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前駐華大使洛德:“國會衝擊事件不是我所熱愛的美國,但美國會回來的”


1月6日晚美國國會大樓前的執法人員 (美聯社)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13 0:00

要求特朗普總統為其支持者衝擊國會事件負責的聲浪持續升高,部分人士要求特朗普辭職,國會兩黨也有人士呼籲根據憲法第25修正案解除其職務,或對其進行彈劾。美國前駐華大使、共和黨人溫斯頓·洛德(Winston Lord)對美國之音說,“必須對特朗普進行問責”。

“這非常重要,” 洛德說。 “不過可能這不會發生”。但他希望即使在特朗普離任後“也可以以某種方式對他問責,”而且他認為,“這應該由國會來完成。不光是公眾輿論,不光是法院,雖然我希望法院會對他採取行動。”

週四晚,特朗普總統在一則視頻中譴責衝擊國會的暴力行為,保證1月20日“權力有序過渡”,被認為是他自大選日兩個多月來首次承認敗選。但周五,他發推表示,將不會出席1月20日拜登宣誓就職典禮,這似乎又在強調他“決不放棄、絕不認輸”的誓言。

洛德:美國史上前所未有的令人震驚和沮喪事件

洛德說,1月6日特朗普的支持者衝擊國會大廈事件,“顯然,這是美國歷史上前所未有的極其嚴重、令人震驚和令人沮喪的事件。”

不過,紐約大學90歲高齡的法學教授孔杰榮表示,國會大廈發生的這場悲劇的最後結果,令他激動和振奮,“這場悲劇是總統鼓動下對民主的攻擊。我們的政府和人民以成功的結果迎接了這一巨大挑戰,沒有造成不必要的人員傷亡,或導致實行獨裁的鎮壓。”

孔杰榮教授說,今天標誌著期待已久的美國在國際國內重回正軌的開端。 “我們為世界提供了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例子,顯示了將民主政體轉變為獨裁政權的危險企圖是如何被戰勝的。我很高興能看到這種鼓舞人心的發展。”

週三,在特朗普支持者衝擊國會之初,國會議員被迅速撤離。當晚,共和民主兩黨議員重新回到被衝擊的會議廳,堅持進行審議和認證各州選舉人團票的憲法程序,並在凌晨3點全部完成,顯示了美國民主制度的成熟和韌性。

但洛德大使說,這是好的一面,而另一方面必須看到,“7400萬人投票給這位離譜的領導人,使之獲得了美國歷史上第二多票數,儘管當天出現了反彈,但甚至在衝擊國會事件之後,仍有6名參議員、120名眾議員試圖損害這次大選,攻擊我們的憲法。”

任何顛覆美國民主的嘗試都不會成功

週四,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及其四家主要機構發表聲明,對1月6日美國國會大廈遭襲擊感到震驚,但是聲明同時表示,“對美國制度的持久實力充滿信心,”聲明指出,“任何顛覆我們民主的嘗試都不會成功。今天那些從事非法活動的人必須被追責。”

這份聲明由國家民主基金會主席卡爾·格甚曼(Carl Gershman),國家民主研究所所長德里克·米切爾(Derek Mitchell)、國際共和研究所所長丹·唐寧(Dan Twining)、團結中心執行主任肖娜·巴德·布勞(Shawna Bader-Blau)、國際民營企業中心執行主任安德魯·威爾遜(Andrew Wilson)聯名發表。

聲明說:“民主的基本宗旨是公民間在法律之下展開和平的思想交鋒。在自由公正的選舉之後,當現任者被擊敗時,必須實現和平的權力轉移。通過這樣的民主進程,基本自由得以保障,所有人都能獲得機會和正義。從數十年的經驗告訴我們,民主的使命永遠不會完成,民主是脆弱的。但是我們也知道它很堅韌。”

這五家機構表示,經過這一事件美國“將迅速開始一個恢復我們民主制度的全國療傷期”。他們重申了“與世界上所有分享民主價值觀,繼續與所有對顛覆民主企圖進行鬥爭的人團結一致”的承諾。

衝擊事件可能促成兩黨在拜登執政早期展開合作

洛德大使表示,他並不十分悲觀,“特朗普已被證明十分孤立,這也許會減弱他未來的影響”;洛德還說:“包括共和黨人在內的國會議員已經感到了足夠的羞恥和震驚,因為他們覺得自己的生命都處於危險之中,這最終使他們變得堅強,也許會表現出某種傾向,至少在拜登政府最初的幾個月裡給予某種程度的合作。 ”

洛德曾在老布殊政府時期擔任駐華大使,又在克林頓政府時期擔任負責東亞事務的助理國務卿。他表示,中國等專制國家在短期內利用這一事件來批評美國很糟糕是“不可避免的”,“這合理,”他說。 “有人說我們不是這個樣子的。對不起,我們部分地就是這個樣子”,“這不是我所熱愛的美國。但她會回來的。”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