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世界愛滋病日即將到來回看愛滋40年


2020年世界愛滋病日-在哈拉雷國際會議中心舉行的紀念活動

距離愛滋病在美國為人知曉已經過去了近四十年的時間。如今全世界有3800多萬人感染愛滋病毒並與之共存。新冠疫情的到來,讓這個群體受到更大的威脅。

1981年6月5日,美國疾控中心的一份報告描述了洛杉磯以美國同性戀男性為主的群體中,出現的不尋常的肺炎和罕見癌症。

愛滋病領域主要的研究人員羅伯特·加洛醫生2006年在與美聯社的採訪中說,他仍然記得,那時候隨著感染這種病毒而死亡的人數不斷增加,人們的恐懼和歧視也迅速蔓延。

人類病毒學研究所創辦人及主任羅伯特·加洛醫生說:“人們懷著一種神秘的感覺,恐懼的感覺,一種很明顯的偏見在增加,一種明確的排他的態度。”

起初這種病被貼上了“同性戀癌症”的標籤。一直到人們了解到有異性戀的男女和兒童感染,這個污名才開始逐漸消退。

這種通過體液傳播的病毒在全球迅速蔓延,通常影響到弱勢的女性和她們的孩子、性工作者、同性戀男性、血友病患者和靜脈藥物使用者。

各國政府和非政府組織推出科教項目,警告人們有關傳播愛滋病毒的風險行為。而有的時候,這些反而導致了恐慌的散播,為病患帶來羞恥感。

英國愛滋病患者亞歷克斯·斯帕羅瓦克說:“那一輩的很多人都記得那些廣告,那些全國范圍的活動,它們真的都有著很綿長的影響。事實上,現在我們依然探討這些,而且人們立刻就知道你指的是什麼。從某種角度來說,對於那時候來說這些(科普)可能真的是有好處的,但當下需要拆解掉當時的建構,更新人們對於跟愛滋病毒共存的生活是什麼樣的理解,以及設法解決那些在很多方面依然局限在80年代的錯誤觀念,在某種程度上來說是現在最大的問題。”

1986年,聯邦衛生官員宣布,將給數千名愛滋病毒感染者使用試驗藥物AZT。這是第一個幫助到愛滋病患者的藥物。對這種病毒的疫苗研究依然在進行當中。

在今年12月1日的世界愛滋病到來前,聯合國艾滋病規劃署強調了全球性的新冠疫情對針對愛滋病毒的響應造成的威脅。據其估計,疫情的長期影響可能造成2020至2022年間,大約12.3萬到29.3萬的新增艾滋病毒感染,以及6.9萬到14.8萬與愛滋病相關的死亡病例。

每個月南非的斯彭吉麗·祖魯都要排隊去領取政府資助的愛滋病毒藥物。但今年4月,在南非的新冠封城政策下,診所藥物不足的時候,祖魯焦慮了。47歲的她是帶著四個孩子的單親母親,她還在疫情期間失去了工作,沒有錢去購買每個月48美金的藥物。

南非愛滋病患者斯彭吉麗·祖魯說:“有兩個月的時間我都只用了一種藥,我應該要用兩種藥。如果我不用兩種,那有很大的風險,我可能會生病。”

很多窮困的南非人都處在類似這樣的絕望境地中。據世界衛生組織表示,全世界每25個成年的愛滋病毒感染者中,就有一個來自非洲。

據估計,截至2019年底,全美有120萬人感染愛滋病毒,但其中超過40%的人並不知道,或是沒有通過治療控制病毒。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