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國對華公共外交新突破:用中文和中國文化闡述民主和自由


美國代表團團長,時任特朗普總統特別助理兼國家安全委員會負責東亞事務的博明(Matthew Pottinger)(中),朝鮮對外經濟關係省負責人金英才(右)在北京參加“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開幕式(2017年5月14日)
美國對華公共外交新突破:用中文和中國文化闡述民主和自由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26 0:00


美國白宮高級官員星期一在中國五四運動101週年之際,用流利的中文,闡述中國“五四運動的”精神,並藉古諷今,引發外界的一片讚歎。分析人士認為,這是美國對華公共外交的一種突破。他們相信,用中國語言、用中國文化與中國老百姓直接對話,可能會更有效推進民主和自由的價值觀。

用中文與直接中國老百姓對話,博明是白宮歷史第一人

白宮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星期一在維吉尼亞大學米勒中心舉辦的有關美中關係的在線研討會上用中文發表主旨演講。他在演講中闡述了“五四”精神,並特別提到胡適和張彭春兩個“五四運動”的領軍人物。他說,前者領導了“五四”時期的“白話文運動”,繼而推動了“平民主義”,而後者則幫助制定了具有普世價值的《世界人權宣言》。
鑑於這是美國白宮歷史上第一次高級官員用中文演講,分析人士認為,博明的演講代表了美國對華公共外交的突破。

戴博(Robert Daly)是美國伍德羅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基辛格中美關係研究所主任。他說,博明的中文演講顯示了他對中國文化、歷史和語言的尊重。

戴博也用中文告訴美國之音:“為什麼這麼重要?因為最近中國老是覺得來自於美國的國務卿、來自白宮其他高級官員的話都有一點信口開河、甚至有些粗魯。那樣是不尊重中國,是攻擊中國。 我覺得博明這次講話顯示,他是非常懂得中國的歷史, 也是受了它的影響,非常尊重中國的文化,中國的傳統和中國的語言,而不是為了保護美國所謂的霸權主義,而攻擊中國,根本不是,這些非常重要。”

林培瑞解讀博明演說:看穿中共謊言、直叩中國民心

林培瑞 (Perry Link) 是加州大學河濱分校的特聘教授。他是美國著名的漢學家,也是博明的中文老師。林培瑞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博明直接跟老百姓對話,分開了中國老百姓和中共政府,這樣做很好。林培瑞認為,真正的美中關係是兩國老百姓的關係,而博明顯然抓住了這個重點。

林培瑞說:“他的演講能夠把重點放在老百姓, 一般人嚮往的地方。他腦子裡的中美關係絕對不是習近平和特朗普以及兩個大國間的關係。 我個人覺得中國老百姓和美國老百姓之間,在價值上沒有隔閡,都是關心家人、關心教育和關心健康。 都是人嘛。 我覺得他提的是這個層面的意思。”

博明在演講中特別提到“平民主義”,他還特別將“平民主義”與“民粹主義”區分開來。他認為正是這種“平民主義”推動了英國的脫歐以及特朗普總統的上台。他認為胡適在“五四時期”領導的白話文運動就是推動一種“平民主義”,讓語言不再只是被精英和權貴掌控,讓老百姓參與到國家的前途和選擇未來。

以古喻今,博明期待用中國文化喚醒中國民眾

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的戴博認為,博明在講話中著重提到胡適和張彭春等兩名“五四”領軍人物是要藉古喻今,要“用中國人自己的語言和自己的歷史文化來”來揭示出中國社會目前面臨的問題,批評中國的執政黨—中國共產黨。

戴博說:“他提醒了中國的觀眾,其實從鴉片戰爭開始,中國有很多知識分子一直在批評中國自己的傳統。什麼魯迅啦、胡適、康有為,還有梁啟超,很多人一直在疑問,中國自己犯了什麼錯,才到了這樣的地步。他們並不是到處責怪外國的所謂的侵略者和帝國主義者,他們有自我反省的能力。在今天的中國,那個傳統完全給擦掉,好像只有一個所謂的科學的共產黨才可以告訴人們正確的道理和看法是什麼。”

博明在演講中說,像李文亮醫生這樣的具有公民意識的中國人才是“五四”精神的繼承人。他說,最近幾個月以來,許許多多的中國人表現出了道德和行動上的勇氣。這些人都在追求一個世紀前“五四運動”的領軍人物胡適、張彭春以及後幾代人的共同理想。他列出了一小部分人的名單,包括許章潤、任志強、許志永、伊利哈木、方方以及數百萬為了追求法治而和平示威的香港市民。

博明又說,但是,現在“五四”的核心思想每次都會“被官方的審查抹掉”。今天主張“五四”精神的中國人,卻被政府指責為“不愛國”、“親美”和“有顛覆性”。

戴博甚至覺得,博明是希望用自己的講話來“解放”中國人民的思想,而這一定會招致共產黨的不滿。可能因為5月1日到5月5日 的公共假期,中國官方還沒有對博明的講話作出任何反應。

華語網民對博明的講話產生共鳴

博明的中文演講在各大傳統媒體和社交媒體上廣泛傳播。從YouTube的評論區的中文評論中可以看出,博明的演講深得人心。有人感嘆博明對中文和中國文化底蘊的了解,有人感慨自己中國歷史的缺乏。

有中國網民說:“博明非常清晰的把中共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民區分開來!很棒。”

有人為自己對中國歷史的缺乏了解感到羞愧。 “很慚愧,從一個美國人的口中第一次聽說張彭春。” “很有啟蒙意義的演講,重新認識了“五四”,感謝博明先生。”

有人感嘆博明對中文和中國文化的了解。 “說的太感動了!這個美國人比大陸大多中國人都更懂中國的54。”

有人感慨中國的歷史,“講得真好!一百年前的中國曾經離民主、自由、文明也是很接近的!特別是胡適先生的推廣!”

有人認為博明在中國的經歷才會讓他更了解中國。 “博明的經歷,注定了他必是解散中共的重要一份子。”

博明2001年-2005年任《華爾街日報》駐中國記者,報導過中國SARS疫情等重大事件,曾在採訪有關中國政府腐敗問題時遭當局打手毆打。據報導,他也是目前白宮對華強硬政策的推動者。在中國政府官員指責可能是美國軍方將病毒帶到武漢後,博明敦促特朗普總統和其他高級官員用“武漢病毒”和“中國病毒”來指稱新冠病毒。博明還促成特朗普總統決定對中國斷航。

博明講話改變不了美中關係的未來走向

儘管受到了博明的講話收到了好的結果,但是分析人士認為,他的演講並不能改變美中關係每況愈下的走向。

美國知名記者,前《華盛頓郵報》駐北京分社社長潘文(John Pomfret)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中美關係面臨很多很多困難,可以說是面臨危機。 博明先生的講話也解決不了什麼危機。”

不過,潘文說,博明的講話至少讓中國人意識到美國和美國官員關注中國的人權問題。

博明在自己的講話中兩次引用了潘文的說法,比如,潘文認為正是中華民國外交官張彭春“把西方的個人主義和中國的集體主義結合起來”, “促成了一份所有國家適用的普世宣言”。

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的戴博認為,美中關係目前還沒有到最低谷。他認為,兩國關係惡化的根源在於意識形態和價值理念的不同。

他說:“美國和別的民主和發達和現代性的國家都不能接受,也不能容忍一個對中國共產黨的非自由的舉措更歡迎的世界。我們並不願意在這樣的世界裡生活。”

戴博說,美中正在全球進行經濟、價值理念等全方位的長期競爭。中美關係好轉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兩國唯一能做的是看能否有智慧避免最壞的後果。

(美國之音記者樊冬寧對此文也有貢獻)

點擊閱讀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發表的博明中文講話全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