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TikTok擺明拒絕賣斷 觀察人士:特朗普下一步出招恐面臨兩難


TikTok(抖音國際版)及其母公司字節跳動標誌。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56 0:00

美國微軟公司(Microsoft)收購TikTok(抖音國際版)的談判正式告吹,顯示中國科技公司字節跳動(ByteDance)擺明了拒絕賣斷TikTok的美國業務。部分觀察人士說,這完全不符合美國總統特朗普原先“不賣斷、就退出”的規劃。在此前提下,除非特朗普總統願意讓步,否則白宮接受甲骨文(Oracle)收購TikTok部分股權、以換取留在美國市場的機率應該不高。

不過,他們也說,一旦白宮不批准Oracle收購案、讓TikTok順勢退出美國市場,特朗普總統後續如何貫徹禁令或安撫可能不滿的年輕用戶,恐讓他陷入兩難。

綜合<<華爾街日報>>、<<金融時報>>等媒體報導,字節跳動公司已經拒絕將美國業務全部賣斷給Microsoft、而是傾向接受次順位競標者、目前檯面上唯一的競標者Oracle的收購方案,那就是,TikTok不賣斷美國業務,要讓Oracle以購買部分股權的方式入主TikTok,讓Oracle成為TikTok在美國的“信任技術合作夥伴”,管理美國用戶的數據。知情人士透露,Oracle的背書可以滿足特朗普政府關於技術、數據安全和國家戰略的疑慮,若下一步獲得白宮和美國海外投資委會員的批准,TikTok將可以繼續留在美國,“挽救這款被捲入地緣政治僵局的社交媒體服務。”

Oracle入主TikTok 國安無虞?

對此,台大電機系教授林宗男在接受美國之音採防時表示,TikTok提出的妥協方案只是策略性地找到Oracle為其背書,到底能不能真正解決特朗普政府對TikTok的國安疑慮還很難說。他認為,TikTok下一步退出美國市場的機率仍然很高,因為特朗普總統之前“不賣斷、就退出美國市場”的宣示,似乎很難有轉圜的餘地。

他說:“對美國政府而言,(若)不賣(斷)的話,就是說,你即使有找到Oracle(甲骨文)的話,是你的技術信任夥伴,你還是需要退出美國的市場。”

林宗男說,TikTok雖是中國籍的民營公司,但背後仍受中共政府無形的手支配。中國祭出不准TikTok出售演算法等核心技術的出口限令,其實就是不准TikTok把美國業務賣斷給美國公司,擺明了就是不能順特朗普總統的意,乖乖地按照美國的規劃,把TikTok的美國業務轉讓給美國公司。Microsoft收購TikTok案會破局,背後其實是來自中國政府的壓力。

林宗男說:“像TikTok的話,它的propaganda(宣傳)的影響力可能比傳統的人民日報還厲害。所以,中國共產黨不可能放任這樣有巨大影響力的一個媒體,而沒有去控制它。所以的話,要賣給微軟與否的時候,其實,都不是TikTok的那些經營階層能夠做決定的,最後的話,其實都是CCP(共產黨)政府拍板定案。”

觀察人士:中共背後操盤TikTok案

林宗男教授分析,背後操盤的中共政府,真正的盤算應該是要讓TikTok最終被迫退出美國市場,“寧為玉碎、不為瓦全”,以打擊特朗普總統的選情和威望,因為,對中共來說,TikTok不賣的好處比賣斷的好處多。

他說:“對CCP(共產黨)而言,它這樣的話,可以創造TikTok被特朗普政府不合理打壓的這樣子的一個情境出來,很多的美國年輕人其實使用TikTok的比例蠻高,所以的話,用這個方式還可以打擊特朗普政府在年底的民心。”

除了政治效應,林宗男說,TikTok如果真的順勢退出美國市場,對特朗普總統來說,後續也可能會是一塊燙手山芋,因為,美國的互聯網市場是個用戶存取自由度很高(free access )的地方、很難做到像中國一樣,完全禁止美國用戶繼續下載或越域使用TikTok,而且技術上也可以找到破解之道,讓美國用戶感受不到禁令的威脅。在這種情況下,特朗普總統看來就會像只“紙老虎”、威望盡失。

他說,不過,如果特朗普總統真的嚴格貫徹其禁令,讓美國用戶無法使用TikTok,那麼,他在年輕人中的支持度,也可能因為TikTok而大幅走滑,盡失民心,對他年底的選情也是弊大於利。

球回到特朗普總統場上?

林宗男教授和北京的海豚智庫執行長李成東兩人都認為,現在TikTok案的球回到了特朗普總統的場上,白宮批不批准的確是兩難。

相較於林宗男的悲觀,李成東在接受美國之音採防時表示,白宮還是有一半的機率會批准Oracle的交易案,讓TikTok的爭議劃下停頓點。

不過,李成東並不認為,TikTok接受Oracle的收購是中共政府在背後操盤的政治決定,因為這家市值預估達500-1000億美元的字節跳動公司背後的股東有不少是美國籍的。

李成東說:“那有人把公司當炮灰去做的,尤其一般商人企業都是自己做的決定,因為它是公司、是民營企業,有一半的股東是美國的投資者。其實,一旦關閉,當然,中國的企業會受損失,字節(跳動)是中國企業家受損,但中國企業有一半是美國股東。”

李成東指出,TikTok之前的數據顯示,TikTok在美國每月擁有2,650萬活躍用戶,其中,約60%的年齡介於16-24歲之間,也就是說,不少TikTok的年輕用戶都有投票權。因此,他認為,美國用戶若用選票來處罰特朗普總統、讓他下台,以宣洩不滿或力圖翻轉TikTok的禁令,也不無可能。

據南華早報引述知情人士報導,中國禁止TikTok轉讓演算法給美國公司,也就是,“只能賣車子,不能賣引擎”。

不過,林宗男認為,中國禁止TikTok轉讓演算法給美國公司只是個藉口,背後的真正用意是不讓TikTok賣斷美國業務,因為,TikTok的最大價值在用戶所創造的有趣內容,而不是演算法。

李成東也同意,TikTok的演算法並不是完全無法替代,只是好不好用的問題,但TikTok的演算法目前看來頗為成功,透過其演算出的推薦方式,可以讓用戶停留在平台的時間長一點。

觀察人士:TikTok或去或留兩難

不過,台灣併購與私募股權協會理事長、同時也是藍濤亞洲總裁黃齊元推測,中國的禁令讓收購者擔心只買到一隻殼,很可能是讓希望完全買斷TikTok的Microsoft卻步的原因之一。

黃齊元在接受美國之音採防時表示,TikTok案已經不純粹是商業併購案了,因為,如果是商業併購案,在商言商,Microsoft才是真正的收購主角,Oracle只是來插花的配角。現在透過安排Oracle來收購,特朗普總統批不批准、都已經達不到他的政治目的了。

他說:“它(TikTok案)是一個political fight(政治爭奪戰),他(特朗普)就是要秀給美國人看,你看,我把中國打倒了,我把中國最大的公司強迫它買給美國人了,他要取得一個這樣巨大的勝利,現在這個巨大的勝利不可能,所以,剩下就沒有意義了嘛!這已經Game Over(沒戲唱了),我認為,他要的不是什麼economic benefits(經濟利益),也不是要(為美國政府)賺個commission(仲介費),他基本上就是一個政治的(利多)。”

黃齊元認為,打抗中牌有助於特朗普總統的選情,但這場TikTok大戲打到現在,已經是美中之間的政治角力,美國要TikTok賣斷,但中國政府寧可讓TikTok退出美國市場,也不讓特朗普總統賺到選舉利多,而且,還把其操作成兩國之間的民族意氣之爭。黃齊元說,如果後續TikTok被迫退出美國市場、美國年輕用戶強力反彈,恐怕反而不利於特朗普總統的選情。

TikTok的去留,操之在特朗普總統手中,但對他而言,現在的贏面多大,恐很難樂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