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習近平攪黃了他的’中國夢’


一個行人路過北京街頭宣傳習近平中國夢的宣傳廣告牌。 (2018年9月11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2:36 0:00

美國宣布關閉中國駐休斯敦總領館,是美國在與中國關係已經處於日益緊張的狀況下走出的強硬一步。中共雖然反應強烈並作出報復性回應,但在經濟政策上的轉向,意味著當局意識到外部局勢的變化。但北京興起輿論指責華盛頓將兩國關係拖入新冷戰時,卻仍在以好鬥姿態應對自身強勢霸凌行為導致的現狀。

美國國務院要求中國限期關閉休斯敦領館後,儘管引起關注,市場也有負面反應,擔心美中關係交惡會令市場動盪。但星期四市場分析談及閉館影響,主要提醒投資者註意分散對一些易受雙方關係影響的股票的投資,避免關係惡化導致損失。

莫里奇:美國關閉中國總領館是香港問題所致

美國商界曾對特朗普政府在北京強勢通過香港國安法作出制裁的方式表示擔憂,但並不意味著商界同情北京的動作。歐美商界已經對香港在北京立法後能否維持獨立的司法體制失去信心。

馬里蘭大學商學院教授彼得·莫里奇說,美國宣布關閉中國領館,是因為北京在香港和南中國海等問題上的強勢做法,已經超出了美國人能夠忍受的限度。

莫里奇說:“如果說特朗普在這三年多時間裡取得什麼成就的話,那就是他讓美國人民重新看待中國,現在民主黨和共和黨都傾向於對中國強硬。”

中國指責美國要求關閉休斯敦中領館違反了維也納公約。美方則指出,中國利用該領館從事竊取商業機密等危害美國人利益的行為。

這個消息在中國引發強烈民族主義情緒。網上有很多憤怒的評論,甚至還有關於中方作為報復,應該關哪個美國總領館的投票。

胡錫進:憤怒,要以牙還牙

美國要求中方關閉休斯頓領事館後,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在他的一條微博裡談論中方應該如何“以牙還牙”進行報復。

在那之前幾天,胡錫進在環球時報上刊發了自己寫的一篇評論。他以受害者的歷史觀發問:中國究竟做錯了什麼?美國非要堵死中國?

胡錫進說,“中國卻是為依靠全體人民吭哧吭哧面朝黃土背朝天,一個汗珠摔八瓣幹出來的大國…所以美國要同中國'脫鉤',要拉盟友們像對蘇聯那樣遏制中國,在經歷了全球化的繁榮之後,這一切來的如此突然,讓全世界都有點發懵…”

胡錫進既然談到全球化繁榮,卻不談美國為什麼要批評中國。中國是被美國領入這個體現全球化的自由貿易俱樂部的。中國在加入世貿之後,享受了自由貿易的巨大好處,經濟增長創下奇蹟,短時間內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中國的成功是個奇蹟。這當然也是勤勞的中國人“一粒汗摔八瓣幹出來的”,但是對於將中國納入全球自由貿易體系的美國,以至整個世界,中國在成為經濟大國後,卻在貿易行為上長期不守規則。中國缺乏對知識產權的尊重,甚至盜用知識產權,以及迫使外國公司以技術換取進入中國市場等。這樣的行為可視為對這個自由貿易體系規則的侵害。

習近平:攜人類命運共同體走上全球舞台

進入習近平治下後,中國開始主動在世界上展現自信。中共也為習近平走向世界領袖的舞台做了理論包裝,就是現在常聽到的人類命運共同體。

其前任政府就已經開始在國際組織為中國爭取更大話語權,但是在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都遇到阻力。

在奧巴馬任內,中國打算成立一個投資大型基礎設施項目的跨國開發銀行。這個被視為另起爐灶的舉動受到美國抵觸,但許多美國的西歐盟友都先後加入。

一帶一路是習近平的雄心勃勃的全球性計劃。這個沿著古代中國陸路和海路絲綢之路沿線國家進行投資的宏大計劃是中國施展其全局影響力的路徑之一。

中國:免債問題上卻發大國風範

但這個計劃自實施起就非議不斷,包括項目所在國還貸問題,一些國家的腐敗,還有環境等各方面問題。到新冠病毒疫情發展到全球大流行,很多一帶一路計劃參與國,尤其是非洲的國家都擔心在應對疫情時,已經無力如期償還貸款利息。

在國際社會呼籲中國拿出大國風範時,中國卻面露難色。華盛頓智庫全球開發中心(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當時發表了一個調查研究的報告,發現中國在一帶一路上的貸款利息甚至比世行和其他開發貸款機構的利息要高。中方說,大多貸款是以商業貸款,或參照商業貸款條文所簽,因此給借貸的貧窮國家帶來更大負擔。

全球發展中心的高級研究員,上述報告共同作者斯科特·莫里斯(Scott Morris)希望此次危機能夠創造機會,使中國和其他國家和IMF及世界銀行等多邊機構在對抗債務危機方面加強協調,或許中國能夠走出過去堅持的雙邊形式,拒絕任何多邊機制下創建的架構的貸款行為,能夠和其他多邊貸方協調運作、共同融資,更大程度上成為多邊體系的一部分。

不過,中國並沒有顯示出興趣。儘管在一次虛擬20國集團峰會上,減債本是個主要議題。但沒有讓北京方面做出具體的承諾。習近平在峰會上的人類命運共同體講話被官方媒介渲染,將其置於全球領袖的地位進行渲染報導。

走出疫情後再忙著辯解、忙著威脅

但當疫情在全球蔓延後,一些國家提出進行疫情源頭進行調查。澳大利亞總理提出這樣的建議後,中方即可對進口自澳大利亞的產品家政80%關稅予以報復,甚至將一名在那之前已經判過刑的澳大利亞籍囚犯重判死刑。

這樣的威脅性做法也用在對付應美國要求扣留華為集團首席財務長、集團創建人任正非的女兒孟晚舟的加拿大。兩名加拿大籍NGO工作人員被抓起來判罪,並將一名之前已經定罪的加拿大毒犯重判死刑。

在與美國就疫情的起源爭辯時,中國外交部的使節到發言人,都披上戰狼外套,對多個國家的領導人到官員進行抨擊,已經不顧外交禮儀。

這是習近平上任後中國形像上的一個變化。加州大學圣迭戈分校21世紀中國中心主任謝淑麗(Susan Shirk)對英國衛報說:“這是中國整體意圖敘述方面的變化,中國看上去是在為狹隘的自我利益,而不是通過合作的方式,”

謝淑麗說,那也就意味著他國都會架起藩籬,並且會付出真實代價,而那並不僅是聲譽代價,更是經濟代價。

印度阿育王大學經濟學教授阿文德·薩勃拉曼尼亞(Arvind Subramannian)曾任穆迪政府首席經濟顧問。他近期為《世界報業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撰寫了的一篇評論中寫道,新冠病毒疫後,中國本應面臨多重機遇,而近在眼前的歷史性機遇卻因它四處展現的好鬥姿態而泡湯。

薩勃拉曼尼亞寫道,“直到最近,中國還明確地試圖成為美國那樣的霸權,以軟實力逐漸強化其不斷強大的硬實力。但是中國看起來錯過了一個成為能夠與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美國建立的現行世界經濟秩序相抗衡,甚至將其取代的機會。”

薩勃拉曼尼亞:中國浪費了疫情帶來的時機

“原本看上去中國已萬事俱備,”薩勃拉曼尼亞寫道,“它發起了'一帶一路'計劃,這是一個跨國基礎設施投資計劃,旨在定義一個後布雷克森林體係由中國領導的世界,就像美國的馬歇爾計劃對於1945年後世界秩序的作用。”

他提及北京在國際上曾積極尋求領導話語權,而這次大流行本來可以利用起來大大提升聲譽和軟實力,例如,在先期走出疫情後,可以加大產能製造高質量的防護服和口罩等產品,然後經由世界衛生組織免費提供給任何需要的國家。

但是,薩勃拉曼尼亞說,中國近來的行動損害了它的全球野心。他說,中國政府在好戰方面的地理範圍和強度現在已經很熟悉了。那些談起來會令中國惱怒的地域名單一直在擴大:新疆、西藏、台灣、香港、印度、南中國海、菲律賓、澳大利亞、美國和加拿大等。

薩勃拉曼尼亞:中國變化的原因或是受害者史觀

那麼中國為什麼會對誰都開始有攻擊性地斤斤計較?薩勃拉曼尼亞說,或許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把美國視為衰落中的大國,過不了多久就自然會把這個中國想要坐上去的霸權坐席騰出來。

那麼為什麼中國的領導人達到這樣的目的需要用那種侵略性的方式?薩勃拉曼尼亞說,或許習近平仍然用受害者眼光看歷史,認為現在終於調轉角色;又或者因為他相信毛澤東所說的槍桿子裡面出政權才是真理。

薩勃拉曼尼亞曾是華盛頓智庫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高級研究員。他曾在一篇分析中寫道,“如果美國作為過去的強者,想要保持自己的權利,而中國作為新興的強者,正要行使自己的權利,中美之間的衝突就會產生。美國和其他國家想阻止中國的崛起。但我不認為它們有能力阻止中國的崛起。”

薩勃拉曼尼亞對中國態度的變化,很多學者智囊都有類似的經歷。他彼時對中國崛起的看法,和現在對中國強勢的作法的厭惡,轉變是因為當今中國領導人。

紐約時報一篇報導援引中國內部熟悉情況人士的消息,說習近平也並不確定下一步要怎麼走。他至今尚未對美中關係發表過公開講話。

剛剛發布的今年第二季度的經濟數據顯示,中國經濟正在從新冠病毒疫情中率先復甦。美中關係持續緊張,美國也宣布了一系列的針對香港的優惠地位的製裁方案。不過,市場研究機構IHS Markit亞太區首席經濟學家拉吉夫·比斯瓦斯對美國之音說:“同全球經濟受新冠肺炎之深刻創傷比, 這些經濟手段不論與全球經濟比,還是與美中各自經濟相比,影響力都較小。

儘管兩國的關係已經緊張到互關對方總領館的地步,但雙方都沒有明確表示放棄第一階段的貿易協議。美國貿易官員此前多次表示,中國一直在積極執行第一階段協議。

比斯瓦斯說,美中間在貿易上還沒有顯著脫鉤,但在技術相關的貿易和投資上卻更明顯。他說,美國宣布對一些半導體產品的出口禁令,將對中國的主要技術公司影響巨大。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