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武漢外國留學生恐慌無措


一名滯留在武漢的學生﹐是19名柬浦寨學生受困者之一。

對於武漢“封城”後滯留在那裡的外國學生來說,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使他們的日子充滿了恐懼、沮喪和無聊。

“我每天都戴著口罩,”雷德萬•穆罕默德•努爾(Redwan Mohamed Nur)說。努爾是武漢大學14名索馬里留學生之一,在武漢大學讀財會專業。他對美國之音說: “我太害怕了,不敢打開窗戶,因為我害怕風會把病毒吹進來。”

武漢在中國是高等學校最多的幾個大城市之一。在武漢市和湖北省的其它高校,僅僅來自非洲國家的留學生就接近5000 人。 1月23日,政府對致命冠狀病毒爆發中心城市武漢實施了“封城”措施,周邊十多個城市也被封鎖。目前全球已經確認了數千例病例,疫情在中國已經造成至少170多人死亡。

努爾被困在宿舍裡,他對記者說,過去幾天他只出過宿捨一次,去學校設立的食物分發點去領食品。學校每隔一天給外國學生發一次食物。在武漢大學以外的其它學校,儘管留學生們呆在室內;他們還是擔心會接觸到冠狀病毒、被感染。

努爾說,在武漢的索馬里人是一個緊密團結的社區。在中國地質大學有四名索馬里留學生,阿卜杜勒卡迪爾•穆罕默德•阿卜迪(Abdulkadir Mohamed Abdi)是其中之一,他在那裡學習石油工程專業。 “你可能會被感染,而並不顯示症狀,”阿卜迪說。 “所以在室內是安全的。”不過,他的食物已經吃完了,他正計劃出去找一家開放的超市去買吃的。

另一位住在武漢的索馬里學生亞辛•阿卜迪•賽義德(Yassin Abdi Said)對美國之音說,這裡的索馬里人社區雖然平靜,但是“武漢的局勢非常、非常危險。城市處於封城之中,大多數商店都關門了。當局不允許任何人出城和進城。”

印尼留學生尤利安諾娃•萊斯斯塔里•查尼亞戈、帕特馬瓦蒂•泰比和杰拉德•埃爾坎迪(Yuliannova Lestari Chaniago, Patmawaty Taibe,Gerard Ertandy) 在武漢的華中師範大學讀書。他們給美國之音發來信息說,他們已經向印尼政府提出請求,要求政府立即將他們疏散回國。在雅加達,印尼空軍錶示,他們已經備好三架飛機,協助印尼人從武漢撤離;但正在等待印尼外交部作決定。在武漢共有102名印尼人,其中大多數是學生。

26歲的國際關係專業學生查尼亞戈說:“我們要求立即從武漢市撤離,因為這個城市對我們的健康來說,已經不安全了。”查尼亞戈說,她從印尼駐北京大使館領取了一周的津貼;但她說,商店和藥店都關門了。她和她的朋友們全靠自己熬製的雞湯生存。 “我們理解,因為武漢仍處於封城中,很難運送物資,” 她說。 “但是,我們感到困惑的是,在沒有足夠的食物、水和藥品的情況下,如何生存並保護自己免受感染。”她和她的朋友們同時戴著兩層口罩。她說,“學校發放了應急的口罩,但是太薄了。這不是能防止病毒傳播的處方口罩。

孟加拉國學生優素福•阿卜杜拉(Yusuf Abdullah)是武漢湖北工業大學的學生。他對美國之音說:“他們關閉了宿舍的門,所以沒有人可以出去。如果你在食堂點了飯菜,他們給你做了送來。但是不允許出去。”阿卜杜拉說,孟加拉國大使館在中國微信平台上開設了聊天群,分享信息和各自的關切。他說,他們在微信群上要求大使館“盡快讓我們撤離。”

錫吐頓(Sithu Htun)是緬甸留學生。在武漢工業大學一共有57名緬甸學生和三名學生家長,他們被隔離在武漢大學校園裡的國際學生宿舍裡。所有緬甸留學生,都是中緬教育文化交流項目的學者。錫吐頓在武漢工業大學環境工程系讀研究生。他說,大家目前身體健康,但擔心食品和藥品供應不足。他告訴美國之音,緬甸大使館與他們一直保持聯繫,或許會安排他們撤離。他說,如果發達國家提供援助,協助他們撤離,那就太好了。日本和美國已經派飛機從武漢撤離了各自國家的公民。他說,緬甸學生互相幫助,避免因社交媒體上的負面評論而感到沮喪,這些言論反映了緬甸人對中國政府的普遍不信任。

“我的父母非常擔心我的安全,因為我是獨生子女,唯一的兒子,”24歲的武漢大學柬埔寨留學生吉特•頗潛(Keat Pocheang)說。 “他們每天給我打10次視頻電話。”他說,他對柬埔寨政府沒有採取措施撤離本國國民感到“失望”。另一名柬埔寨學生唐•奇維豪爾(Tang Chivhour)今年20歲,來自金邊,是武漢湖北大學的學生。他在中國已經生活了三年,能說一口流利的中文。他說,過去一周,百無聊賴是他面臨的最大的挑戰。他說:“我有幾個韓國朋友也被困在這裡。所以,我和他們一起玩,一起聊天和讀書。”

在上海華東師範大學就讀的孟加拉國博士生希普•侯賽因(Shipon Hussein)表示,學校當局不允許外來人員進入外國學生宿舍。 “大家都在談論疏散和撤離的事。”他說,他知道一些滯留在武漢的孟加拉國學生“想回孟加拉國”。

弗朗西斯科•西托伊(Francisco Sithoi Jr),22歲,來自莫桑比克,在北京理工大學留學。和被困在武漢的學生一樣,他也感到愈來愈難以買到自己需要的食品了,有時候不得不一個超市、一個超市地轉。

華中科技大學孟加拉國學生詹納吞•那哈爾(Jannatun Nahar)也表示,學校官員一直很照顧他們,提供免費的膳食和消毒劑等基本物品。她說,雖然她也感到孤立,但她並不想回家。

“我不想回去...因為在孟加拉國,人口密度很大,”她說。 “如果在我身體裡有病毒,我回到我的祖國,可能會影響我的家人,我的親戚,以及我的國家。我個人認為,我想留在中國,我不想到孟加拉國去傳播病毒。”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