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日本灑錢吸引台積電設廠 南韓欲向WTO提告恐難奏效


台積電董事長劉德音在6月9日股東常會後接受媒體提問。 (美國之音李玟儀拍攝)
日本灑錢吸引台積電設廠 南韓欲向WTO提告恐難奏效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2:09 0:00


台積電於10月14日正式宣布將赴日本投資設廠,日本政府承諾高額補助。專家認為日本欲藉此提升經濟安全,南韓可能提告但並無效用。

日本高額補助 索尼與豐田參與

晶圓代工龍頭台積電(TSMC)10月14日正式宣布將赴日本九州島投資設廠,日本索尼集團、豐田汽車參與共同興建,預計2022年動工、2024年完工啟用。

據多家日媒報導,日本政府擬最高補助約5千億日圓。可能在10月底眾議員大選後編入2021年度的追加預算中。

資訊工程與電機專家、台北商業大學校長(照片提供: 張瑞雄)
資訊工程與電機專家、台北商業大學校長(照片提供: 張瑞雄)

資訊工程與電機專家、台北商業大學校長張瑞雄博士向美國之音說明,日本的最大產業是汽車,現在的汽車製造動輒使用數千顆芯片,加上電動車的流行,車用芯片重要性日益升高。此外例如物聯網,車聯網,萬物聯網等都需要大量的芯片,日本政府希望保障這些芯片的供給,台積電在日本的設廠正好滿足日本政府的需求。所以台積電獲得日本政府對此計劃的強力承諾與實質補助,也讓台積電擴充產能和供應鏈的全球生產藍圖佈局更加完整。

他說:“台積電是一家公開上市的公司,其任何營業決策,在商言商,一定大部分是基於公司的最大利益,所以台積電的全球據點擴展決策一定是根據於客戶的需求、商業機會、營運效率和成本考慮等因素。”

東京大學公共政策研究所教授鈴木一人(Kazuto Suzuki)在接受美國之音的採訪時表示,除了日本政府承諾提供數千億日圓的補貼之外,還有其他吸引台積電決定進軍日本的原因。

他說:“索尼集團與豐田汽車集團旗下最主要的零件製造商Denso出資共同興建工廠也是很重要的原因,這樣對台積電來說是更大幅降低成本。再者,台積電是如同服務業一樣因應客戶需求量身訂做產品的企業,索尼雖然不是台積電的第一大客戶,但是藉由索尼的廣大顧客群,台積電可以建立起與客戶密切溝通的模式,打造出客戶滿意度更高的產品。”

他更指出,其中還有政治因素,由於現在中國與台灣的緊張情勢直線上升,必須考慮萬一進入戰爭狀態,台積電將生產基地保留在國外可以分散風險。

保障日本經濟安全 改變產業結構

日本新任首相岸田文雄於10月14日晚間的記者會時提到,其實日本政府從2019年起便與台積電展開協商。他說:“台積電在日本興建半導體工廠,可以提高日本半導體產業的自律性,對

張瑞雄說:“日本政府出於經濟和國家安全原因,大力提倡半導體芯片回到國內生產,更由於疫情流行,日本汽車產業面臨前所未有的芯片短缺問題。此外,台灣與中國日益緊張的關係也加劇了地緣政治對供應鏈的壓力。這都使 2021年初美日等國將科技產業最為依賴的台灣芯片業列為全球供應鏈重要潛在風險。目前全球正在重建供應鏈以脫離對中國的依賴,其中最受注目的就是需要芯片支持的物聯網(IoT)與無線通信技術。從風險管理的角度來看,美日歐等西方先進國家陣營,未來與中國為主的陣營勢必會兩極化,很多產業標準恐將朝著雙方沒有互換性的方向發展。”

東京大學公共政策研究所教授鈴木一人(鈴木一人提供 )
東京大學公共政策研究所教授鈴木一人(鈴木一人提供 )

鈴木一人指出,自1980年代以來,日本的半導體業就已經喪失了競爭力,無論政府啟動多少次,都以失敗告終,因此政府積極吸引台積電設廠,最終目標是振興日本半導體產業。

他說:“日本的產業結構是縱向一體化,半導體業也是由各個企業依據自己的產品獨自生產自家適用的半導體,工廠設置與機械購買都是由各個企業自行負責,所以可承擔的成本不大,因此製造成本高、效率也不好。這個型態與世界半導體生產的橫向分工方式非常不合,現在國際趨勢已經是生產許多不同商品都適用的半導體了。所以日本希望透過台積電來日設廠,擴大日本半導體業的基地,使日本能夠建立類似於台積電的工廠,逐漸適應橫向分工機制的半導體生產方式,最終降低製造成本並提升製造效率。”

經濟協力:日台同盟尚早 日中聯繫必陷困境

台積電宣佈在九州島設廠一事,在日本引起很大的迴響,日媒報導,這可能是日本和台灣建立“日台經濟同盟”的開端。

張瑞雄認為此時期待日台經濟同盟是言之過早。他說:“這只是在商言商和日本基於本身國家的產業需要,所以不需要過度解讀,認為這可能成為日本和台灣建立‘台日經濟同盟’的起點,因為台日經濟貿易還有很多待解決的問題,例如福島核災區生產的食品進口、經濟海域重迭的問題等。再者,日本也不可能太得罪中共,所以大家不用期望太高。”

鈴木一人認為,台積電在日設廠,將讓台積電擁有“日台經貿友好大使”的角色,日本已經感受到台灣釋出的善意,對原本就親近的台日關係之增溫有更大的幫助,相反日中的經濟連接急轉直下,兩者雖無直接關係卻是有趣的對比。

他說:“中國依賴日本的半導體材料和半導體製造設備,但自從自特朗普政府以來(對)中國的半導體出口就受到限制,包括日本不再與華為合作,日中半導體貿易早就陷入了困境。台積電決定進軍日本是在這之後的事情,而且只是一家企業,所以無論台積電是否進軍日本,日中之間的半導體業聯繫都是個大問題,而且目前無解。”

南韓出口恐受損 提告WTO難成立

《韓聯社》指出,如果台積電接受日本政府援助在日本設廠生產半導體,並以較低的價格供應日本國內市場,恐怕會使同樣做為半導體供應鏈的南韓對日出口減少而遭受損失,南韓可能因此向世界貿易組織(WTO)提出申訴。

鈴木一人表示,雖然WTO的主旨是維持自由貿易,但也要配合目前的世界局勢。

他說:“以日益重要的經濟安全保障層面來看,某些戰略性行業、研發和安全相關投資可能被允許作為WTO 自由貿易原則的例外狀況。而且WTO本身功能失調,即使向WTO提出申請,也不能審查,更不能作出判決。因此,美國和歐盟都在投資加強供應鏈,這在某種程度上與WTO的自由貿易原則不符,但現在許多國家正在這樣做,所以目前日本不必特別擔心南韓提出申訴。”

張瑞雄說:“可能只有南韓會向WTO提告,不過這種提告很難成立,因為難以提供客觀數據證明自身產業因台積電在日本建廠而造成損失。此外,南韓對自己國內半導體的補助少嗎?而且基於美日同盟,台積電也在美國設廠,美國也不會支持南韓的提告。其實擬向WTO提出申訴的國家,往往會因難以證明其在該產業上面臨的損失與被告國家在該產業補助金額之間的因果關係,造成訴訟最終難以進行。例如美國與歐盟雖然將就中國以巨額補助支持半導體產業的舉動視為重大問題,不過最終仍因舉證困難,未向WTO提出申訴。”

全球芯片荒 台積電適應性將長期勝出

台北商業大學校長張瑞雄博士指出,全球皆面臨芯片荒,台積電因此成為各國積極爭取的目標,同時各國也在分別擴大投資設廠。

他說:“對全球半導體的趨勢影響,各個國家都希望掌握芯片的供應命脈,所以盡量在自己國家建廠生產。台積電在海外大幅擴產之際,其競爭對手也大量投資以擴大產能。例如英特爾斥資200億美元在美國亞利桑那州建設芯片設施,以期贏得蘋果和高通等訂單。英特爾將在10年內投資歐洲高達800億美元,提高歐洲芯片產能。台積電主要競爭對手南韓三星也計劃斥資數十億美元擴大美國德州生產基地,以響應華盛頓的呼籲,將更多重要半導體生產帶入美國。三星為自己和高通、Google等其他公司生產芯片,並努力準備超越台積電,以爭取更多客戶青睞。”

東京大學公共政策研究所教授鈴木一人表示,台積電在日本設廠對芯片短缺並不會產生立即的影響,因為要到2024年才量產,英特爾在美國亞利桑納州設廠也一樣。

他說:“從全球的格局來看,台積電進軍日本意味著台積電的產能會增加,所以我認為在目前半導體短缺的情況下對於增加半導體的供應能力是有很大的幫助的。不過,由於工廠在2024年才會開始全面運營,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我們不知道屆時半導體的供需平衡的狀況如何。對於南韓來說,作為對手的台積電似乎因進軍日本搶走許多的日本客戶,但其實日本原本就對三星半導體的依賴程度不高。三星的半導體是針對三星自家商品的設計與製造,日本的索尼、三菱、日立等產品依賴適用性高的台積電半導體的程度遠高於三星,所以我認為影響很有限。”

鈴木一人還認為,只為自家產品製造的半導體勢必逐漸被市場淘汰,適用性高的台積電產品長期來說會獲得優勢,這已經是全球性的趨勢,也是日本極力爭取台積電設廠的主要因素。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