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鎖鏈女案戳破盛世膿包 引爆空前輿情危機


中國徐州豐縣被鎖鏈栓住的八孩媽媽。

虎年伊始,一段顯示一個蓬頭垢面、衣衫單薄的中年女人被鎖鏈拴在一間破屋的視頻成為網絡社交媒體的關注焦點。這個生育了至少八個孩子的女人疑似淪為性奴和生育機器的拐賣及強奸案受害者,引起網民普遍同情和憤怒,關注熱度甚至超過正在北京舉行的冬奧會。事發地所屬的江蘇省徐州市豐縣的縣、市政府先後發出四份被指有許多漏洞的情況說明,不僅未能說明情況,反而引起更強烈的質疑聲浪,斥責地方當局企圖掩蓋一些農村地區長期存在的買賣、性虐待婦女犯罪活動,致使事件在全網持續發酵。要求查明真相、保護被害婦女權益和嚴懲拐賣奴役婦女犯罪活動的呼聲日益高漲,形成互聯網史上前所未有的輿論風暴。

“權威發布”VS.強大民意

2月10日,農曆正月初十,在廣大中國網民、眾多博主和自媒體窮追不捨的倒逼質疑下,事發地所屬的徐州市當局終於改變了先前的部分說法,承認鎖鏈女楊某俠案涉及非法拘禁罪和拐賣婦女罪。有網民歡呼網絡輿論取得了初步小胜。

原黨媒小報總編胡錫進也在其微博指出,“所有這些調查都是網絡輿情推動的,所以我上文就強調了網上監督力量的正向效果。”

中國官媒日前打破了事發近兩週來的沉默,開始按照徐州市政府通報的定調來報導事件,被指試圖為官方說法背書“帶風向”。

徐州市政府的官微公號“徐州發布”2月10日通報說,“經公安機關偵查,董某民(男,55歲,豐縣人)涉嫌非法拘禁罪,桑某妞(女,48歲,雲南省福貢縣人)、時某忠(男,67歲,東海縣人,桑某妞丈夫)涉嫌拐賣婦女罪,上述三人已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

在此之前,董志民曾被視為慈愛的“八孩奶爸”,甚至在事件曝光後開通抖音,利用網上巨大流量幹起直播帶貨的營生。而當地縣、市兩級發布的三份通報都迴避該了事件中男方及家人涉嫌刑事犯罪的問題,不僅不令人信服,反而激起了更大民憤。

有網評人指,中共領導人大宴冬奧會賓客的奢華場面與徐州八孩媽媽和中國赤貧民眾的困苦處境形成鮮明對照。也有網文用美中混血滑雪女運動員胸前的金牌和華為高管腳踝上的電子鐐銬與八孩媽媽脖子上的鎖鏈對比,來嘲諷厚此薄彼的官媒和“小粉紅”態度。

一些網友挖掘並曬出中國農村發生的許多類似事件,其中包括同在董集村的另一疑似買賣婚姻受害婦女鍾某仙。

網傳視頻顯示,到董集村走訪的眾多外地網友和女性志願者遭遇當地警察攔截,該村莊有上百警力把守,並進入探訪者入住的賓館房間維穩。有警察稱,“挑頭要被抓坐牢”,“國家辦理的案子是國家機密”。

2月11日,中共徐州市委宣傳部外宣處一位未透露職稱的徐姓工作人員對美國之音表示,不了解上述警方介入維穩的情況。他說網友們關心愛護她(鎖鏈女)“ 我們不反對。這個女子和孩子現在民政部門都已經保護起來了。這個大家不用擔心。”

在美國的分析人士秦鵬對美國之音表示,徐州市和豐縣當局的前三份通報前後矛盾,漏洞百出,袒護董志民父子三人涉嫌買賣人口、非法拘禁和強姦虐待婦女等罪行,試圖掩蓋當地猖獗的拐賣婦女現象,效果適得其反。

官方不提戶籍等關鍵信息

徐州市當局2月10日發布的通報還宣布,近日經公安機關DNA檢驗比對,結果為楊某俠、小花梅同母異父的妹妹與已去世的小花梅母親普某瑪符合母女關係,“結合調查走訪、組織辨認,認定楊某俠即是小花梅。”

通報沒有提供檢測DNA的機構名稱,也未解釋既然有DNA檢測結果,為何還要加一句“結合走訪調查,組織辨認,認定楊某俠就是小花梅”這樣的敘述。

對於楊某俠與已故母親及同父異母妹妹的DNA採樣比對如何進行,以及執行機構的獨立性和公信力等問題,姓徐的宣傳部人員對美國之音表示,“這肯定是官方找的、或者是由第三方機構做的。這個結果是確定的,不要有疑問。”

許多分析人士指出,官方的四個通報都迴避了被鐵鍊鎖住的八個孩子母親的年齡,也未公佈其身份證或其他證件資料的相關信息,而這些信息是調查其身世的關鍵。

對於記者詢問“小花梅”的戶籍、身份證、結婚證及離婚證等資料,這位宣傳部人員表示,將向上級反映美國之音希望了解的情況,建議外界繼續關注該市政府後續發布的通報。

官員:會處理工作不嚴謹者

他承認過去經濟發展不充分的某些地方比較落後,“可能有不太好的現象。有的話,那是當時法律意識比較淡薄,社會治理比較缺失,造成了這樣一種(買賣婦女)現象。但是我們現在已經在積極處理這件事情。希望大家不要緊追著我們,就是把我們所做的這些工作全部抹殺掉。好不好?”

在回答關於豐縣發布的兩個通報是否違背事實的問題時,他表示之前的調查受時間所限,“是有一些事情說沒有說清楚,但隨著我們深入調查,有些事情慢慢在澄清了。”

這位宣傳部人員否認他們是順應民意而改變了這一全網關注事件的定性並刑拘了三名犯罪嫌疑人。他說:“不排除有些工作人員工作不嚴謹,該處理的後續還會處理。”

徐州當局後來改口宣布朝著非法拘禁和拐賣人口犯罪方向查辦董志民等三人,被認為是“丟卒保帥”,旨在平息沸騰的民怨和輿情。

失踪少女的DNA問題

這位徐州市委宣傳部人員表示,警方已經通過DNA比對方式排除了1996年失踪的四川省南充市的12歲少女李瑩與楊某俠是同一個人的可能性

不過,網上流傳甚廣的照片顯示,失踪前的李瑩與楊某俠面部特徵高度相似。密切關注徐州豐縣鎖鏈女事件的公益團隊“驕傲女孩”指出,專業人士根據照片分析認定楊某俠就是失踪26年的李瑩。

2月7日, “驕傲女孩”推特發布了一封署名李瑩叔叔李大成的手書申請函。該函要求中國公安部打擊拐賣婦女兒童犯罪辦公室主持重新採集李瑩親屬和楊某俠的DNA樣本,由有公信力的機構進行比對。

曾在中國從事多年維護婦女權益、救助受害婦女兒童的原中共軍官姚誠對美國之音表示,徐州市政府發布的鎖鏈女事件的相關DNA比對結果不靠譜,應該由國際組織和獨立機構主持檢驗和監督,才能取得令人信服的鑑定結果。

他說:“必須由國際組織來做。讓中共來做,它也不給你透明。像武漢肺炎,國際組織要調查武漢新冠肺炎從哪來,設置重重障礙。如果你有自信,為什麼不讓國際組織去做?大家怎麼能信服?”

姚誠指出,中國強制實行近四十年的一胎化政策造成男女比例失衡,尤其在“重男輕女”觀念頑固的農村,買童養媳和買賣婚姻等陋習滋長了拐賣婦女和女童犯罪活動。

鎖鏈女事件再次暴露販賣人口問題

一個月前,徐州市第四次被評選為最具幸福感的中國城市之一,並連續三年蟬聯“中國最具幸福感城市”這個光榮稱號。但是新近曝光的鎖鏈女事件讓億萬世人看到這個城市所轄的農村地區貧窮、落後、悲催、黑暗的另一面,也讓宣布江蘇省乃至中國全面脫貧的官方難堪。

一位匿名網友對美國之音表示,有關鎖鏈女事件和拐賣中國婦女兒童醜聞的每一次轉發都是扇自稱“最牽掛的還是困難群眾”的中共最高領導人“耳刮子”。

鎖鏈女事件曝光後,反映中國拐賣婦女醜惡現象的海外獲獎電影《盲山》在網上被許多人下載觀看,廣泛傳播,該影片導演兼製片人李楊宣布,“為解放中國被拐賣的婦女,打擊買賣婦女的罪惡,”他放棄收取版權費。

新華社對外部主任韓松也公開發聲表示,他近期更關注拐賣婦女的殘酷現實問題。

2月6日,他在微博發文稱,“這幾天我更關注的不是水門橋也不是冰墩墩,是拐賣婦女的,是網上講江蘇豐縣八個孩子媽媽被虐待精神失常疑遭拐賣的事情”。博文還列出一些發生在四川、內蒙、鄭州、貴州等地的拐賣婦女案例。

這條博文目前不知何故已被刪除,但是仍在推特等海外社交網絡平台流傳。

有評論指出,徐州市政府的四次“權威發布”出現了戲劇性反轉,從起初的“婚姻合法”,“不存在拐賣“,到路上撿來的流浪女,從為治療精神病離家遠行順便找個好人家嫁了,再到涉嫌拐賣、非法拘禁,官方說法一變再變,抓了三名嫌疑人,民間輿論的壓力功不可沒。

自媒體時評節目主持人大康2月11日引述網友建議說,不僅要查辦村鎮幹部和婚姻登記部門涉嫌受賄和包庇買賣人口等罪行,也要徹查豐縣政府發布的充斥謊言的兩個通報出台過程,還要針對“嫁”到徐州地區的外省婦女進行一次人口普查。

評論:輿情危機的里程碑事件

有評論認為,由於官方對事件前後矛盾、敷衍搪塞式的處理,在廣大公眾緊追不捨超過兩週後,中共當局正面臨一場尤為罕見的嚴重輿情危機和信任危機。

也有分析指出,隨著案情不斷深挖,沸騰的輿論可能使鎖鏈女事件成為本世紀初遭廣州執法人員違法關押、毆打致死的孫志剛事件以來社會影響最廣泛深遠的里程碑事件。

秦鵬說:“因為質疑的聲音來自社會各個階層, 甚至好多很主流的一些階層,所以我覺得從未來對於能夠推動中共解體上來講的話,這麼一個大事件,我覺得這可能是很重要的,大家將來回過頭來,可能看到這是里程碑一樣的事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