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四川信託逾期兌付惹恐慌 投資者集體維權遭維穩


2020年6月24日,部分投資者在四川信託公司總部集體請願。 (圖片來源:川信投資者)
中國四川信託逾期兌付惹恐慌 投資者集體維權遭維穩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09 0:00

新冠病毒疫情衝擊下的中國金融市場再現信託公司違約的暴雷事件。繼中國上市公司安信信託因其100多億元的投資理財項目陷入財務困境被停牌重組之後,四川信託公司規模超過252億元的TOT項目也出現逾期兌付的違約情況,投資者感到恐慌,並開始集體維權,要求政府監管部門與該公司積極回應。分析人士稱,經濟下滑衝擊下的信託業難免發生逾期違約或暴雷事件,而投資者集體維權必將面臨當局維穩壓力。

六月中旬以來,四川信託公司的TOT(信託中的信託)項目中有部分投資產品發生逾期,上百投資人前往成都市信訪部門,並三次集體到四川信託總部要求保障權益,其中十餘人6月24日作為川信TOT違約項目的受害人代表與該公司部分高管人員再次進行面對面溝通。

投資者陳述

2020年6月24日,十餘名投資者代表在四川信託公司總部向該公司高管表達訴求。 (圖片來源:川信投資者)
2020年6月24日,十餘名投資者代表在四川信託公司總部向該公司高管表達訴求。 (圖片來源:川信投資者)

參加當面溝通的投資者代表之一吳曉松說,當時與會的還有當地金融監管機構的官員。

吳曉松指出,川信公司一度承認TOT項目有交叉違規操作行為,但後來又予以否認。

這位投資者表示,川信TOT項目至少涉及四種違規行為,分別是所謂的期限錯配,也就是通常人們所說的“唐氏騙局(也叫老鼠會)”;違規挪用;抹掉壞賬;與其他信託公司互抬。

投資者吳曉松表示,川信TOT項目的門檻比較高,投資人中又許多老人,由於他們相信中國的信託法和國家背書,而且有政府機構監管,所以把畢生積蓄投進了他們以為風險比較低的理財產品,以免坐吃山空,有的人在現在不能按期兌付的項目上投資,本來是為了賺一點比銀行儲蓄略高一些的利息,養老治病或者給孩子留學,所以這些投資人都在擔心自己的血汗錢打水漂。

信託理財業者看法

四川信託上海財富中心的理財專家韶峰對美國之音表示,他既是金融投資業者,也是川信投資項目的投資人。他說,當前的疫情和不利的金融形勢下,川信資金池出現兌付逾期的情況也算正常,這跟P2P暴雷不一樣。他表示希望公司和政府能夠盡快處理相關問題,不要任其發酵。

投資人吳曉松說,川信方面用疫情影響當作無法如期兌付本金和利息的藉口,其實是幾年來的違規挪用項目資金出現壞賬導致資不抵債。

在四川成都的吳曉松表示,目前中國北京、大連、山東等一些地方的投資人也在為川信TOT項目發生的違約問題表達維權訴求。不過,吳曉松指出,上海那邊的投資人似乎還沒有動靜,可能跟之前發生的安信信託獲得重組,繼續運營有關,現在四川的投資人希望川信也能實現重組或者由政府牽頭向銀行貸款來保證投資人不至於落得血本無歸的結局。

在上海的川信經紀人韶峰認為,金融機構在中國一般而言沒有破產一說,最多就是重組。他說,目前來說,川信是一家金融機構,對於該機構後續的重組,特別是對客戶的兌付,他很有信心。

學者分析

獨立的中國金融學者賀江兵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國目前的信託產業規模可能在17至20萬億元左右,不僅是川信,還有安信等一些別的信託企業已經暴雷,這是一個行業的問題,而不是一家公司的問題。他說,經濟下滑的形勢是導致信託公司暴雷的非常重要的引爆點,會集中爆發。

這位分析人士指出,信託公司實際上就是影子銀行,風險防控能力不及銀行,而且還有政策風險,比如經營房地產開發投資等銀行不作的項目,遇上經濟下滑和疫情影響就會受到很大衝擊,因此川信等信託企業逾期兌付是不出意料的。

賀江兵指出,川信TOT項目已經打破剛性兌付,其背後的銀行不會拿錢代為付賬,因此他擔心川信投資人可能打水漂,血本無歸。

賀江兵表示,西方的信託是受人之託替人理財,大家族、公司或個人將大筆資金委託金融機構代為理財,而中國的信託業是反著來的,先有項目,把項目分成塊,然後找金融機構、富豪和投資人募集資金,從事銀行不作的投資。

他說,一遇到經濟下滑,最先倒掉的是參與者以自嘲為“屌絲”的平民百姓和中產者為主的網貸平台P2P,然後是製度設計有問題的信託機構,目前來看銀行雖然會由於經濟形勢不好而出現更多不良資產,但還遠遠不會因為這些暴雷事件而面臨危機。

投資者維權當局維穩

賀江兵和在上海的信託理財顧問邵峰都提到了國家層面的維穩。邵峰表示,他說的維穩指的是當局特別強調的當前工作重點“六穩”當中的“穩投資”、“穩金融”。賀江兵則直言他說的維穩就是動用國家機器對蒙受大筆資金損失的信託公司客戶進行穩控,阻止錢財被信託公司違規操作的受害人採取維權行動。

川信投資者吳曉松稱,他們一行十多人代表川信難友依法維護自身權益,出面與川信高管見面,沒有上街舉牌或拉橫幅,但仍然被公安部門打電話及登門警告。他還表示,每次投資者集體到川信總部、銀監會或信訪部門請願都有一些警察到場,並且封鎖通向大街和市中心天府廣場的路口,只許請願者分別從請願現場的後門街巷離開。

這位投資者表示,希望社會和媒體了解這一事件的來龍去脈,有關各方參照先前發生的安信和江西中江信託等重組案例,積極妥善解決問題。

四川信託公司的公開電話一直無人接聽,其官網5月11日發布的一份聲明說,有別有用心者捏造並散播關於“四川信託即將被接管,資金池業務全部停止”等不實信息,嚴重詆毀我公司聲譽。公司鄭重聲明如下:

1、我公司經營管理工作一切正常,各項業務均有序開展。

2、對於前述不實言論,我公司已向有關部門舉報,並將根據其對我公司造成的損害後果,追究其法律責任。

該網站發布的信息顯示,該公司恆泰優資2號股權投資集合資金信託計劃的第八期、11期和15期將對6月20日到期的投資信託計劃在10個工作日內執行收益分配。

投資者代表吳曉松週一告訴美國之音,川信目前只有極少項目如期分配,已經違約逾期的項目沒有進展,銀監會一位肖處長對前去投訴的投資人沒有作出明確回應。

據中國媒體報導,四川信託監事會主席孔維文本月早些時候稱,四川信託資金池業務目前遇到流動性問題,在考慮處置資產和引進戰略投資者。報導說,目前四川信託已經被銀監局貼身監管。

川信公司的實際控制人據說是曾擔任上市公司四川宏達集團董事局主席的劉滄龍。劉滄龍是因黑社會殺人案而被執行死刑的四川漢龍集團的掌門人劉漢的堂兄。據百度介紹,劉滄龍曾兩度擔任全國人大代表,2019年獲得當局頒發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週年紀念章。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