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武漢一些新冠病毒受害家屬提出索賠近百萬人民幣


武漢保安試圖驅散在一個公園外舉著國旗和花束祭奠新冠疫情死難者的人群。(2020年4月4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27 0:00

2019新冠肺炎病毒疫情在中國緩解以來,部分武漢受害者及其家屬試圖依法尋求索賠,追究瀆職官員行責,呼籲設立補償基金。有關建議還試圖送交人大代表,不過,結果似乎並不樂觀。

索賠法律行動進行時

“新冠肺炎索賠法律顧問團”近日發出新聞稿,通報協助部分武漢居民進行新冠病毒受害索賠的進展。這個法律顧問團3月6日成立以來,陸續有20多名受害者及家屬與之聯繫諮詢和維權事宜,並抱怨他們所在社區、派出所或工作單位對當事人“勸說或者威脅”。兩名受害者因此明確放棄維權,還有一些人“猶豫不決”,“只是斷續與顧問團聯絡”,不過,還是有9名受害者表示,堅持繼續維權。

索賠人民幣百萬元的由來

張海是堅定索賠者之一,他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算了一筆索賠賬:“我父親死時76歲,現在生活提高了,他活到86歲應該沒有問題。我父親正常工資一個月不到人民幣5000塊,也就4800塊,加上撫卹金30,000多塊,這樣算的話,總數100萬塊不到,大概96萬。”

張海說,其父是“多年來為中國核武器項目工作的解放軍老兵”,1月16日在廣東意外骨折,為享受公費醫療特意回武漢手術,但是院方隻字未提武漢當時的新冠疫情,其父住院一周多後感染新冠病毒,不到兩週後搶救無效去世。

索賠提出後的境遇

張海的索賠要求沒有得到地方當局認可,因此尋求法律顧問團支持,他說:“地方基層官員都說過,武漢這麼多人,如果都像我這麼要求的話,談不好,談不攏,因為很多人去世的時候還很年輕。但是我說,談不攏是你們的問題,我們的訴求就是這樣的。他們叫我走法律程序,我說,走法律程序在中國不是笑話嗎?在中國告地方政府?”

維權索賠期間,他說被當局監控:“目前我知道,我的微信、電話、包括微博都是被監控的,我跟人家聯繫得很少,手機都想甩掉。其實也沒有做過什麼,又不是反黨,又不是間諜,反而監控我,我知道很多去世者的家屬也是被監控的。監控人是不是需要人力物力?為什麼寧願花這些資源,而不能直面家屬的訴求?”

上書“人大”無果

楊占青是“新冠肺炎索賠法律顧問團”的成員,他對美國之音說,顧問團考慮到個體維權的難度,即使這些受害者起訴至法院,也可能被拒絕立案。如果受害者持續不斷維權,被政府視為不穩定因素,勢必遭受無端打壓,因此希望通過向兩會提交民間立法建議,敦促政府能像當年解決三鹿奶粉事件一樣,一方面追究責任人,一方面成立賠償基金,以撫慰受害者,平息民憤。

關於立法建議中提到的“追究責任人”,楊占青說:“總共有20多個諮詢求助。有的人的訴求的對像是醫院或者單位,還有一些是隔離酒店。提出向政府索賠的大約有六七個人,主要針對的是沒有來得及辦住院手續就死亡的,因為這種情況下很難找到一個訴求的對象。他們沒有住院,或者醫院沒有床位。這些人打交道交涉的是社區,而社區沒有辦法作為被告,因此引起傷害罪的主要責任就是政府。”

法律顧問團5月17日在上述建議定稿後,向網上收集到的9個兩會代表的電子郵箱發送了這項提案建議,希望能有兩會代表回复,表態是否願意提交。但是截止目前,只有西南交通大學統戰部網公開徵集提案建議,其它均沒有給予回复,另有一個代表的郵箱地址錯誤被退回。

索賠的法理依據

2019新冠病毒受害者提出的索賠要求,法理上是否站得住腳?是否有中國現行法律可循,維權律師陳建剛對美國之音說:“中國相應的行政法規還是有的,國家賠償法在這方面還是有的。國家的刑事訴訟法是程序法,不過主要還是國家賠償法,但是,現在基本上沒有什麼用,這些法實際上是一種被廢除的狀態。作為一個人在中國已經得不到法律的保護了,我本人看不到希望,中共把法律的外衣扯掉,基本類似文革時期那種狀態。”

“新冠肺炎索賠法律顧問團”的新聞稿說,這次災難,武漢市、湖北省政府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相關瀆職官員的責任必須追究。新聞稿的“案據”部分,按時間順序列出武漢市衛健委和國家衛健委,1月2日至19日“隱瞞”多名醫護人員感染的經過,以及李文亮、艾芬等醫生被訓誡的情況等。

圍繞核心證據的爭議

上述案據是武漢冠狀病毒受害者向政府提出索賠的依據,同時,有關國家和地區向中國提出索賠所依據的也與此細節有關。對此,陳建剛律師說:“依據我對這個問題的觀察,中共在這個問題上,對內是高壓地拒絕,對外是高調地拒絕,完全沒有什麼道理可講。”

不過,中新網說,5月24日中國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在兩會記者會上表示,就新冠病毒疫情針對中國的各種“濫訴”,沒有事實基礎、沒有法律依據、沒有國際先例,是徹頭徹尾的“三無產品”。

王毅還說,中國在最短時間切斷了病毒的傳播途徑,有效阻止了疫情的快速蔓延。中國對人民生命健康和全球公共衛生事業高度負責,“時間經緯清清楚楚,事實數據一目了然,經得起時間與歷史的檢驗”。

中國公民有關這次疫情的國內索賠與國際索賠的重疊和糾葛,似乎正在使問題進一步複雜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