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二戰老兵親手把武運長久旗歸還日本

  • 美國之音

斯特羅姆伯將親自把這面旗還給死者的家人

星期五,93歲的馬文·斯特羅姆伯坐著輪椅抵達東京。他帶來了一面“武運長久”的日本旗。接下來,這位美國二戰老兵要去邊遠的山區,送還戰旗。

1944年,年輕的斯特羅姆伯作為美國海軍陸戰隊精銳偵察狙擊排的成員,在太平洋的塞班島越過敵人防線。他突然發現,戰友已經離開他向前面去了。斯特羅姆伯緊張環顧四周,發現左側躺著一具年輕日軍的屍體。他從死者身上抽出一面有著很多毛筆簽名的日本旗,踹進懷裡,追趕部隊,進入了日軍控制的加拉潘鎮。

這是一面日軍帶在身邊祈求好運的旗幟,中間是一輪紅日,上書“武運長久”大字,還有很多簽名。不懂日語的斯特羅姆伯把這個戰利品帶回了位於蒙塔納州的家。多年來,他把這面旗掛在一個玻璃槍櫃裡,不時向來訪的親友展示。他曾經寫過信打聽這面旗的來歷,但是在沒有互聯網的時代,想搜索出任何線索都很困難。斯特羅姆伯漸漸就把這件事放到了一邊。

2012年,他的前指揮官的兒子想寫關於他們的偵察排的書,聯繫到了斯特羅姆伯。在他的幫助下,斯特羅姆伯找到了位於俄勒岡州的“盂蘭盆協會”(Obon Society)。這個非營利組織幫助美國老兵和他們的後代把日本旗歸還戰死日軍的家人。

研究人員很快發現,這面旗的主人名叫安江定男,是一名日軍伍長,來自東京以西大約340公里的一個種茶的山村,旗上的180個簽名出自送他出征的親戚、朋友和鄰居,其中七人仍然健在,包括三個兄弟姐妹。他們很想知道親人是怎麼死的,死在哪裡。

登機前往日本之前,斯特羅姆伯在俄勒岡州的波特蘭對美聯社記者說:“我意識到,他沒有子彈或彈片傷,所以我知道他是被迫擊砲炸死的。 ”

他接著靜靜地說:“我想,出於某種原因,那名士兵想讓我發現他。”

“盂蘭盆協會”已經歸還了大約125面日本旗,每天還收到大約五次問詢,這些都是年邁的美國老兵,他們後悔當年拿走戰利品的行為,希望在有生之年歸還旗幟。斯特羅姆伯是第一位親自送還旗幟的老兵。

即將完成人生最後一章的斯特羅姆伯說,他想見見那位死去日軍士兵的家人。他聲音沙啞地說:“我知道這對他們意味著很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