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習近平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是毛澤東還是鄧小平?

  • 斯洋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習近平上台之初展示出 “年輕版的鄧小平”改革形象,但是五年後的今天,中國在政治、言論、社會、經濟等各方面加強控制,而且還再造個人崇拜。中國國內外許多人因此對他的政治理念和治國走向極度困惑。有人認為他是又一個毛澤東,也有人認為他是年輕版的鄧小平,更有人認為他二者都不是。習近平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呢?

年輕版的鄧小平?

習近平2012年上台之初,首訪深圳,重返鄧小平南巡之路,並向鄧小平的雕像敬獻花圈。他的這個動作令很多人對他寄予希望,認為他有可能成為年輕版的鄧小平,但是5年過後,很多人修改了這種看法。

美國智庫詹姆士城基金會資深研究員、香港中文大學中國研究中心教授林和立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 “習近平剛上台時,他發放給外面的資訊是,我是鄧小平的學生,我 肩負了鄧小平的有關改革的指示,但是,很快我們就知道,他是毛澤東的信徒。”

林和立說,在過去五年中,習近平恢復了很多毛澤東時代的做法,包括文革時代的個人崇拜、權力高度集中,另外,他還恢復了意識形態領域的東西,而這些都是鄧小平反對的。

他認為,習近平上台當初的做法只是希望迎合民眾,換取自己的政治資本。

有媒體報導說,在19大上,習近平可能會徹底顛覆鄧小平對中國政治的三大安排:隔代指定接班人制度、幹部領導職務非終身制以及集體領導制度。

不過,總部設在華盛頓的中國智庫中美研究中心的資深研究員薩拉巴•古帕塔(Sourabh Gupta)在接受美國之音記者採訪的時候說,現在就認定習近平會終結鄧小平的政治遺產還太早,而他在19大上的動作,才能告訴別人他的真正走向。

他說:“他的確累積了巨大的權力,但是,我們還得等著看,所以這個19大才會被叫做決定性的大會,我們要看到習近平是不是會利用他所擁有的巨大權力完成相應的責任,他是不是會利用這個權力進一步加固自己的位置,讓自己的任期超過兩屆?或者到時候,他雖然放棄現在的職位,但是卻繼續保留最高統帥的位置兩到三年?”

但是,古帕塔說,他覺得習近平現在所作的一切都是為了提高共產黨集體領導的魅力,不過,對這一點,他表示,他也不能百分之百的確定。

古帕塔10月17日在香港《南華早報》上發表評論文章稱,從上任之初紀念鄧小平充滿改革精神的“南巡”講話到大力開展反腐運動,習近平比過去25年來的中國任何一個領導人都像鄧小平的繼承人。

他舉的一個例子說,很多人都認為19大時,習近平要把“習近平思想”納入黨章,但是到現在為止,在中共的正式檔中並沒有這樣的表述。中共十八大最後一次全體會議的公報也只是說,“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精神和治國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古普塔認為,如果習近平希望用“習近平思想”,他應該有能力這麼做了。

古普塔說,相反,習近平第一任期的記錄顯示的是一個很有魅力的領導人。他的所有行動,無論是政治上、程式上、政策上以及意識形態領域上的行動,都沒有超出中央領導層的集體權威的運用。

21世紀的毛澤東,追求獨裁統治?

但是更多的人,包括英國《金融時報》的評論,都說習近平統治下的中國已經漸趨獨裁。

金融時報亞洲版主編吉密歐 (Jamil Anderlini) 最近撰文指出,一名中國公民在給朋友的私信中以“習包子”稱呼習近平被判刑兩年,這是“極端獨裁的表現”。

吉密歐的觀點與古帕塔正相反,他說,過去五年,習近平鞏固權力、清洗異己、鼓勵個人崇拜的程度是1976年毛澤東離世以來最厲害的時候。他說,現在是中國幾十年來最像獨裁統治的時期。

他說,中國最重要的改變就是徹底拒絕民主以及其他的西方價值觀,包括言論自由、司法獨立以及基本人權等。

他還說,習近平沒有上台前,不少中國高級官員私下表示,雖然進展緩慢,但中國最終目標將是西方的民主與法制,然而這種聲音現在已經完全消失。吉密歐認為,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國,將走回專制,甚至一改過去“不干涉”的外交政策,進而影響整個國家社會。

香港中文大學中國研究中心教授林和立說,中共19大會議將成為習近平的“登基大典”,習近平由此會變成“習皇帝”。如果健康允許,習近平想效仿俄羅斯總統普京一直掌權的。他說,習近平想做 “21世紀的毛澤東”。

美國斯坦福大學研究中國政治的梅瀚瀾(Alice Miller)最近在美國智庫卡內基和平基金會的一次有關“解密19大”的研討會上說,他不認為習近平是有毛澤東式的人物。

他說:“我讀完了他的治理中國的書,他確實提到了毛,但是只是提到他的詩詞,但是,你如果算算他提到鄧小平的次數,幾乎哪裡都可以找到。所以,說他是毛澤東,或是毛派,我很難相信。”

習近平無法進行獨裁統治

趙穗生是美國丹佛大學國際研究學院的一位政治與外交政策專業的教授,也是該校的中美關係中心主任。趙穗生說,習近平很顯然是希望獲得毛澤東式的乾坤獨斷的大權,並且習近平也使用了毛澤東的權力鞏固的方式,甚至消除了黨內的派系分支, 但是,他不認為習近平可以在中國建立獨裁統治。

他說:“他面臨的最大挑戰有兩股力量,一個是官僚體系本身。他的這套做法使得官僚體系的利益受到很大的傷害,所以,官僚體系本身對他是抗拒的,包括很多人所說的’不作為’和‘政令不出中南海’。 即使他下了這麼大的功夫,他也是很難用這種方法在使得目前中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所建立起來的一整套官僚體系,包括管理經濟的體系、管理社會法律體系,能夠用獨裁的方式來運轉,很困難。”

習近平難以進行獨裁統治的第二個牽制力量是中國的自由派知識份子。要進行獨裁統治,必須要對意識形態進行控制,對資訊進行控制並統一思想,但是,面對全球化,面對不再封閉的中國社會,不再愚昧的知識份子,這很難做到。他說,中國國內自由派知識份子對習近平的非議也很普遍。

習近平的理想國

趙穗生認為習近平想要建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應該是接近1950年代的中國。

他說:“我理解的習近平,他的最理想的方面是,全國萬眾一心,在共產黨的領導下進行社會主義建設和社會主義革命,在毛澤東的領導下,所以,他現在所要推行的政策反應了他在這一方面的理想。就是說,共產黨作為執政黨,受到全國人民的擁護,甚至在他看來,這個黨在當時是非常純潔的。”

趙穗生說,習近平清理共產黨內部的腐敗分子也是希望讓全國老百姓恢復對共產黨的信任,對黨的事業全面支持。他強調說,習近平現在要做的到不一定要實現當時所理解的共產主義。他要確保的是一黨執政,確保共產黨政權的合法性,穩固性,同時,消除貧困、社會不平等,以及腐敗等其他問題。

他認為,習近平既不是毛,也不是鄧,而是希望超越毛、鄧,做讓中國“強”起來的人。

他說:“實際上在某種程度上是毛鄧的混合體。因為,他說的很清楚,毛澤東是讓中國站起來的人, 鄧小平是讓中國富起來的人,現在他要成為讓中國強起來的人。所以,他要在毛、鄧的成就之上,成就自己的一番事業。……不是簡單的回到毛,不是回到鄧,他要把他們綜合起來,建立習近平的歷史功績。”

趙穗生認為,19大後的習近平還會推進改革,但是前提是不傷害自己的權力和共產黨的統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