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失業狀況嚴重 威脅實現’全面小康’目標


習近平(前) 與李克强(後) 在兩會期間。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32 0:00

源自武漢的新冠病毒疫情緩解後,中國各地復工復產情況復雜,民間對失業的憂慮普遍存在,2020年全面實現小康的社會發展目標因此面臨挑戰。

各地不平衡

中國各地的復工復產以及失業狀況,因不同的行業、地域、企業性質等而差異很大,受訪者的多元反應似乎說明這一點。

上海居民周基在高科技行業就業,復工後繼續上班。他對美國之音說:“目前公司業務所受影響相對不算大。不過,總體來講,情況明擺在那裡,以後情況說不好。我看見很多餐飲業已不能開業了,小型個體戶資金不足的話,也就垮了,開不了了,這種人很多。”

對於許多普通的打工人,在美國的武漢人李小平說:“我姨媽等幾個親戚還在家裡,沒有出去找工。國內很多民營小企業失業的很多,例如售貨員,很多店都關了。”

法新社援引瑞銀集團(UBS)的分析說,持續的疫情和社交距離的限制,導致訂單減少,服務業、各類產業和建築業,已失去8000萬個就業機會,出口行業將消失1000萬多個職位。

江蘇揚州國企職工關發同表示,國企受政府保護,職工端的飯碗要結實得多,與民企不同。

他說:“總的來說,失業的應該是那些打工性的人吧,以前做小生意的,搞運輸的那些人。正常的那些國企單位、機關、事業單位等不存在失業問題。”

沿海內地就業不平衡

貴州居民張重發對美國之音說:“就業這一塊,我們公司只減不增,裁了以後,沒有新的招聘。我相信其他公司基本上都在裁員吧,這邊旅遊業被沖擊,這是第一的。失業在沿海一帶比較嚴重,很多出去找不到工作,留在原地期待能夠找到一份工作。”

彭博社報導,東莞地區的紡織廠十個有九個關門,勉強還在撐著的廠子裡,工人工資減少了一半,所得相當於10年前的水平。

四川成都居民張雲忠對美國之音說:“目前我在成都還沒有明顯感到失業潮。不過,成都富士康好像15號拆設備,然後遷移走,說要全部遷移走,據說富士康的工廠有十幾萬工人。”

易網5月23日報導,作為蘋果的最大的代工商,富士康“接連砸錢”想要工人返崗復工。

法新社說,中國近3億外出打工者的日子從來沒有輕鬆過,新冠病毒疫情對就業機會的吞噬則是前所未有的。

中國2020年失業數字沒有統一說法。香港南華早報5月25日說,中國官方公佈的4月失業率為6%,3月為5.9%。不過,該報援引的非官方4月份失業率竟然高達20.5%,失業人口7000萬。

路透社援引分析人士的話說,2020年中國全年的失業總人數,預計將達3000萬,遠超十年前金融危機時期的2000多萬下崗數量。

社會救助措施乏力

與此同時,民眾對政府失業救助措施缺乏信心。上海居民周基說:“美國失業不滿可以表達,中國這邊沒有辦法表達。中國人收入的大部分被各種收費收走,政府對失業補貼往往是小額購物券,而且只能用在電商那裡,實際補貼意義不大,很多人也就算了。”

貴州居民張重發說:“基本上不屬於補貼,也不是真正給那些有需求的人,收入上需要幫助的人,而是在手機APP上發券,報名申請,不是按照收入需求發放補貼,只是促進消費。沒有按照社會底層需求來進行補貼和發放。我沒有申請,我也不需要那些東西。”

路透社說,北京市符合領取失業保險的人每月可以領取人民幣1815元,不到2018年外來務工人員月薪的一半,這筆錢甚至支付不了目前北京2500元中等住房的月租。政府對低收入者的其他補貼杯水車薪。

南華早報表示,截至到3月底,全國祇有230萬人享受了失業福利,佔數千萬失業者的很小一部分。民企老闆往往通過壓低工資,僱傭臨時工等手段,盡量減少繳納與工資掛鉤的社會失業基金。

失業引發社會動盪?

彭博社說,中國失業以及社會救助的不足,將嚴重影響習近平2020年全面實現小康社會這一“向歷史和人民立下的莊嚴承諾”。屆時中國承諾要“消滅貧困”,人均淨收入達到2010年收入的兩倍,國民生產總值翻一番。

這家媒體說,中國經濟放緩已經很長時間,美中貿易戰的消耗,新冠病毒疫情的爆發,導致全球產品和服務需求瓦解,數以百萬計的中國人失業或者正在失業,經濟活動恢復緩慢,小康社會目標“突然變得可望而不可及”。李克強在“兩會”政府工作報告中,也沒有像往常那樣提出明確的經濟增長目標。

彭博社說,中國上世紀90年代國企職工下崗,導致抗議和暴力犯罪上升,自那時以來中國還沒有遇到如此規模的失業潮。 90年代中國經濟得以恢復,得益於中國在全球化浪潮中,提供了美國經濟蓬勃發展時的產品需求,如今形勢完全不同,美中關係在持續惡化…

彭博社說,中國高度警惕經濟動盪對社會穩定的影響。公安部部長趙克志表示,政府應優先考慮中國“政治安全”風險,執法部門尤其要密切注意經濟下行和流行病疫情引發的“不穩定因素”。

民間輿論謹慎

採訪中有人婉言拒絕,受訪的則措辭謹慎,說當局“兩會”前已打過招呼,要求謹言慎行,免得被找去“喝茶”,“打破飯碗”。

彭博社說,習近平的當下戰略可歸結為三點:注資創造更多就業,清除各種異見,為民怨進行民族主義導向。這種戰略看似有效。廣東地區接受采訪的人,更多關注的是下月能否按時支付賬單,而不是暗示民間強力抗爭將要來臨。

法新社援引一位求職再度被拒的工人的話說,他的山東、河南和黑龍江工友和他的情緒一樣,生計陷入困境會令大家非常憤怒。

張重發表示,中國失業狀況的社會效應將呈緩慢釋放態勢。

他說:“愈往後走,愈不樂觀,訂單減少,供應鏈斷裂對就業的影響將從沿海波及到內陸城市。不過,速度要慢一些,過程將長一些。”

中共促就業推出“新政”

中國政府為保就業出台一些新措施,例如中國政府網5月16日說,為支持參保企業不裁員、少裁員,2020年底前對中小微企業的返還標準,最高可提高到企業及其職工上年度繳納失業保險費的100%。

習近平在2019年12月31日新年賀詞中說,2020年是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一年,將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第一個百年奮鬥目標。

李克強在正在舉行“兩會”政府工作報告中則說,疫情前考慮的預期目標已經作了“適當調整”。今年要優先穩就業、保民生,打贏脫貧攻堅戰,努力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任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