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新疆棉花風波凸顯中國人權問題


新疆哈密地區一位女子正在摘棉花。 (美聯社照片,攝於2015年9月20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5:51 0:00

近日來,中國共產黨當局針對國際社會抵制涉嫌使用強迫勞動生產的新疆棉花的宣傳運動在繼續。觀察家們注意到,中共當局正在艱難地應對新疆棉花的話題所凸顯出來的民族歧視、宗教迫害、基本人權等一系列問題。

去年的老案 今年的熱點

近來,隨著美國、加拿大、歐盟對中國當局在新疆實行在它們看來是嚴重踐踏人權的做法進行公開抨擊或對中國有關官員進行制裁,總部設在瑞典的國際時裝公司H&M成為中共控制下的輿論批判和消費者抵制的目標。該公司去年曾發表聲明,表示深切關注新疆棉花生產涉及強迫勞動問題。

被中國共當局認為是有同樣問題的國際品牌耐克(Nike)、阿迪達斯(Adidas)、巴寶莉(Burberry)等多國服裝企業在中國也受到同樣的待遇。但來自中國的消息說,H&M似乎得到特別對待,在中國不但其產品在電商平台上被失踪,而且其實體店地址坐標也在蘋果地圖和百度地圖這樣的網絡平台上失踪。

與此同時,中共當局控制下的中國媒體對中國公眾展開大規模宣傳運動,一方面讓他們相信,西方國家的公司拒絕使用涉嫌使用強迫勞動生產的新疆棉花、西方國家在新疆問題上對中國當局的批評,這些是美國等西方國家試圖遏制和打擊中國陰謀的一部分,另一方面則隱晦曲折地回應西方國家和公司對新疆的強迫勞動問題的關切,聲言新疆棉花已經大部實行機械化採摘,因此不可能存在這種問題。

中國當局的這種宣傳運動展現在以下這些新聞宣傳的標題中:

——新疆棉花,不過是美西方“驚天大陰謀”的一部分(新浪新聞中心,3月29日)

——拿新疆棉花造謠生事 再次揭示美西方的霸權心態與偽善面目(《光明日報》,3月30日)

——60秒瞰新疆機採棉(新華網,3月30日)

在另外一方面,在中共當局嚴密監控和操控的互聯網上,出現大量的“支持新疆棉花”的言論,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近日來也不得不頻頻應對新疆問題,這種局面導致“新疆”這個近年來在中國的互聯網上的禁忌詞獲得了部分解禁,使一些中國網民發出了中共當局顯然不願意看到的言論,如:

“多久了,有個詞一直用符號代替,因為美國,中國人終於可以痛快打出中國字了。看看這個詞熟悉不?新疆。”

“語言也是限時限量供應的。某段時間連打縮寫都覺得戰戰兢兢的詞語,不小心發出後要趕緊撤回的詞語,無論用怎樣的諧音、代稱打出來,最後總會被刪除的詞語,忽然就可以堂堂正正地說出口了。可以大聲地吶喊那個詞,用大號加粗的字體書寫那個詞,就像它從來沒有消失過一樣。我盯著那個詞看,還是只會默默地讀它、寫它,一聲也發不出口。”

新疆棉花帶出民族與人權問題

追踪中國政治和中共當局輿論控製手法的觀察家和學者指出,多年來,中共當局控制輿論的最常用的手法就是禁止提出中共所不喜歡的話題或與這種話題相關的關鍵詞,或封鎖/屏蔽有關的資料。這常常導致一種滑稽的局面。

這方面的最突出的一個例子是,中共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罪名給異議人士劉曉波判刑11年。劉在服刑期間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但中共當局對中國公眾封鎖劉曉波的所謂罪證,即他牽頭起草的《零八憲章》。該憲章呼籲言論自由、人權和自由選舉,要求中共還政於民、實行民主、實行聯邦制解決民族矛盾。

批評人士指出,在中共當局在新疆對維吾爾族等少數民族實行宗教和文化打壓迫害、在新疆建設名為“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的集中營對維吾爾族人實行大規模非法拘禁受到國際社會注意的時候,“新疆”和“維吾爾”等詞語成為中共當局控制的互聯網上的禁忌詞,包含這種禁忌詞的帖子即使禁忌詞用諧音、代稱、拼音首字母打出,也會被中國的網路輿論監控部門封殺。

中國當局以懲治聲明關注新疆強迫勞動問題的外國公司的方式來反擊西方國家對中國當局在新疆踐踏人權的譴責和製裁,並發動宣傳運動號召中國民眾支持新疆棉花,新疆的話題由此獲得部分解禁,中國許多網民紛紛指出當局的這種號召的問題:

——支持棉花、支持大盤雞、支持哈密瓜、支持羊肉串,就是不說支持那裡的人----是不是潛意識裡那裡的人只是為了生產這些供自己消費的商品而存在的呢?

——從疫情開始就很討厭這種情況,用物品去代替一個真正的人,為物品打call, 好像並不關心工人是不是按時拿到工資,比如為武漢熱乾麵打call的人,好像也不是很關心武漢人去其他省市的遭遇。用一件物品來展示自己的同胞之愛,實際上是掩飾自己壓根不愛人。

——為物品打call是最安全的,也是最虛偽的。天天棉花棉花棉花,不如考慮一下人的境遇。

在一些研究當今中國政治的觀察家看來,中國網民的這些說法顯然也是在隱晦地抨擊中共中央總書記、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因為只是表示支持某地產品,而無視某地人民的疾苦正是習近平本人的做法。

批評人士說,在習近平聲言他“親自部署、親自指揮”的中國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又名武漢肺炎疫情的抗疫期間,踐踏基本人權,包括禁止疫區人民外出尋求性命攸關的緊急醫療的事情普遍發生,武漢人和湖北人首當其中,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當局對此不管不問;習近平在去年9月舉行的為他自己評功擺好的“全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會”上發表講話,對武漢和湖北人民沒有檢討,沒有道歉,只是說“全國為熱乾麵加油”。

熱乾麵是武漢的一種小吃。

中國網民的同情心和人權意識

在過去的將近10年裡,隨著新疆和維吾爾族問題對中共當局越來越敏感,中共當局對涉及新疆和維吾爾族話題的言論管制得也越來越嚴密。這種局面導致許多人懷疑並抱怨佔中國人口大多數的漢族人自私自利,缺乏同情心,對少數民族的苦難不聞不問,視而不見。

然而,隨著中共當局號召民眾支持新疆棉花,“新疆”這個詞以及有關新疆的話題在中國的部分解禁,許多中國網民紛紛冒險發言,向外界展示出他們並不缺乏同情心,也對基本人權有清楚的認識,明白新疆人(維吾爾族人)的命運跟他們的命運息息相關:

——我支持新疆、全國勞動者有尊嚴地工作,受到必要的勞動保護,獲得合理的勞動報酬,有權利參與工廠民主管理,有能力對工作場所的剝削說不。

——我支持所有第一語言非普通話的人,自由使用自己的語言,該語言不在教育體系中被普通話強制取代。

——我支持新疆、全國各族勞動者擁有宗教信仰自由、保留身份認同的自由、傳承自身文化的自由。

——我是覺得,既然新疆超話也正常了,普羅大眾也對新疆充滿了愛意,也不需要用拼音首字母去代替名字了,那麼,趁此機會,支持新疆、熱愛新疆的網友們把新疆同胞在國內其他省市生活上所遇到的種種困難一起解決了吧,我覺得你們不是只愛物品的,你們也挺愛人的,愛人,就讓他們至少能夠安心住酒店和租房。

——我支持新疆普通人,支持新疆從事相關工作的人民幸福安康賺大錢,支持新疆人民在全國范圍內不受“特殊”對待,能夠被他人一視同仁看待,能夠平等地旅行、住酒店、就職等。

——別光支持棉花!支持新疆人領護照,支持新疆人在內地住酒店,支持新疆人出國,支持新疆人不被一刀切,支持新疆人不被查手機,支持新疆人不被那個......

維吾爾族權利組織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中國事務部主任伊利夏提(Ilshat H. Kokbore)表示,他非常高興看到和聽到漢族人說這些話,說明經過幾十年的維權律師、公民運動、良心知識分子冒著逮捕、判刑、監禁的打壓進行的不屈不撓的人權觀念普及教育產生了效果。

伊利夏提對美國之音說:“他們在中國開展的公民運動、人權教育啟蒙已經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說明中國的老百姓也知道人權是普世的了。這是一種好現象。.. ....我對這很高興。我也肯定他們的這種做法,也很敬佩他們在中國境內把這些話說出來。這是令人鼓舞的。”

在加拿大多倫多的民主人權活動家、作家盛雪說:“這次中共想把整個中國的民意、意見朝著它希望的方向引導,但它一拆開(信息封鎖牆)一塊磚,一部分的真實民意就可以說是噴薄而出。”

盛雪接著說,“經常有人拿所謂的民意來說中國人多麼支持現執政黨,多麼支持中共的政策。這些說法都是建立在一個虛假的基礎之上的。沒有自由表達權的民意從來都不是真實的民意。這次新疆的情況說明了這堵牆哪怕只是拆掉了一塊磚,人們也會非常珍惜從那一塊磚的縫隙中看到的真相。”

在“新疆”一詞被部分解禁(但“維吾爾”一詞仍被嚴密控制)期間,中國互聯網上那些同情維吾爾族人的民意究竟在中國有多少代表性?伊利夏提對這個問題的回答是:中國的民意很難判斷,因為有嚴密封鎖,但他相信漢族人跟維吾爾族人一樣愛自由,愛自己的人格尊嚴,喜歡平等。比如從“新疆”這兩個字一開禁,我們就可以看出來,不管是什麼民族,不管在哪個地方,人們都熱愛自由。

伊利夏提說:“反專制是人類的本性。沒有人喜歡被奴役,當奴隸。只要我們把(維吾爾族人被欺壓被奴役)這個真相告訴他們,結合自己身邊的不公平不公正,我相信我們能對(中國的)民意產生巨大的影響。”

北京政府的宣傳及其問題

新疆棉花問題凸顯出中共當局在新疆嚴重踐踏人權的問題。西方國家對中國一些官員和組織採取了製裁措施,中國當局則對西方國家的一些研究機構和學者採取制裁。與此同時,中國官方媒體發布了這樣的新聞報導:

“3月23日,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主持例行記者會。有記者提問,昨天通過的一系列制裁是西方國家第一次在涉疆問題上採取協調和共同行動,中方是否擔心這種做法?華春瑩表示,首先我想說,昨天我們看到了,他們顯然是有協調的行動,這應該是事實。但是你說我們擔不擔心?我想非常坦然地告訴你,我們一點都不擔心。因為美國、英國、加拿大三國人口加起來也就佔世界人口的5.7%,加上歐盟所有的人口,也就佔世界總人口的11%左右,而中國的人口占了世界總人口的五分之一。這幾個國家的聲音不代表國際輿論,他們的立場不代表國際社會的立場,他們更沒有權利、沒有資格代表國際社會。”

伊利夏提說,華春瑩的這番話說得非常幼稚可笑。他說:“我覺得這是阿Q精神,自我安慰,找各種理由。你要安慰你自己,就必須找理由支持自己的這種安慰語句。所以她說這個。但中國外交部自己很清楚......他們需要美國,他們需要歐盟,還有跟歐盟的經濟協議,他們都需要。在經濟上需要,在技術上需要,還在很多很多方面都需要西方國家。”

伊利夏提接著說,前不久中共高官公開對美國表示美國是大國,主導世界格局,中國無意挑戰美國;而美國近來對中國官員採取了製裁措施,中共高官楊潔篪還是要來美國阿拉斯加,楊雖然發了一通戰狼外交的狠話,但既然不需要美國,為什麼還要來美國跟美國會談?

作家盛雪則表示,華春瑩的數字遊戲技術含量太低。她說,“中國共產黨黨員人數據說是九千萬。但中國人口是十四億。那麼,為什麼這九千萬人就可以代表十四億人民在任何事情上的決定權和對外的發聲呢?而事實上,在中共內部是一個非常小的核心集團代表了共產黨集團以及中共管轄下的人民在發聲。她(華春瑩)顯然是自相矛盾的。”

批評人士說,在習近平主導下的中國戰狼外交的一個主要特色是自相矛盾,華春瑩則是其中的代表。例如日前華春瑩在中國外交部記者會上反駁美國等西方國家批評中國使用強迫勞動採摘新疆棉花的時候展示美國黑奴被迫採棉花的歷史照片,似乎是明顯暗示中國也在使用奴工。

此外,中國當局發動宣傳造勢運動,號召民眾抵制那些聲明關注新疆棉花問題的外國品牌商家,其中包括耐克Nike。但來自中國媒體的報導說:“自新疆棉花事件發生以來,傳將下架Nike產品的得物App至今仍未有行動,部分用戶在上週五反而因下架消息而加速搶購,導致該平台Nike球鞋交易量激增,平均每分鐘就發生一筆交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