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黃萬里女兒憶文革 清華園恐怖“紅八月”(上)


資料照:一名男子走過寧夏銀川街頭郊區的一處描寫中國文革的宣傳畫。 (2007年4月25日)
黃萬里女兒憶文革 清華園恐怖“紅八月”(上)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15 0:00

8月下旬,中國官媒沒有發文紀念55年前北京發生的一系列殺戮、抄家、批鬥事件。這些文革初期紅衛兵主動參與致使上千人非正常死亡的事件主要發生在1966年8月,故稱“紅八月”。當年8月24日和隨後幾天,清華大學水利系教授黃萬里及其家人經歷並見證了人才濟濟的中國高等學府清華園如何一夜之間變成了人間煉獄。黃萬里先生的女兒黃肖路近日在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回憶了她父親和一些她熟悉的清華學者在“紅八月”中的遭遇,並呼籲人們牢記文革的慘痛歷史教訓,警惕讚美毛時代、篡改歷史並煽動文革回潮的中共官方宣傳。

2021年8月20日,是已故著名科學家、生前曾公開反對修建三門峽水庫和三峽大壩的清華大學水利系教授黃萬里110年誕辰。當天,黃萬里的女兒、美國大華府黃萬里基金會主席黃肖路在訪談中表示,她感覺自己有一種強烈的危機感和歷史責任感,在懷念父親的同時,也回顧一下黃萬里與家人以及其他清華師生在55年前的“紅八月”中遭受的劇烈衝擊。

紅衛兵抄家的“安民告示”

2021年8月20日,黃肖路通過Skype接受美國之音專訪.
2021年8月20日,黃肖路通過Skype接受美國之音專訪.

黃肖路說,1966年8月24日上午,以劉少奇女兒劉濤、賀龍兒子賀鵬飛、劉寧一女兒劉菊芬、李井泉兒子李黎峰、喬冠華兒子喬宗淮等高乾子弟為骨幹的清華大學自控系(八.九)紅衛兵闖進已經被打入水利系“勞改隊”的黃萬里的住宅,翻箱倒櫃,每個房間地上都堆滿了東西。

“我記得中午我們回到家的時候,家里地上已經(堆積)成了一尺高的(雜物)。床上的被子、櫃子裡的衣服、書架上的書,一切裝在家具裡的東西都被扔到地上。箱子裡的東西也都扔在地上。我們家有比較多的相冊,相片好像沒有選擇性地打開哪一頁,就啪啦一撕,哪一頁就沒撕。這種非常亂的情況。”

黃肖路說,這些紅極一時的紅衛兵走時在她家門口貼了一張大字報,稱大右派黃萬里(黃萬里的名字被打了叉叉)家已經被清華自控係紅衛兵抄過,其他組織禁止入內。

黃肖路回憶指出,這張侮辱性的大字報居然讓她和家人感到好像是個“護身符”和“安民告示”,期盼它能起到保護作用,但仍然擔心會遭到另一波抄家劫難。

“我們就收拾收拾,不敢收拾得太好,因為(害怕)又來一撥紅衛兵,雖然前頭已經有最權威的自控係紅衛兵的安民告示。但是我們也怕萬一,不知那個學校的紅衛兵再過來重抄,所以我們就讓它保持滿地都是亂七八糟的東西。”

皮帶抽打下的黃萬里

黃肖路說,當天晚上紅衛兵又來到她家,當時她後來的大姐夫、著名數學家楊樂(當時在中科院數學所讀研)過來探望,黃萬里在紅衛兵進門前趕緊讓楊樂從後院小門逃走,怕他受到牽連。

清華大學水利系教授黃萬里生前照片 (黃萬里研究基金)
清華大學水利系教授黃萬里生前照片 (黃萬里研究基金)

黃肖路回憶道,這次來的紅衛兵還是自控系的,他們把黃萬里推到後院,輪起皮帶狠狠抽打,在他寬厚的脊背上留下網狀的青紫色傷痕,腫了起來,以至於夜裡都得趴著睡覺。

“他們就把我父親推搡到後院,跪下來。就拿起皮帶抽他。”

黃肖路說,正在此時,鄰家的一個六七歲男童從後院門溜進來,拿起一塊石頭擊中了黃萬里頭部。

“這男孩兒突然撿起一個石頭,往我爸後腦勺一扔,我爸頭嗡的一下就暈了。他當時說,‘完蛋了,今天我要死在這兒了。’正在這個時候,主持打人的自控係紅衛兵,我在這裡還得誇一夸,他們不像中學紅衛兵和後來的‘西糾’、‘東糾’這些紅衛兵,把人往死裡打。他們大吼一聲,‘哪跑來的小孩兒,給我走!’‘不許打頭!’‘不許打頭’這四個字,我父親永遠記住了。他就一下安了心,‘你就抽我吧’。他說,‘先是覺得疼,火辣辣的,後來被抽的也就麻木了,不覺得疼了。’ 被他們抽了一陣子,紅衛兵不知在哪裡找來一塊紙板,寫上‘大右派黃萬里’,用麻繩或者鐵絲掛在他脖子上,然後邊抽著他,怎麼架著他,把他送到二校門了。”

文革真正的鬥爭對象

黃肖路當時不到20歲,在清華附中作實習教師。

她對美國之音指出,毛澤東8月5日的“炮打司令部”大字報明顯是針對當時黨內二號人物、國家主席劉少奇,清華大學的紅衛兵有兩派,一派是八八派,把矛頭對準劉少奇,可是自稱清華文化大革命臨時籌備委員會(簡稱臨籌)的另一派八月下旬仍然把劉少奇稱為毛主席的親密戰友劉主席,劉少奇的女兒劉濤是“臨籌”的頭頭之一。

據一些史料記載,“臨籌”發動了8.24十二校紅衛兵血洗清華園和拆毀二校門事件。當時毛澤東的大字報已經傳到北大、清華等高校,而且關於毛澤東8月18日身穿軍裝在天安門城樓接見紅衛兵的人民日報報導已經把劉少奇排擠到中共領導人當中的第九位,隨後在北京一些高校出現了批判劉少奇和其他中共高幹的大字報。

二校門廢墟上的“水晶之夜”

黃肖路表示,“臨籌”的紅衛兵在8月24日這一天聯合北大附中、清華附中、北師大女附中、北京101中學等12校的紅衛兵,封鎖清華園,佔領學校廣播台,並且要把所有的校園的 大字報集中到室內(實際上是撕毀反對劉少奇的大字報)。

她說,當天下午6點鐘,賀鵬飛等人指揮推倒了清華園的地標二校門。黃肖路描述了這座古典建築風格的校門被以“破四舊”為名摧毀的當時情景。

“這三個門洞之間的柱子、牆,拿鋼索繩子勒上,然後鋼索繩的套子套在三輛或者四輛16輪的特別重型的大卡車上。這些大卡車同時有人指揮,往前猛一開,就像古時候的刑罰五馬分屍似的,就把二校門分屍了。”

北京清華大學的清華園牌坊,曾經是清華大學校門,現在是二校門,被看作清華大學的象徵(資料照)。
北京清華大學的清華園牌坊,曾經是清華大學校門,現在是二校門,被看作清華大學的象徵(資料照)。

黃肖路說,清華園最早建立的這座白色大理石校門被推倒後,紅衛兵在廢墟四周架起了高音喇叭和強光探照燈,現場如同白晝,在《紅衛兵戰歌》的強烈節奏下,被打倒的校級領導、系主任和黨的書記們以及黃萬里等其他 “黑幫分子”被揪來搬運殘破的磚石,並且遭到紅衛兵像對待奴隸一樣用皮帶抽打,景象恐怖。

“這個探照燈把二校門這一塊兒打的、亮的如白晝。而且放著《紅衛兵戰歌》,‘拿起筆,作刀槍’,那個節奏強,聲音大。然後,在這樣的狀況下,人們就突然有一個非常怪異的想法,這就如同從20世紀60年代一下倒退了幾千年,變成了我們在電影裡看到的古羅馬帝國的時候,奴隸時代,奴隸們在鞭打下搬石頭,挑東西,幹活,挖河。在一兩個小時裡頭,清華園最(令人)注目的二校門被拉到了。 然後黑夜如白晝,也讓我們聯想到一九三幾年希特勒搞的‘水晶之夜’。真是非常非常地恐怖。”

(未完待續,受訪者觀點不代表美國之音)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