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年終回顧- 加籍港人關注李波事件及領事保護權

  • 湯惠芸 香港

港加聯在多倫多中領館前黑衣抗議中國人大釋法。(港加聯圖片)

有售賣及出版中國政治禁書的香港銅鑼灣書店,5名負責人2015年底相繼神秘失蹤,今年引起香港以致國際社會高度關注,尤其在香港失蹤的英籍股東李波,懷疑被中國執法人員越境擄走。有加拿大港人團體表示,李波事件引起很多加籍港人疑慮,擔心就算以加拿大護照入境中國,都可能失去領事保護權。而今年6月,中國駐加拿大使領館對加籍港人第二代,入境中國的簽證實行新規定,亦引起加籍港人的疑慮。

2015年底,先後在泰國及香港「被失蹤」的銅鑼灣書店股東桂民海及李波,分別擁有瑞典及英國籍,事件引起國際社會高度關注。今年一月,英國外相夏文達到北京與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會面,談及李波的英國國籍問題,夏文達表示,根據《基本法》、《中英聯合聲明》以及一國兩制,李波如果在香港犯下刑責,應該在香港接受審訊。

*王毅回應李波事件惹疑慮*

當時王毅回應李波可能持有英國護照表示,根據香港《基本法》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李波「首先是中國公民」,在他本人及其家屬,以及港府、北京都還未作出表態前,沒有必要作無謂的揣測。

王毅針對李波失蹤事件的回應,引起擁有外國國籍的港人疑慮。 「港加聯」發言人馮玉蘭在多倫多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王毅指李波「首先是中國公民」,這個講法無疑否定了香港在港英殖民時代,一直承認的雙重國籍法的傳統,也就是持加拿大護照、兼且申請了中國旅遊簽證入境的加籍港人,都不一定享有領事保護權。

馮玉蘭說:有很多的加籍港人都擔心,就是如果回到香港的時候,就算你持(中國)簽證入境,如果真的出現好似李波的事件,被遞解回去國內(中國)的時候,究竟他可不可以得到一個公平、公正、公義的一個程序。而且那些是「地雷」、那些不是「地雷」,你知道中國現在還是一個人治的專制政權、專制的社會,變成有很多對應的處境,或者是否犯法,它(中國)有很大的釋法權。

*加籍港人申請中國簽證新規定*

今年6月1日,王毅訪問加拿大其間,與加拿大外長狄安出席聯合記者會,有加拿大網絡傳媒記者向狄安提問,引述香港銅鑼灣書店事件,問狄安有鑒於中國人權問題,「加拿大為甚麼要與中國保持更緊密關係?如何通過這種關係來促使中國改善人權?」

王毅以相當激動的語氣搶答,認為那位記者的提問充滿了對中國的偏見,和「不知從甚麼地方來的傲慢」,他是完全不能接受的。王毅又反問那位記者是否了解中國、有沒有去過中國。

據加拿大傳媒報道,由今年6月2日起,以前從未申辦過中國簽證的加籍香港人,將不獲發中國簽證,要改為申請「旅行證」進入中國,甚至這類香港人在加拿大所生的子女,即是加籍港人第二代,也不獲辦理中國簽證,同樣被要求以中國人身分辦理,類似香港回鄉證的「旅行證」。

*港加聯要求跟進領事保護權*

港加聯發言人馮玉蘭。(美國之音湯惠芸)
港加聯發言人馮玉蘭。(美國之音湯惠芸)

「港加聯」發言人馮玉蘭表示,王毅針對李波事件的回應,加上針對加籍港人及後代的中國旅行簽證新規定,都可能會剝奪加籍港人入境中國的領事保護權,引起加籍港人社群的震盪及憂慮。

馮玉蘭說:因為有很多香港人為何當初移民過來加拿大,正正是憂慮中共,即是香港回歸(主權移交)在中共的政權執政底下,人權、自由、法治以及民主,會不會根本你得不到一個保障,所以才移民。現在來說拿到(加拿大)公民資格,以為用加籍,即是加拿大護照及(中國)簽證入境的時候,就可以得到領事保護權,可是原來現在不是的,所以這個震驚相當大。

馮玉蘭表示,今年9月初加拿大總理杜魯多及外長狄安訪問中國之前,港加聯以及加拿大中國人權聯盟等團體,向杜魯多發出公開信,要求關注加籍港人領事保護權,以及申請中國旅行簽證新規定的問題。馮玉蘭表示,加拿大訪問團有向中方表達加籍港人的關注,不過,中方只是給予外交口吻的答覆,表示中國簽證問題「一切照舊」。

馮玉蘭說:即是「一切照舊」裡面,還會不會有釋法權的問題呢﹖我當時、即是當我被加拿大政府告知,就是說有一個這樣的答案的時候,我已經提出了,我說我們不應該就此就滿意的,因為所有的條例,首先中方引起這個爭議,如果這個只是「一切照舊」,甚麼叫「舊」﹖可不可以清清楚楚列明出來,作為一個指引,是雙方面的指引,日後如果遇到有爭拗性的事件,有一些人士真的踩到「地雷」的時候,起碼我們有法可依。

馮玉蘭表示,港加聯將會代表加拿大港人的社區,繼續跟進加拿大外交部及國會,希望它們向中方繼續交涉,釐清加籍港人領事保護權及中國簽證新規定的問題。

*中國簽證新規定只針對加籍港人*

據《明報》加東版今年6月報道,有加拿大出生的港人二代,首次辦理中國簽證時,被當地簽證中心拒絕,必須改為申請中國公民專用旅行證。

馮玉蘭表示,據了解海外中國簽證新安排,暫時只是針對加籍港人及第二代,暫時未有美籍港人發生同類被拒絕辦理中國簽證事件。馮玉蘭認為,可能由於其他國家的港人移民,申請中國簽證問題未暴露出來,但是最主要原因可能是加籍港人在香港的人數,以及企業是數量是最多的。

馮玉蘭表示,據官方統計,目前居港的加籍港人接近30萬人,非官方的數字更高達50萬人,如果按企業計算,加拿大駐港機構接近200個。

馮玉蘭說:所以在這麼多外國的國家當中,加拿大佔的(居港)人數確實是最多,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中方為了要彰顯它自己一國的主權,壓低兩制的香港自己的司法,以及執法權利,所以特別針對,以加拿大出來講。但是我覺得值得去了解一下,究竟其他國家有沒有這樣(被拒中國簽證)的例子,但是暫時我未聽到。

馮玉蘭表示,港加聯也關注11月初中國人大釋法,對香港司法制度以及營商環境的影響。港加聯發聲明表示,穩健的法治精神是香港賴以發展成一個成功的國際都會及金融中心的關鍵支柱。獨立司法制度也是保障程序公義_言論思想自由等基本人權的重要基礎。對國際社會而言,這也是保證其國民和商業機構在香港可得到公平商業競爭的重要依據,不用擔心一己受到紅金黑金甚或政治力量等非市場因素所左右。

*有加籍港人傘運後不去中國*

加籍港人Nixon。(美國之音湯惠芸)
加籍港人Nixon。(美國之音湯惠芸)

1987年當時只有9歲的Nixon跟隨家人從香港移民到加拿大,至今接近30年。 Nixon在多倫多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他持有香港人往返中國大陸的「回鄉證」,曾經到過中國旅遊,但是自從兩年前的雨傘運動之後,他不會再去中國。

而今年初得知李波事件之後,更令Nixon覺得這個問題已經去到國際層面,他認為中國不尊重國籍以及國際法。

Nixon說:總之你所謂黃皮膚、黑頭髮,你DNA裡面有傳統的華人血統,你就是中國人,我覺得這個是很錯,而我覺得在外國的人,即是好像我這樣,是要告訴身邊的外國人,不是只是告訴身邊的華人朋友或者香港人,現在有這件事,當然你們紅鬚綠眼的一定沒事,但現在是原則問題,原則上你不可以這樣做,你回去(中國)它們的法例又形同虛設,有法例但是某程度上,它說你犯了甚麼法都可以,好像李波或者桂民海,我都不知道他現在怎樣了。

Nixon表示,他在加拿大出生的子女目前年紀還少,他們將來是否會去中國旅遊或者工作,他會向他們解釋他的看法,或者他們在中國發生任何事,可能沒有加拿大領事保護,如果他的子女覺得安全,自己可以承擔責任,他們堅持要去中國,他們成年後可以有個人的選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