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維權律師余文生妻子:沒有國際關注他的遭遇會更慘


北京人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艷在領獎後與德法兩國大使合影。 (推特截圖)
維權律師余文生妻子:沒有國際關注他的遭遇會 更慘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01 0:00


中國維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艷在爭取丈夫案件公正審判無果情況下,呼籲多國駐華大使幫忙,以敦促中國政府兌現人權承諾。許艷表示,沒有國際社會的監督和幫助,她丈夫的境遇可能會更慘。

維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艷5月1日在最新發布的視頻中說,“我想請求大使先生幫助兩件事,第一,要求中國政府立即依法判決(余文生),不能這樣既無法,又不人道地無限期拖延下去。另一方面,我想請求大使們,要求中共政府釋放余文生律師。他沒有罪,他只是依法履行律師指責,行使憲法賦予的公民自由權。這有什麼罪,已經關押了兩年半……”

許艷在視頻中點到的一些國家駐中國的大使、副大使,包括美國、德國、法國、英國、荷蘭、瑞士、捷克、敘利亞、西班牙、歐盟、加拿大、瑞典等。許艷說,她曾會見過這些國家或者國際組織的的大使或者人權事務代表,介紹過有關余文生律師的案情。

余文生,北京大學法學院畢業,曾是商務律師,後因代理維權案件,尤其是2015年的“709律師大抓捕”中的維權律師等案,多年來遭受打壓。在2018年1月15日被當局註銷律師證的3天後,余文生1月18日在中共十九大二中全會開幕當天,發表修憲公民建議書,提出刪除憲法序言,建議國家主席由差額選舉產生,取消軍委主席及軍委制度等等。

隨後,余文生1月19日被北京石景山區警方強制帶走。 1月20日凌晨被以涉嫌妨害公務刑事拘留於北京石景山看守所。 1月27日,余文生又以涉嫌“煽顛罪” 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案件轉由徐州市銅山區公安局處理。 2019年2月1日,余文生案被移送法院等候庭審.

余文生被當局拘捕至今,其家人、朋友和辯護律師都每能見到過他。 2019年5月9日,余文生被秘密開庭審判,但是迄今司法當局既沒有判決,也沒有釋放余文生。美、德、荷等多國以及國際組織,多次呼籲中國當局釋放余文生。德國總理默克爾訪問中國時還曾會見余文生的妻子許艷等人權律師的家屬。

許豔的最新呼籲發出後,有關國家駐華使館有無反饋?許艷星期天對美國之音說:“個別有回覆,大部分(國家使館)應該知道,大使們是否看到了,我就不確定了。”

許艷表示,不便介紹有關國家駐華使館給她回覆的細節。

她說:“其實,很多這些國家之前對余文生案件給予了很大幫助。中國政府有的也沒有回覆,一點也不在乎法治,中國不在乎國際,其實也讓我非常無助。但是我想,餘文生案件能夠得到這些國家大使們幫助和呼籲的話,肯定會有幫助作用。但是,這些國家不可能告訴我他們有關行動的具體細節。”

針對有輿論質疑,許艷此舉是“告洋狀”,對余文生案件的解決反而沒有幫助,而是“幫倒忙”,許艷對美國之音表示,“我認為會有幫助的作用,我會請求國際的幫助。從我的角度,我很感謝,因為他們(中國當局)對余文生的處理方式,就是一種打壓、迫害,如果沒有國際的幫助,他的命運會更加慘,會被打壓和迫害得更加慘。我是這樣認為的,對此,我表示更加感謝,我也請求能夠得到他們(國際上)的幫助。”

民生觀察網報導,過去2年來,許艷在為丈夫余文生律師維權過程中,至少先後37次與國際人士見面,會見的國際官員包括人權官員、人權大使、大使、議員、外交部長、總理。聯合國強迫失踪關注組、任意羈押關注組,一直在為余文生律師案進行監督、鑑定、督促,不斷呼籲中國當局釋放余文生律師。

許艷2020年初曾表示,希望中國司法機關“能夠聆聽受害者的聲音、看一看世界的關注、在乎一下國家公信力與人權法治、在乎一下個體老百姓的無助與困苦、有監督與糾正錯案的勇氣、善待律師與律師家庭,善待自己的國民,早日無罪釋放余文生律師回家與父母妻兒團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