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武漢市長托辭 只有授權後才能披露疫情信息


中國總理李克強在視察武漢新建醫院工地時講話。(2020年1月27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58 0:00

在武漢肺炎疫情繼續擴散之際,武漢市長周先旺承認前期信息披露不及時,但他同時也表示,地方政府只有在授權之後才能披露信息。他還表示,如果說因為封城而受到問責,他願意被格職以謝天下。很多人認為,這位武漢市的領導人是把隱瞞疫情的責任推給國務院總理李克強。

周先旺:疫情披露不及時,但需授權

武漢市長周先旺星期一在接受央視專訪時承認對於疫情的披露不及時。但他同時透露,他無權披露有關的信息。

他在採訪中說:“它是傳染病,傳染病有傳染病防治法,必須依法披露,作為地方政府,我只有在獲得信息之後,授權之後才能披露。這一點在當時很多人不理解。”

周先旺說,1月20日國務院召開常務會議,決定把武漢肺炎定為一類傳染病,要求屬地負責。在那之後,他們的工作就主動多了。

他還表示,他們隨後採取的一些措施不是慢半拍,而是強了半拍,暫停城市公交系統、地鐵等措施都是“很果斷的”。

推卸責任還是大嘴巴?

週市長的這個說法立即引起熱議。一般輿論認為,他是在推卸責任。

一位叫老燈的網民在推文中說,“武漢市長終於承認瞞報,但他把責任推給上級,說發佈疫情他也要得到授權,看來不是省市的問題,根子在上頭呢。”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也認為,武漢市長應該沒有瞞報疫情的動機,因為在2003年中國爆發薩斯疫情時,當時的衛生部長張文康就因為瞞報疫情而丟了官,因此主管官員都知道,在這種事情上,瞞報也會受到懲罰。

他發推說,“不是周先旺自己想瞞報,是中央不批准。當然是習一尊的問題。”

不過,也有人指出,在薩斯事情上,也有官員沒有丟官,所以官員有僥倖心理。

網友陳清泉在推文中說:“報了也是丟官,還不如圖個僥倖。結論是單純丟官的威脅不足以推論瞞報是上頭指示。”

胡平認為,在現今中共體制下,地方官員自己犯了錯,不但不認賬,反倒把責任推給中央,那不是找死嗎?

但有人認為,這不是周市長第一次“甩鍋”了。 1月20日,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國家呼吸系統疾病臨床醫學研究中心主任鍾南山透露14名醫生被感染。 1月21日,這位武漢市長怪罪醫生“忽視了”病毒,但有醫生當即反駁說,當時醫生被告知“未發現人傳人”。

周先旺在採訪中還表示,採取史無前例的封城,“可能把疾病關在城裡,在歷史上我們都會留下罵名的。”他說,如果說因為做出關門的決定而受到問責,說人民群眾有意見,他和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願意格職以謝天下。

有網民認為,周先旺大膽披露沒有及時向全國披露疫情信息的決策內情,可能是他被革職前的“向全國的最後表白”。

周先旺是在完成上級任務?

有一種分析認為,周先旺並沒有大嘴巴,而是按照最高層的授意,把責任推給李克強,是“丟車保帥”。按照周先旺的說法,國務院1月20日才開會研究,而習近平在國務院研究決定後的當天就公佈疫情,看來習近平沒有耽誤,是國務院的負責人李克強沒有及時決定。

在武漢爆發嚴重疫情后,中國領導人習近平並沒有像以往的領導人那樣親臨疫區或是災區的第一線。 1月23日上午,即在武漢封城令生效幾個小時之後,中共中央、國務院在人民大會堂舉行2020年春節團拜會,習近平在講話中大談中國夢,但是隻字未提武漢的疫情,引發了很多網民的不滿。一些網民貼出了江澤民1998年到武漢指揮抗洪救災和胡錦濤2003年非典期間視察廣州以及溫家寶總理視察災區的照片,把習近平對疫情的處理與他的前任進行比較。

李克強擔任應對疫情工作組組長,實現零的突破?

直到武漢被封城的第五天,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以中央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組長的身份出現在武漢。

中國官方報導說,李克強是受習近平總書記的委託來武漢的。很多人認為,李克強是被習近平逼去武漢的。眼尖的人注意到,中國官方宣布成立中央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的消息時並沒有說誰擔任組長。在第二天的官方報導中,人們注意到李克強被冠以組長的頭銜。有網民戲稱,李克強這是實現了零的突破,因為以往的各種中央工作小組,組長都是習近平擔任。據統計,習近平是19個工作組的組長。

武漢市民質問:我們要這樣的政府幹甚麼?

在武漢市民指責政府瞞報疫情並抱怨防治工作不得力之際,武漢一位市民在家人死於肺炎後憤怒的質問,“我們要這樣的政府幹甚麼?”

一位大姐在網上流傳開來的這個視頻中用武漢話說:“2020年說好了,我們有小康的水平。我們得到的是甚麼?我們得到的是親戚都沒有了。甚麼叫小康呢?人都沒有了,甚麼叫小康?你們在幹麼事?我們這些老百姓要你們這些政府乾麼事?求求你們,走吧!下台吧!我們需要好領導,領導我們過好日子。我們不需要你們這種腐敗的政府。”

國家主義的失敗?王丹:舉國體制的不舉

為了防止新型肺炎的擴散,當局正在建造一個有一千個床位的隔離治療醫院,計劃7天之內完工。在中國官方媒體宣傳只有中國才能用這樣快的速度建造這樣的醫院時,有網友評論說,中國在2003年就爆發了非典,17年過去了,為甚麼要到現在才建造這樣的醫院呢?

前學運領袖王丹在推文中說,“中共政府對整個疫情處理的狀況,可以一言以蔽之:舉國體制的不舉。”

一位網友評論說,“這個事件是以國家主義的失敗開始(輿論管制、瞞上欺下、官僚主義、麻木不仁),以國家主義的勝利結束(國家動員、戰時機制、舉全國之力) 。然後,大力宣傳這種制度的優越性,合理性,然後等待下一次災難再度降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