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新首相約翰遜屢屢受挫 英國脫歐將何去何從?


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走出唐寧街10號,迎接到訪倫敦的美國副總統彭斯。 (2019年9月5日)

現代歷史上,人們從未見證過這樣的時刻。具有悠久傳統的英國國會在幾個世紀以來創造了大量的歷史- 從維多利亞時代的兩大對立高手威廉·格萊斯頓(William Gladstone)和本傑明·迪斯雷利(Benjamin Disraeli)之間的言辭交鋒,到威廉·威爾伯福斯(William Wilberforce)禁止英船向美洲販奴的奔走呼籲。

英國國會下院迴盪著溫斯頓·丘吉爾(Winston Churchill)響亮的戰時演講,在國家生死存亡之際,激勵英國人在二戰中堅持到底,打敗了希特勒。

英軍敦刻爾克大撤退後,丘吉爾於1940年6月4日在下院發表演講說:“雖然歐洲的大部分土地和許多著名的古國已經或可能陷入了蓋世太保以及所有可憎的納粹統治機構的魔爪,但我們絕不氣餒,絕不言敗。”

但是,英國國會的歷史記錄正被改寫。脫歐之爭撼動了英國政體,割裂了政黨,撕毀了行之已久的常規,並使親友反目。首相鮑里斯·約翰遜(Boris Johnson)的弟弟、親歐盟議員喬·約翰遜(Jo Johnson)辭去了國務大臣兼議會議員的職務,稱自己“被家庭忠誠和國家利益之間的抉擇撕裂”。

英國政壇本週的政治劇情跌宕起伏,驚心動魄,還不時違反號稱“議會之母”的英國國會的言談禮儀,創下了英國政治史上一個接一個令人瞠目的先例。

沒有哪位英國首相像鮑里斯·約翰遜那樣接連受挫。佔議會多數的議員從政府手中奪走了議會議程的控制權,並開始通過法案,以延緩英國脫離歐盟的進程。

對約翰遜的支持者和脫歐派來說,這是一場顛覆英國憲法的行動,因為下議院攫取議會議程控制權,從立法機構搖身變為行政機構。然而,對於親歐盟的議員以及其他擔心脫歐衝擊就業和民生的人來說,啟動立法手段是勢在必行的問責和監督行動,是為了維護國家利益。

約翰遜僅僅擔任了六個星期的首相,卻在議會中接連四次受挫,這是之前任何一位英國首相未曾遭遇的。在約翰遜的其中一次受挫後,一位在野黨議員奚落道:“這可不是一個好的開始。”

現代英國政壇也從未見過一個政黨如此大規模地對議員清理門戶。

唐寧街開除了21名保守黨議員的黨籍,原因是他們倒戈與在野黨一道投票支持推遲脫歐。其中79歲的肯·克拉克(Ken Clarke)是英國議員中任職時間最長的,還有前財政大臣菲利普·哈蒙德(Philip Hammond)以及丘吉爾的外孫尼古拉斯·索姆斯(Nicholas Soames)。

當被問及這是否意味著他外祖父的保守黨的終結時,索米斯說:“不會。但這是個糟糕的夜晚。” 克拉克認為,這可能標誌著保守黨已經有名無實了。他感慨道,保守黨淪為“重貼標籤的脫歐黨”。

在野黨此前也從未阻止過政府提前舉行選舉。但是這次,他們在一個時刻出人意料地聯合起來,否決了約翰遜要求提前舉行選舉的動議,並表決通過了旨在阻止約翰遜的保守黨政府“無協議脫歐”的法案。

約翰遜週三指責在野黨被嚇破了膽。但英國工黨領袖傑里米·科爾賓(Jeremy Corbyn)稱,約翰遜的投票提議“有點像惡毒的王后給白雪公主蘋果……給她無協議(脫歐)毒藥。”

儘管約翰遜嘲諷在野黨害怕英國選民給他們打分,但事實是,沒有任何一位現任議員不害怕選舉可能發生的結果。

約翰遜本星期要求在10月15日提前選舉,但遭到在野黨攔阻。提前選舉的日子還有幾個星期就要到來。一旦禁止無協議脫歐的法案獲得女王首肯,在野黨將不再反對提前選舉。

約翰遜能贏嗎?

很少有民意測驗專家願意冒險做出準確的預測。許多人認為最有可能的結果是出現沒有多數黨的“懸峙議會”( hung parliament)。約翰遜的策略是把重點放在希望脫歐的選民身上。他大舉清洗造反議員的目的就是為了消除人們認為保守黨脫歐意志不堅的想法。

被保守黨開除黨籍後,克拉克在下院發表講話說,很明顯,約翰遜競選的立足點是他受到了“邪惡的歐洲大陸政客和那些不懂國家利益真諦的下院議員的阻撓”。換句話說,這場選舉被形容為“人民對議會”,約翰遜把自己塑造成人民英雄,號稱是唯一願意按照2016年英國脫歐公投中所表達的選民意願行事的人。

約翰遜的顧問說,他別無選擇,只能採取這種方式。他們最大的擔憂是,反歐人物奈傑爾·法拉奇(Nigel Farage)領導的新打造的英國脫歐黨(Brexit Party)將分化支持脫歐的選票,從而導致約翰遜敗選。

法拉奇敦促約翰遜與他達成一項選舉協議。英國脫歐黨在今年5月的歐洲議會選舉中逆襲成功,得票高居首位。

法拉奇說,如果約翰遜不同意達成選舉合作協議,脫歐黨和保守黨之間會同室操戈,讓親歐盟的在野黨在提前選舉中漁翁得利。約翰遜拒絕與法拉奇聯手,他說他不相信這種選舉協議。

與脫歐黨結盟對許多老派保守黨選民和各選區的地方黨部來說可能是一個過激的步驟,其中一些地方黨部表示強烈反對開除索姆斯、克拉克和哈蒙德以及其他一些前大臣的黨籍,稱這實際上是清洗黨內溫和派。

一些地方上的保守黨主席將這次大規模清洗與該黨此前遭遇的最大分裂相提並論。 1846年,200多名保守黨人背棄了羅伯特·皮爾(Robert Peel),投票反對他維持關稅,保守黨從此流落在野,三十年不見天日。

一些支持約翰遜的保守派黨表示,約翰遜已使出渾身解數來削減英國脫歐黨的羽翼。他們說,約翰遜善於引起“英格蘭中部”、也就是鄉村地區身著花呢套裝的中產階級鐵桿保守黨人士的共鳴,這些人對英國居然到現在還未脫歐感到憤怒。

他們聲稱,法拉奇雖然勢頭正猛,但約翰遜的競選本領並不遜色。

前唐寧街顧問亞歷克斯·道森(Alex Dawson)說:“他把脫歐黨的選票擠壓得夠嗆,使他們靠自己無法贏得任何席位。” 他說,親歐盟的選票看起來更加岌岌可危,因為這些選票要在工黨和自由民主黨之間分流。

但是,曾在前三次大選中工作的道森星期四在《泰晤士報》撰文說:“這些競選活動在紙面上總是比實際上要容易,而且從來不會像你預想的那樣進行。” 他說,再周密的計劃也抵不住選民的戰術性投票,就像2015年和2017年的選舉一樣。

一些民調專家也有同感。他們表示,在各自的選區內,反對英國脫歐和反對保守黨的選民足夠精明,能夠在工黨和自由民主黨之間做出棄保選擇,推出最有可能擊敗保守黨的候選人。

約翰遜陣營表示,戰術性投票擋不住約翰遜的勝利步伐。他的支持者表示,他渴望重塑保守黨,就像美國總統特朗普重塑了共和黨一樣。各項民調似乎佐證了他們的說法,約翰遜的支持率平均領先工黨8個百分點。

然而,英國似乎正在步入一個多黨選舉的世界。保守黨和工黨的雙頭壟斷可能已經終結。在蘇格蘭,蘇格蘭民族黨(Scottish Nationalist Party)民調呼聲高漲,很可能會奪下保守黨守衛的六個席位。

由於保守黨和工黨叛逃者紛紛投靠,自由民主黨如今的地位比兩年前要強大得多。他們把自己變成了一個包容性的聚集地,吸納那些受夠了工黨和保守黨的選民。

民調專家約翰·柯蒂斯(John Curtice)認為,除非約翰遜囊括所有支持英國脫歐選民的選票,否則由約翰遜策劃的這場選舉“到頭來可能是一場玩得太大的賭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