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年終報導- 2016年 “煉獄”中的TPP

  • 斯洋

《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反對者2016年2月3日白宮外示威資料照。

2016年對《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來說,是最為戲劇性的一年。 2016年年初,參加TPP談判的亞太12國簽署TPP,奧巴馬總統興奮地表示,是美國而不是中國為21世紀亞太地區貿易確立了新規。不過,隨著美國總統選舉的深入,美國國內反對TPP的情緒持續升溫,作為奧巴馬政府核心貿易政策的TPP遭到民主、共和兩黨總統參選人的猛烈抨擊。大選結束,當選總統唐納德川普宣佈上任第一天美國就有要退出TPP。 TPP雖然被未來的美國總統判了死刑,但也有分析人士指出,TPP還沒下“地獄”,正在“煉獄”之中,未來以另外一種形式浴火重生也未必不可能。

*12國簽署TPP協議文本*

2016年2月4日,在經過長達將近7年的談判後,在新西蘭奧克蘭,TPP 12個成員國代表舉行了簽字儀式,TPP正式簽署。不過,這一協議仍有待各國議會的批准,這也會後來的變數埋下了伏筆。

奧巴馬總統隨後發表聲明,對這份貿易協議的正式簽署表示了祝賀。他說:“TPP協議將讓美國而不是中國主導制定21世紀亞太地區的路線和規則。”

2月22日,他在白宮與美國各州州長會晤,他呼籲州長們向國會施壓,要求國會通過TPP,以促進美國向亞太地區的出口。

奧巴馬說:“我們在那裡(亞太)的關切是,中國就像一隻800磅的大猩猩。如果我們允許他們設定那裡的貿易規則,美國企業和美國工人就會被排除在外。”

他還說, 這份協議的實施將幫助美國在和其他領先經濟體的競爭中佔據優勢。

雖然奧巴馬總統致力於在任期結束前,讓國會批准TPP,但是,TPP要得到批准仍然困難重重。

奧巴馬所在的民主黨中,就有許多議員反對,他們堅定地認為TPP會對美國的就業造成負面影響,這在2015年6月,國會批准授予總統《貿易促進授權法》時已有體現。另外,共和黨內的幾位重量級議員也對TPP文本中的一些特定條款表示不滿。

*選舉年 TPP成為批判的靶子*

選舉年的到來,讓TPP的前景愈發黯淡。

奧巴馬上任八年以來,美國工業生產線外移,製造業的大量工人失業,許多傳統工業城市,都成了死城。反對經濟全球化,讓工作機會重回美國,成了大選期間選民的主流聲音。

主張所謂“高標準自由化貿易”的TPP自然成為總統參選人們口誅筆伐的對象。其實,早在TPP文本被簽署前,在2015年,兩黨參選人中的關鍵人物都對TPP表示了反對意見。

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不止一次地告訴支持者:“我們將廢棄TPP,我們必須停止這項協定。北美自由貿易協議(NAFTA)就已經是一場災難,跨太平洋貿易夥伴關係協定(TPP)會更糟。”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里克林頓之前支持TPP,但是為了爭奪選民,後來也改變語調,與奧巴馬劃清界限,反對目前版本的TPP,“標準太低”。

在這樣的一個氛圍下,奧巴馬政府原本希望7月將TPP文本遞交國會投票也變得不可能。選舉的到來(不僅是總統的選舉,也有參眾兩院議員的選舉), 國會議員們都不願意在這個敏感期對這樣的一個貿易協定進行投票。

*TPP在奧巴馬任期內通過的希望破滅*

奧巴馬總統也意識到TPP獲得本屆國會通過的可能性變得渺茫。 8月2日,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訪問美國,他敦促奧巴馬讓這個協議盡快通過,奧巴馬則向國會喊話,即使在他的任內這個協議被擱置,請明年新一屆國會一定予以通過。

8月25日,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表示,美國參議院今年不會就TPP進行投票表決。至此,奧巴馬希望TPP在他的任期內通過的希望完全破滅。

*川普宣判TPP死刑*

11月8日 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獲得大選的勝利, 由於川普的一貫立場,TPP被外界認定已經死亡。

奧巴馬政府隨後也表示,對在他任期內通過TPP不再抱有希望。美國白宮高級官員11月11日表示,奧巴馬政府已清楚認識到美國政治局勢的變化,TPP的前景將由下屆美國總統和國會決定。

11月21日,川普在YouTube上公佈視頻講話,闡述他上任一百天的政策計劃。

他說:“在貿易方面,我將發出通知,下令美國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這對美國是潛在的災難。我們將用更為公平的雙邊貿易協定取而代之,把就業機會與企業帶回美國。”

川普宣佈美國將推出TPP後,在世界各地引發巨大反響。其中的一個聲音就是,中國會填補空白,成為亞太貿易的主導者以及全球貿易自由化的領軍者。另一個聲音是,美國退出TPP,將削弱美國在亞太地區的信譽和影響力。

*專家:TPP沒死 在“煉獄”中*

在很多人都以為TPP已經夭折的時候, 華盛頓的經濟學家們表示了不同的意見。即將卸任的美國貿易代表邁克爾弗羅曼也拒絕說TPP已死。
弗羅曼在川普當選後在華盛頓的一場活動上表示, TPP正處於“煉獄”之中。他說,他並不認同用“死亡”來描述TPP現在的狀態,“我偏向於使用‘煉獄’一詞來形容”。弗羅曼是在被問到川普勝出是否意味著TPP已死的時候說這番話的。

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亞洲經濟高級顧問馬修古德曼12月15日在布魯金斯學會一個有關美國的亞洲政策研討會上表示自己贊同弗羅曼的說法。

他說:“你可以改變你的領導人,可以改變你的政策,但是你不能改變你的利益所在。美國的利益在於參與並領導TPP這樣的倡議。”

他說,也許TPP會改名,也許不會包括所有的元素,但是底線是,這符合美國的國家利益。

他說,撤出TPP,可能會給美國帶來三大損失:美國不僅會失去經濟利益、也會失去在亞洲和全球維護以製度為基礎的體制的機會,第三,就是戰略上的損失。

*美國國會可能會扭轉局面*

弗雷德伯格斯滕是美國總統貿易政策和談判顧問委員會的成員、美國財政部前助理部長。他12月5日在華盛頓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AEI)說,儘管川普宣佈美國要撤出TPP,但是,美國可能不會退出全球貿易領導的地位。他覺得美國國會可能會扭轉這樣的一個局面。

他說,美國國會兩個重要的委員會(眾議院籌款委員會和參議院金融委員會)的共和黨籍主席已經提出要暫緩退出TPP。這顯示,如果政府要從傳統的貿易模式中回撤,國會站出來糾正行政當局的偏差。

眾議院籌款委員會主席、來自德克薩斯州的共和黨籍眾議員凱文布萊迪在川普發表撤出TPP的聲明後接受了《華爾街日報》的採訪,他警告不應忽視亞太市場的潛力。根據布萊迪辦公室公佈的一份採訪筆錄,他說,“我對新總統抱有希望,認為他會給我們一個機會證明保留貿易中好做法的益處,並且創造就業,同時改正被認為是不好的做法。”

他說,他會一直告訴川普,不要撤出,“要讓它變得更好,對美國更有利, 然和,我們要繼續留在貿易領域。”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經濟學家甘思德說,川普在上任後會更清楚地了解TPP的戰略作用, TPP可能會以不同的形式出現, 比如美日自由貿易協定等。

*其他TPP 參與國願意為美國留後路*

前美國副貿易代表溫迪科特勒曾參與TPP的談判。她12月15日在華盛頓說,一些TPP參與國仍然希望川普政府轉變思路,願意為美國未來加入TPP留一條後路。她說,亞洲國家仍然希望美國在貿易議題上起帶頭領導作用。

科特勒說:“很多TPP國家的領導人,包括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內,都已經表示將試圖說服新當選的美國總統以新的眼光看待TPP,真正了解TPP會如何推進美國的經濟和地緣戰略利益以及區域利益。”

TPP的一些參與國在川普當選後,仍在國內繼續推行批准TPP的進程。新西蘭和日本最近都在國內批准了TPP;澳大利亞和墨西哥也決定將繼續批准程序。

科特勒透露說,除美國以外的11個TPP國家也在討論不包含美國的TPP生效的可能性,但它們都認為,應該將TPP的大門隨時向美國敞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