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東盟和中國年度峰會避談南中國海主權問題


越南總理阮春福在2020年11月12日在河內舉行的中國-東盟視頻峰會上致辭。
東盟和中國年度峰會避談南中國海主權問題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40 0:00


中國和十個東南亞國家的領導人本月舉行了年度峰會,他們迴避了棘手的海洋主權問題,而是將重點放在貿易和冠狀病毒問題上,專家認為,這預示著相互競爭的國家的未來一年將很艱難。

除了禮節性地承認爭端外,中國和東南亞國家聯盟(ASEAN)在11月12日-15日舉行的第37屆東盟峰會上幾乎沒有談及這一爭端,該爭端涉及約90%的南中國海海域,包括主要漁業問題和能源勘探區域。

更為熱烈的討論集中在中國對冠狀病毒的國際回應以及期待已久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的簽署。分析人士表示,這些話題提升了所有參與者的情緒,然而沒有人提出任何緩解海事爭端的新提議,儘管在過去不穩定的一年中,由美國採取了明顯的行動對中國的海上活動進行了反制。

新加坡國際事務研究所資深研究員胡逸山說:“在這種歡欣的氣氛中,我認為他們不會提出嚴酷的南中國海形勢來掃興。”

東盟成員國文萊、馬來西亞、菲律賓和此次峰會東道主越南在海洋主權爭端中都與軍事實力更強的中國存在競爭。

在過去十年的南中國海事件中,中國以石油鑽機和測繪船激怒了越南,以海岸警衛隊的來回航行震驚了馬來西亞,奪取有爭議的且漁業豐富的暗礁刺激了菲律賓。中國通過填海造島和占領有爭議的小島驚動了所有聲索國。中國官方則引用歷史使用記錄來支持他們的主張。

在東盟-中國峰會期間,峰會東道主越南總理阮春福(Nguyen Xuan Phuc)只是在一系列的分組會議中短暫提及了這個問題。

阮春福在一份聲明中說:“在討論國際和地區局勢時,雙方領導人就把東海建設成為和平、安全、穩定與合作之海的重要性分享了看法。”“東海”是越南本國對這一有爭議水道的稱呼。

位於夏威夷的亞太安全研究中心教授亞歷山大·吳翁(Alexander Vuving)說,越南在這一問題上通常是最直言不諱的東盟成員國,這次發出評論可能是因為感受到了壓力,儘管其評論不太大膽。

在談到以往峰會上的聲明時,他說:“基於我們已經看到的內容,如果越南感到必須簽署的同伴壓力很大,那麼協議內容將會被淡化得非常模糊。”

越南總理在聲明中更多談及的是冠狀病毒,尤其是中國向東盟承諾捐贈100萬美元給“東盟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基金會”。越中兩國的病例量都很低,且經濟活動正常,但由於病毒造成西方國家停工,兩國的旅遊業、會議招待和工廠訂單仍處於困境。

新的貿易夥伴關係形成了世界上最大的貿易網絡,這將有助於它的15個成員國發展經濟,該貿易網覆蓋全球約三分之一的經濟活動。中國和東盟都簽署了協議,東盟是一個覆蓋約6.5億人口的國家集團。

東京國際基督教大學政治與國際研究院高級副教授史蒂芬·納吉(Stephen Nagy)說,週日簽署的伙伴關係沒有涉及對海事糾紛將採取任何行動的內容,這是東盟向中國發出的一個信息,即貿易優先於海事安全。

分析人士說,依據中國總理李克強在2018年提出的時間表,今年的南中國海僵局給所有想在明年之前達成海事行為守則的國家帶來了壓力。

自2002年以來,中國和東盟一直致力於達成行為準則以防止海上摩擦。中國拖延了幾年,但經國際法院仲裁輸給菲律賓之後,中國於2016年又重新對該準則產生了興趣。

東盟和中國在該準則應覆蓋350萬平方公里海域上的哪些航道以及誰將執行該準則方面仍存在分歧。吳翁說,如果中國和東盟集團簽署了一份準則,但由於執行上的分歧,各方可能會以不同的方式執行該準則。

納吉說:“我認為,冠狀病毒危機可能使他們難以把達成行為準則作為優先選項,因為他們更加關注恢復國內經濟,重啟貿易和旅遊業以及其他事務。”

東南亞國家今年擱置海事糾紛的另一個原因是,他們還在等待美國總統當選人拜登對於南中國海問題清楚地表明其立場,胡逸山說。

唐納德·特朗普總統增加了向中國附近海域派遣美國海軍艦艇的頻率,並增加了對周邊國家的軍售,以此向北京發出警告。該地區的學者說,東盟成員國感受到了來自美國的保護,但同時也擔心中美兩個超級大國之間可能發生衝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