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新冠疫情後,美中將面臨進一步切割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04 0:00



面對在全球蔓延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世界最大的兩個經濟體,美國和中國,不是攜手合作,而是互相抹黑和指責。分析人士指出,新冠病毒加深了兩國的不信任, 疫情後,因美中貿易戰導致的美中部分脫鉤可能將進一步加劇。

美中口水戰升級,相互不信任加劇

華盛頓和北京就新冠病毒來源的口水戰逐步升級。 3月19日,美國總統特朗普被人拍到將講稿中的“冠狀病毒”劃掉,改為“中國病毒”。

在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3月12日指稱可能是美軍把病毒帶到武漢之前,特朗普總統本人一直避免公開批評中國政府,而且一直讚揚習近平主席的抗疫努力。

在此之後,特朗普就改變了態度,指出病毒源自武漢,而且中國政府早期隱瞞,貽誤了的防控時機,導致疫情惡化。

與此同時,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也多次批評中國說,中國拖延與國際社會分享信息,這給世界各地的人製造了風險。

除此之外,雙方的不滿還擴大到了媒體方面。美國三月初驅逐了約60名中國國有媒體工作人員;而上星期,北京宣布,美國三大旗艦出版物的美國記者將不得不離開中國。

美國智庫威爾遜中心“基辛格美中關係研究所”主任戴博( Robert Daly)上星期四在一場有關新冠病毒將如何影響美中關係以及中國與亞太國家關係的的視頻研討會商上說,面臨全球危機,兩國應該聯手,但是卻無法合作。

他說:“我們太缺乏互信。我們明明面臨共同的問題,面臨迫在眉睫的問題,應該共同合作的時候, 我們也是無法合作。 ”

戴博說,兩國部分領導人的上述誰是誰非的辯論是“幼稚和愚蠢的”,將全球如何拯救人民生命的注意力轉移到了地緣政治上。

供應鏈、特別是醫療物資供應鏈可能會斷裂

美國智庫“米爾肯研究所”(Milken Institute)的分析師柯蒂斯·錢(Curtis Chin)認為,這種不信任是“傳染性的”,新冠病毒的爆發比美中貿易戰還要加速中美之間的“脫鉤”。

新冠肺炎爆發後,暴露了美國太過依賴中國供應鏈,特別是醫療物資的供應鏈問題。美國官員和議員已經在多個場合呼籲將醫療物資供應鏈轉移回美國。

美國聯邦參議員里克·斯科特( Rick Scott) 2月28日在美國智庫哈德遜研究所在被問道如何看待美中脫鉤的問題時說: “我認為將會有更多的脫鉤(出現)。我想,看著冠狀病毒,人們禁不住想:'我們是否對一個對手國家過於依賴?' 而且我認為……這會導致某些人重新考慮其供應鏈。”

2020年3月4日,中國新華網刊登了一篇《理直氣壯,世界應該感謝中國》的文章更令人擔憂會有這樣的局面。

文章說,“如果這個時候中國對美國進行報復,除了宣布對美國旅行禁令外,還宣布對醫療產品進行戰略管控,禁止出口美國,那麼美國將會陷入新冠病毒的汪洋大海之中。”

文章指出,美國的口罩和藥物大部分是中國生產,從中國進口,如果中國宣布藥品盡量滿足國內而禁止出口,美國將會陷入新冠肺炎疫情的地獄。

白宮貿易顧問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星期一(3月16日他正準備一項行政命令,要將醫療供應鏈從海外移回美國本土,以解決美國對外國醫療供應依賴的問題。

納瓦羅說,美國先進藥品成分約有70%來自國外,而這項行政命令的本質,是要將所有相關生產工作遷回美國本土。他強調:“這樣一來我們才不須擔心會對外依賴。”

3月19日,美國聯邦參議員約翰·科頓(Tom Cotton)和聯邦眾議員麥克·加拉格爾(Mike Gallagher)提出了一項法案,即《保護我們的藥品供應鏈免受中國(侵害)法》,旨在消除美國對中國藥品及其它必需品的依賴。

科頓在一份聲明中說:“中共因自己的失敗而引發大流行病,但卻反過來威脅要切斷美國獲得重要藥品的渠道。是時候將美國的救命藥品供應鏈從中國撤出了。我們要讓中共為造成這場全球性的緊急狀況付出代價。”

加拉格爾在自己的聲明中也表達了類似的看法。

近年來,有實例顯示,中國會利用自己在供應鏈上的優勢來獲取地緣政治上的力量。 2010年,因為中日在尖閣列島(中國所稱的釣魚島)問題上的爭議,中國單方面停止出口稀土到日本。 2012年,中國和菲律賓因斯卡伯勒淺灘,即中國所稱的黃岩島發生衝突,中國抵制菲律賓出口的香蕉。

越來越多的美國人呼籲與中國切割

美國企業研究所(AEI)常駐研究員馬克·蒂森(Marc A. Thiessen)3月19日在《華盛頓郵報》撰文說,美國應該在社會和經濟上與中國保持距離。他說,疫情為美國重新審視自己與中國的關係提供了機會。

他寫道:“中國政府的行為導致冠狀病毒大流行是美國重新評估其與北京的經濟聯繫並發展藥品和關鍵技術替代供應鏈的機會。中國對病毒的謊言使我們陷入衰退。現在該使我們的經濟和國家安全擺脫對欺騙政府的依賴。”

蒂森說,從蘋果手機(iPhone)、計算機到服裝和鞋類,美國幾乎依賴中國提供一切產品。但是,他說:“從中國購買便宜的T恤和運動鞋是一回事;但要依靠殘酷的中共極權政權來提供拯救生命的藥品以及在21世紀的經濟形勢下提供基本的通信基礎設施,則另當別論。”

蒂森的同事,美國企業研究所的政治經濟學家、中國問題專家史劍道(Derek Scissors)和亞洲研究主任卜大年(Dan Blumenthal)此前也發表共同聲明說,美國應該在對國家安全、繁榮和民主價值觀非常關鍵的領域與中國進行經濟切割。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中國時事評論者告訴美國之音,他相信經過這次疫情,很多美國人可能會改變對中國(中共)的看法。

他說: “過去我們所謂的鷹派一直講中共的邪惡和對美國的威脅,但是,大部分人是聽不下去的,雖然在某種程度上認可。但是他們覺得中共不是那麼壞, 經濟發展的不錯, 對世界也很有貢獻, 接受了中共的宣傳, 但是這次疫情徹底暴露了中國的陰暗面和邪惡面,讓更多的美國人看到中共體制對民主和自由體制的影響。”

新冠將影響全球的供應鏈

不僅是美中會進一步脫鉤,也有越來越多的觀察人士預測,這次疫情會讓很多國家看到供應鏈單一依賴中國的危險性,從而引發更多的供應鏈調整。

外交政策雜誌3月20號刊登題為“新冠疫情後,世界將會變成什麼樣”?的文章。文章共採訪了12位學者,不止一位學者提到了新冠疫情對供應鏈以及全球化的影響。

美國外交關係協會會長理查德·哈斯(Richard Haass)說: 鑑於供應鏈的脆弱性,預期世界將朝著選擇性的自給自足(以及由此產生的脫鉤)邁進更大的步伐;對大規模移民的更大反對;鑑於人們認為有必要投入資源用於國內重建以及應對危機造成的經濟後果,因此,各國可能會降低解決區域或全球問題(包括氣候變化)的意願或承諾。 ”

該協會拉丁美洲研究高級研究員香農·奧尼爾(Shannon K. O'Neil)說, 全球供應鏈已在經濟和政治方面遭受攻擊,但是,新冠大流行會迫使更多公司藥更多的了解供應來源。

他說:“更多的公司將要求更多地了解其供應來源,並將以效率為代價來折衷。各國政府也將進行干預,迫使他們所認定的戰略性行業製定國內的後備計劃和儲備。盈利能力將下降,但供應穩定性應提高。”

甚至還有學者提到新冠病毒肺炎是壓倒我們所了解的經濟全球化的最後一根稻草。

評論 (2)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