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冬奧會前日本國會通過嚴重關注中國人權狀況決議


日本國會眾議院議員起立支持通過有關中國人權狀況的決議案(路透社轉發日本共同社2022年2月1日圖片)

日本國會在北京冬奧會前三日通過對中國“嚴重人權狀況”表達關注的決議。有專家認為,這明確表達了日本對中國人權問題的重視態度。不過,也有專家表示,這是美日同盟的政治性演出,本決議的通過不會影響日中關係。

冬奧會前日本國會通過嚴重關切中國人權狀況決議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2:03 0:00

輿論壓力與美日搭配促成決議

日本國會眾議院2月1日通過了一項對中國“嚴重人權狀況”表達關切的決議,議員呼籲首相岸田文雄領導的政府採取相應行動。

據日媒報導,這項跨政黨團體所提決議的措辭,在歷經長時間討論後被淡化,避免直接指責北京侵犯人權。

日本政府與中國交涉時向來謹慎行事,以平衡盟友美國對北京的施壓。今年為日中建交50年,日本國會在北京冬奧會開幕前三天通過這項決議,對一向給人謹慎印象的日本來說,是相當罕見的舉動。

東京大學大學院國際社會科學教授阿古智子(Tomoko Ako)表示,由於中國嚴重侵犯人權,許多國家宣布外交抵制北京冬奧會,輿論和媒體都在對日本政府施加壓力。

她說:“北京冬季奧運會即將登場,國內外各界都十分關注中國人權問題。日本政府雖然決定不派官員參加奧運的開幕式,但態度曖昧不明,並未指明是'外交抵制'。因此、不只是國際社會帶來的壓力,其實連日本國內的輿論與媒體都對此有意見。在這種情況下,該決議雖然沒有點名'中國'二字,但明確提及對於中國統治的新疆、西藏、南蒙古(內蒙古)、香港等地存在侵犯宗教自由、強制監禁等問題'表示嚴重關切',我認為是明確表達了日本對於中國人權問題的重視態度了。”

台灣日本綜合研究所主任研究員曹瑞泰教授認為,這項決議在北京冬奧會開幕之前通過,是美日同盟的一項政治性演出作為。

他指出,美國國會眾議院在去年的12月就進行了《防止強迫維吾爾人勞動法》、“譴責國際奧委會未能履行其對人權的承諾”、以及“譴責中國持續對維吾爾人、其他宗教人士和少數民族進行種族滅絕和違反人權”等三項有關中國人權的議案審議,有帶頭作用。

曹瑞泰說:“今年的1月18日,多位美國國會議員也聯名指控中國對新疆維吾爾民族進行種族滅絕罪行,且共同致函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巴舍萊(Michelle Bachelet),要求在北京冬奧前公佈這份報告。所以日本眾議院跨黨派多數決通過,不指名中國,對新疆、西藏、南蒙古(內蒙古)、香港等區域的人權關切議案,是配合美國適時演出的國會演藝政治的一環,所以不論贊成與反對,不論執政黨或反對黨,不論是鷹派或鴿派,大家都參一腳,各取所需。”

曹瑞泰指出,美日國會一前一後通過有關決議,是美國國會帶頭且主唱,日本國會搭配合音,所以日本的音調也相對柔和,不搶美國主唱的風頭,更以柔和的音調展現日本的特色與主張,以美日同盟的配合慣性十分合理,並不令人意外。

具體行動有待日後調查制定

針對國會通過此決議,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對記者說:“將推動重視普世價值和人權的政策和外交”,以及將“慎重地接受該決議”,並強調,人權等價值觀在其他國家也應該得到重視。

日本內閣官房長官松野博和一2月1日在記者會上表示:“人權等普世價值在中國獲得保障是非常重要的。”關於日本政府的行動,他解釋說:“以日本的立場,目前一直與中方在各個層面直接交涉。”

台灣日本綜合研究所主任研究員曹瑞泰教授認為,日本眾議院配合美國眾議院,岸田文雄當然也樂意配合。不過,岸田的作為大概不出繼續表達關切。

他說:“眾議院決議案中,不見強烈的批判性文詞,更未指明'中國',重點在於'關切',且只敦促中國政府要有責任的,以國際社會認可的方式,對新疆等地區的人權'狀況'進行說明,而非強調對人權的'迫害'。所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也配合演出表示,重視自由、民主、法治和人權等普世價值。比較提案與決議內文可知,提案內文措辭的批判性較強,決議內文平鋪直述不見煙硝,可說是重重舉起、輕輕放下。議會演藝政治的色彩濃厚。”

曹瑞泰認為,岸田內閣對此議案的相關作為可推估有兩種做法。第一,以和聲配角且相對柔和的角色,繼續與美國配合。第二,如外務大臣林芳正所言,一直以來,對於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人權狀況等問題,日本政府在日美領袖會談、七國集團會議等場合,表明過日本的嚴重關切,並與擁有共同價值觀的各國合作,實施相應對策。今後,日本政府將基於決議內容,繼續與國際社會保持緊密合作。亦即在美國在場的國際場合,配合發聲。

決議的內文說:“政府應該收集信息以掌握全局......與國際社會合作監測嚴重的人權狀況,並實施全面的緩解措施。”

東京大學大學院國際社會科學教授阿古智子表示,此決議僅代表日本民意代表的意見,政府當然會慎重地接受並審視,但決議並不是法案,沒有任何執行的製約,而且決議中也沒有細節與計劃,目前不會有具體對策。

她說:“我認為國會通過這項決議後,政府不會立即有任何具體行動。畢竟制定具體的行動計劃是需要按部就班的,也需要夠多前置作業,包括資料的蒐集。我認為針對決議中提及的人權狀況,政府在製定計劃前還需要許多時間來調查人權被侵害的事實,並仔細審查調查結果,才能根據調查結果制定政策。日本政府在處理這麼敏感的問題不會冒進,因為操之過急或是表現極端反而會誤事,有礙於計劃的推展。”

阿古智子認為,重要的是,這次是日本不分黨派在這個時間點通過決議。岸田文雄向來給人謙和的印象,但是自從他上任首相以來,自民黨陸續針對中國威脅、人權問題有強硬的表現,甚至是最近通過引起日韓對立的“佐渡島的金山”申報世界文化遺產的決議等,展現出堅持日本立場的強硬態度。

她說:“通過這項決議並不容易,因為自民黨內部對如何應對中國的人權問題意見分歧,其中有些議員較為顧慮日中貿易關係而對決議持保留態度,而共同執政的公明黨更是不贊成以人權議題刺激中國,因此決議在之前曾經被淡化處理。現在通過決議,就表示日本應該在國際社會中負擔更重要的責任,例如在接受難民、解決商業和人權之間的問題等方面更加積極。”

阿古智子指出,該決議提到人權問題“不僅僅是一個國家的內政”。藉由這個決議的通過,日本人應該意識到,任何國家的人權狀況及其在國際社會中的責任,都會引起海外的關注。

分析:日中關係不變

分析人士認為,在北京冬季奧運會開幕的三天前,日本國會採取這項行動被視為對日中關係與日美關係具有重要意義。

台灣日本綜合研究所主任研究員曹瑞泰教授表示,不只是日本對於中國向來謹慎行事,美國對中國也並非莽撞行事,向來都有其大戰略與戰術,在美中進入大國競爭局勢的今日特別如此。他認為,與其說美中關係是競爭與對抗,倒不如採日本的用語,美中仍是屬於“競合”關係的階段,也就是美中兩國是處於在大競爭中仍有許多合作與妥協的關係結構,而日中關係更是如此。

他說:“2020年日本國際貿易的往來國家中,無論是輸出或輸入,中國皆已取代美國,佔比第一。日本已完全無法忽視中國對其經濟的正負影響,在以國家利益至上的國際現實主義思維下,日本朝野都無法違背國家與人民的最大利益形勢,所以於美日同盟關係架構存在下,即使配合演出,日中關係也不可能更壞。何況,美國已言明不以武力與中國對抗,日本更不可能自己出頭當衝突的主角。而配合美國合縱連橫的政治演藝仍然會繼續。”

曹瑞泰指出,日本在此時通過這項人權相關決議,是日本國會配合美國對中國的競合,彰顯出日本的配角地位,但對現有的日中關係影響不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