普去年3月16日首次使用“中國病毒”說法的前幾天,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發推散播“可能是美軍把疫情帶到武漢”的言論。LT認為特朗普突然將新冠病毒稱作“中國病毒”是對趙立堅將疫情栽贓美軍的回應。LT表示,這一層因果關係連中國官媒《環球時報》也在3月19日的社評中提及了。

對於起訴書中未將趙立堅散佈栽贓美軍的陰謀論列入時間線,LT表示不滿。

“更令人氣憤的是,中國至今仍在宣傳是美軍把疫情帶到美國。最近看到BBC在武漢街頭的採訪,市民張口而出是美軍將疫情傳播進來,” LT說。

LT認為,在美國社會對中國的負面印象達到歷史新高的節點上,作為華裔美國人該表明自己的立場,如果要批評特朗普稱呼“中國病毒”、“武漢病毒”,就該首先批評中國政府誹謗和污衊美軍。

LT另外舉例說,去年美國新冠疫情爆發之初,佛羅里達州曾有一名華裔女性發視頻炫耀自己搶光了當地的口罩,都寄回給中國的親人好友,甚至嘲笑美國人傻,不知道搶口罩。LT說,美國抗疫關頭不幫忙,反而嘲笑,這類行為是不是也加重了疫情期間美國社會對華裔的負面情緒呢?

與推特上的部分華人一樣,LT覺得“美國華裔民權聯盟”的名稱刻意誇大了該組織的代表性,特別是因為起訴書中要求特朗普賠償每位亞太裔美國人1美元的提議,他們覺得自己“被代表”了。

LT說,依據他的觀察,華人中有不少人都支持特朗普將病毒稱作“中國病毒”,反對這種稱呼的華人中,也有不少人認為該將稱呼改為“中共病毒” 。

美國保守派中國問題評論員、《中國即將崩潰》一書作者章家敦在推特上表示,“美國華裔民權聯盟”這項起訴“將助長中共破壞性的宣傳敘事”。LT也表示,起訴書中有關新冠源頭不一定是中國的說法與中國官方極力推行的敘事高度一致,他因此與部分華人推友一樣,對該組織與中國政府是否有關聯保持懷疑。

對此,劉迎曦表示這是“非常荒謬的邏輯”。他說:“1加1等於2,這會因為中共的認同而變得不對嗎?” 劉迎曦表示,新冠病毒源於自然界,並以動物作為中間宿主跳到人類身上的理論是目前科學界最主流觀點,中間宿主起於何方也是瘟疫專家正在研究的。這不僅僅只是中共的說法。而對於最近正越來越受關注的“實驗室起源論”,劉迎曦也表示,關鍵在於還沒有證據,也沒有定論。他說,之所以通過法律途徑打官司,就是為了依據事實和證據說話。

“我們現在是要就事論事。在這件事上,我們就舉證特朗普反複使用這種煽動種族歧視的語言是誹謗,而他們沒有有利的事實根據來反駁我們,就只能來質疑我們的動機,” 劉迎曦說,“我們跟中國政府完全沒有任何關係,跟中國的總領事館完全沒有任何關係,這完全是污衊。”

劉迎曦表示,為了保持組織的獨立性,打官司完全自己掏錢,也不接受任何捐款。至於為何要通過成立一個組織來打官司,劉迎曦表示,因為特朗普使用這些語言所帶來的傷害是波及所有亞裔的,而不只波及他一人或某幾個個體。

“就像當初美國國會因排華法案道歉是對全華裔社區道歉,而不是對一部分人道歉,” 劉迎曦說。

對於外界質疑“美國華裔民權聯盟”的代表性, 劉迎曦表示,他的組織並沒有說要代表所有華裔。他表示,自發起訴訟以來,他們在各社交媒體上收到了很多支持,週二的新聞發布會也有美國亞裔團結聯盟(AAUC)、紐約廣州協會等其他華人社區代表參與。他向美國之音表示,他們才剛在新聞發布會上呼籲個人或團體加入訴訟的在線宣誓書,得到更多支持還需要時間。

這份狀告特朗普的起訴書中要求特朗普向每位亞太裔美國人賠償1美元,並表示這筆合計約2290萬美元的賠償金可用於投建一個展示美國亞太裔歷史和社會貢獻的博物館。

“很多種族歧視和偏見都是出於無知,我們希望能夠在聯邦這一級建立一個博物館來展現我們這個社區的歷史和貢獻,對於提升全美國社會對亞裔的認知是非常有幫助的, ” 劉迎曦告訴美國之音。他說,前幾年來華盛頓旅遊時看到新建的非裔美國人歷史文化國家博物館,給了他這一啟發。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