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時事大家談: 官方神舟加持,毛澤東今年分外熱?


时事大家谈:官方神舟加持,毛泽东今年分外热?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30:00 0:00
官方神舟加持,毛澤東今年分外熱?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51 0:00


中共官方上星期在湖南韶山舉行神舟十號載人太空船返回艙交接儀式,決定將這一標誌中國科技實力的物件長留於毛澤東故居,從而將12月26日毛澤東誕辰127週年的紀念活動推向高潮。

中共官媒發表文章,紀念“一代偉人毛澤東”“徹底改變中國的命運和面貌”。湖南、上海等多地舉行紀念活動,外媒形容,其火熱程度為近年罕見。

今年毛澤東誕辰既不逢五也不逢十,官方為何大張旗鼓?每年毛誕和聖誕都有中國毛左和自由派的激烈較力,今年雙方實力對比有何種變化? 2020是中國不尋常的一年,習近平為何需要毛澤東?

加州州立大學圖書館教授宋永毅表示,中國的航天技術從毛時代的中國首顆人造衛星“東方紅一號”開始,一直都是為政治服務的,至今仍沒有走出這樣一個套路。

他說:“中國的航天技術從一開始就是為製造個人崇拜、個人迷信服務的。至今為止它還沒有走出這樣的政治需要。怎麼講?因為東方紅一號在文革中間上升,它只不過是在太空中間大概就轉了27天,就成為太空垃圾了。最主要的它做了一件什麼事情呢?就是在太空中間播放《東方紅》,也就是說把對毛澤東的個人迷信推向全宇宙。當時的主持人是錢學森,據說為此毛澤東對錢學森非常賞識,因為討了皇帝歡心。你看轉了一圈到現在為止,又回到韶山,又把這個東西貢獻給個已經死了的皇帝。這個和航天技術沒有關係。比如說1957年,早中國13年,蘇聯就發射了'史普尼克1號'(Sputnik 1)人造衛星。但是這個人造衛星並沒有在上面播列寧頌、斯大林頌,它就是踏踏實實地搞了一個無線電接收技術的試驗。人家雖然也是社會主義國家,但它是搞航天技術的,而我們現在搞的就是那些花里胡哨的政治需要。”

網絡雜誌《縱覽中國》主編陳奎德表示,雖然中共每年都在12月26日的毛澤東誕辰日搞紀念活動,但今年規模大於往年,其背景是中共在2020年遭遇巨大的外交內政壓力,因此需要藉毛澤東來給自己撐腰。

他說:“我想這裡面明顯有官方的政治考慮和公開推動,基本的背景是2020年中共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內政和外交壓力。正如中共政治局在聖誕期間開會時所承認的,他們遭遇到了泰山壓頂的形勢。這使人想起毛澤東在60年代初因為失敗的大躍進導致駭人聽聞的大饑荒。當時的國內外形勢,黨內的不滿和國際的孤立。毛澤東當時也與蘇聯翻了臉,所以他提出'反帝反修'。'帝'就是指西方民主國家,'修'就是指跟蘇聯跑的絕大多數社會主義國家。也就是說,毛澤東當時四面樹敵,與兩大陣營都結了仇。還說蔣介石在1962年要反攻大陸等等。也就是說毛澤東在全世界都成了孤家寡人。他的詩'高天滾滾寒流急,梅花歡喜漫天雪',正是在那個時候寫的,表明他對形勢的估計和他的心情。他鼓吹中國民眾打倒帝修粉,正是要調動民族主義情緒、民粹情緒來對付周遭敵人,來應付被孤立的形勢。今天在武漢病毒全球氾濫以及香港'國安法'得罪了西方之後,習近平面對的國際主流社會的孤立與毛澤東當年有某種類似的地方。所以他需要藉助毛澤東當年的幽靈來給自己壯膽,調動毛粉來給自己撐腰,以反擊黨內外的不滿者和國際上的巨大壓力。我想這是習今年的迫切的某種政治需要,所以他要調出毛魂來。”

以研究中共文革歷史而出名的加州州立大學圖書館教授宋永毅指出,中國社會上的毛澤東熱其實都是官方在背後推動的。眼下,毛澤東被吹捧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來自於習近平。

他說:“毛熱也好,毛澤東熱也好,毛左派的囂張也好,基本上都是官方在後面操縱。毛左的上升,自由派的被壓制,完全是習近平上台以後發生的一個重大變化。比如2016年我們在洛杉磯開一個文革研討會,當時學者凌滄洲寫了一個非常詳細的考察,就講到習近平上台以後2016年5月2號,毛左竟然就進入了人民大會堂唱《大海航行靠舵手》。這是一個很標誌性的事件。現在很多教授因為課堂裡面講了一些不同於中央的觀點都被開除,但是你就從來沒有聽說過一個毛左的教授狂熱地吹捧毛澤東被開除。有沒有?沒有。所以你可以看到這個是政權的力量在起作用。毛澤東或者毛主義的老祖宗馬克思有一句話,說任何一個社會的主導思想總是統治階級的思想。這話還是很有道理的,講來講去就是習近平所操縱的政權在起作用。如果說不是還有政權把毛澤東的像掛在天安門,或者組織大家到韶山或者到毛澤東紀念堂去,這種崇拜,這種毛澤東熱不可能存在的。為什麼沒有斯大林熱,沒有希特勒熱呢?因為他們的屍體他們的骨灰都被灑掉了。所以這個中間你可以看到,必須要承認這是一個政權的作用。就是習近平為首的,他為了當前的政治需要所做的一切導致的毛熱。”

《縱覽中國》主編陳奎德表示,習近平不僅是把中國推向極左路線的主要推手,也在把毛澤東當作是自己在內政外交政策上失敗的擋箭牌。

他說:“目前中共習近平時代的政治方向就是向極左倒退,所以聖誕這些問題出來了。前面我們講到的今年習近平遭遇到的內外交困、被主流事態孤立的形勢也是這樣。事實上黨內外很多人都指責習近平把事情搞砸了、搞糟了,他為了自衛請出了毛澤東這個幽靈,請出了反擊西方聖誕、反擊西方文化這樣一個幽靈。明顯的是要回擊黨內外對他把形勢搞得越來越糟糕這一孤立的一系列指責,他要顯示出他同當年的毛一樣,不怕孤立,回擊投降派,反擊親美、崇美、恐美派,表示他是繼承了毛的正確路線,和毛敢於同全世界作對的氣魄。實質上是極左的禍國殃民的政策。他要藉助毛的神主牌來團結眾多底層毛粉,捍衛他越來越失敗的倒退和極左路線,為他向毛時代倒退尋求精神支柱,以堵上黨內的悠悠之口,反擊對他的批評,證明他才是中共祖師爺毛澤東的嫡傳正宗。所以這一系列的聖誕現像也好,毛冥現象也好,我想都是出自習近平他自己個人的政治利益和政治需要。”

==========================================
嘉賓和觀眾聽眾發表的都是個人觀點,並不代表美國之音。
==========================================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