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武漢肺炎”NO “非洲馬瘟”YES,網友:雙重標準


南非開普敦郊外馬場的馬匹因為非洲馬瘟而被凍結出口。(資料圖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09 0:00

中國官方機構最近發出通知,要求中國西南邊境地區對馬匹進行嚴格檢疫,防堵非洲馬瘟(African Horse Sickness AHS)。中國官方對非洲馬瘟的稱呼,引發網友的議論。他們認為,這其實就是雙重標準。

網友:“非洲馬瘟”提法顯雙重標準

此前,中國官方將外界對“武漢肺炎”的稱呼不以為然,認為這個稱呼帶有地區性歧視。觀察人士指出,中國官方指責“武漢肺炎”的說法是地域歧視,卻直呼“非洲馬瘟”而沒有感到有任何不妥,其實就是一種雙重標準。

泰國今年3月底發生致命非洲馬瘟,數百馬匹死亡。中國農業農村部和中國海關總署先後發出通知,要求各級海關、動物檢疫部門以及與動物疾病控制預防相關的機構,做好檢疫、防疫、監督工作,切實做好非洲馬瘟疫情的防範。

農業農村部在通知中提到的“非洲馬瘟”不下10次,引發網友的關注。不少網友認為,中國的官方在描述一種疾病時將地球上某一大塊兒陸地的名稱放在疾病的前面,而不允許在原發於武漢的肺炎前面冠以“武漢”兩字,這是在執行雙重標準。

邱岳首:不僅是雙標且是語言霸凌

旅居澳大利亞的中國問題學者邱岳首博士認同網友有關雙重標準的判斷。他對美國之音說:“這當然是一種雙重標準,而且是一種霸權、霸凌的語言。這是他們黨國體制、集權體制下的一種語言常態,不允許被人說他,而他卻能夠隨便把別人污名化。歷史上有許多的例子可以舉出來,他們雙重標準的事情太多了。只許自己放火,不許別人點燈。武漢是病毒發源地,這是一種事實判斷,根本就不存在地區歧視、污名化。”

今年年初中國武漢市爆發傳染性極強的致命性肺炎, 繼而蔓延到其他國家和地區,外界在描述這種肺炎時自然前面冠以“武漢”兩字。“武漢肺炎”或“Wuhan virus”作為非正式名稱使用,一是因為這種特別的肺炎首先發生在武漢;二是因為當時還沒有正式的官方名稱。

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2月11日在瑞士日內瓦宣布,將武漢發生的由新型冠狀病毒感染引發的肺炎命名為“COVID-19”,對應的中文全稱是“2019冠狀病毒病”。不過,中文媒體或者中文語境中仍然使用簡稱,比如,新冠病毒、新冠肺炎等,而且這類簡稱都能安全落地,只有“武漢肺炎”除外。

中國稱“武肺”說法地域歧視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3月9日在例行記者會上對“個別美國政客”仍然使用“武漢冠狀病毒”一詞的評論是,“不尊重科學,不尊重世衛組織的決定,迫不及待地借新冠病毒對中國和武漢進行污名化”。耿爽是在回答記者提問時做出的上述表態。當時有記者問“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據報3月6日接受美國媒體採訪時將新型冠狀病毒稱為“武漢冠狀病毒”。中方對此有何評論?”

而中國官方人民網2月13日刊發署名王平的文章,指責使用“武漢肺炎”是帶有“侮辱性、歧視性、針對性”的稱謂。王平這篇文章針對的是台灣衛生福利部“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王平的文章說,該中心“跟世界衛生組織唱反調說,島內媒體報導仍可簡稱為“武漢肺炎”。

凌滄洲:中國歧視無處不在

旅美作家凌滄洲認為,網友關於雙重標準的判斷是準確的。他說,雙重標准在中國是經常的事,對自己有利的事就與國際接軌,對自己不利的事或者不願意與國際接軌的事,就說是中國國情。凌滄洲認為,用地域命名一種疾病沒有任何問題,至少能說明這種疾病始發地,不存在地區歧視的因素。

凌滄洲特別提到歧視的問題。他說:“在中國大陸歧視是無處不在的。比如地域歧視、年齡歧視、性別歧視、政治歧視,招聘廣告上公開說要黨員。這都是與文明世界背道而馳的事。所以,我覺得如果你們指責別人歧視,先照照鏡子,看看自己有沒有歧視。”

網友認為中國官方在“武漢肺炎”和“非洲馬瘟”這兩個稱呼上所表現出的態度,是一種雙重標準的尺度。這些網友既有社交網絡平台推特的推友,也有中國國內新浪微博等社交網絡平台的網民。

新浪微博網友的相關評論,依然留在非洲馬瘟新聞下面的評論區,沒有被刪除。新京報新浪微博賬戶有關非洲馬瘟的新聞下面,有超過3000條跟帖,其中有不少網友提出疑問。

邱岳首:網絡時代民智開啟官媒難以壟斷語言

邱岳首認為,新浪網友只是在陳述一種事實,一種比較。而且網友用詞比較巧妙,不是直接罵政府。他說,現在民智已經開啟,特別是表現在網絡上,政府方面不正確的表述網民一眼就能識別出來。邱岳首說,網絡時代,互聯網的信息傳播,已經完全打破中國黨媒官媒的語言壟斷。

非洲馬瘟是由非洲馬瘟病毒引起的馬屬動物的一種急性或亞急性傳染病,只能通過昆蟲傳播。馬對這個病的易感性最高,病死率高達95%。據百度百科,中國尚無此病發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