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奧運盛典淪為在線比賽?東京市民為何對賽事提不起勁?


一名日本工人在東京奧運會舉行賽跑的跑道上畫奧運五環表示。 (2021年7月20日)
奧運盛典淪為在線比賽?東京市民為何對賽事提不起勁?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3:49 0:00


東京奧運會將於7月23日拉開帷幕。由於疫情嚴峻,國際奧委會與日本政府日前宣布本屆奧運將首次以無觀眾形式舉行。之前,東京在7月12日發布第四次緊急事態宣言,期間涵蓋整個奧運賽程。東京市民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對日本經濟無法復甦、居民群聚漸增、確診率持續升高等種種問題表達了無奈的心情。

宣布緊急事態後照辦奧運

東京都7月21日新增1832例新冠病毒確診病例,近一周已連續7天單日新增破千例。但是,東京奧運還是依原定計劃將在7月23日以無觀眾形式舉行。

東京都議會都民第一會黨議員中山寬進 (照片提供: 中山寬進 )
東京都議會都民第一會黨議員中山寬進 (照片提供: 中山寬進 )

東京都議會民第一會黨議員中山寬進(Hiroyuki Nakayama)在接受美國之音的採訪時說:“目前疫苗的施打率大幅提升,預約率也很高了,接下來疫情預計會逐漸好轉。雖然之前確實是有許多民眾反對舉辦,但是既然政府決定要辦了,反對也沒什麼用,所以國民大都已經接受現實了。我認為,隨著疫情逐漸得到控制,反對的聲浪就會消失。”

具有醫療專業背景的東京都議會日本共產黨議員藤田綾子(Ryoko Fujita)並不接受這個推論,

她告訴美國之音:“最近,有專家作出試算,按照目前的狀況發展,即使不舉辦奧運,到了8月東京的確診率每天會超過2000人。這次已經是第四次緊急事態宣言,東京居民根本就麻木了。日本的梅雨季一過,民眾就會想出來走動,所以現在街上已經很熱鬧了。加上有許多餐廳違規營業到晚上讓民眾喝酒聊天,居民也會相約在家裡群聚,就形成一個擴大感染的環境。”

日本政府防疫對策分科委員會會長尾身茂(Shigeru Omi)7月20日在電視節目上表示,到8月第一周時,東京都單日新增確診病例有可能達到每天約3000例的新高峰,極有可能造成醫療資源緊繃。

不滿卻不強烈表達的民眾

根據全球市場研究調查公司益普索(Ipsos)7月13日公佈的民調顯示,日本有78%受訪者認為不該在疫情下辦奧運。

東京都議會都民第一會黨議員中山寬進說:“因為沒有觀眾,所以也沒有主辦國的氣氛,都內也不熱鬧,總體上是不太滿足的感覺。雖然因為沒有觀光客,無法帶來振興經濟的效果,但是大家都不再繼續議論是否該舉辦,而是把重心放在希望奧運能平安順利的落幕上面。”

東京都議會日本共產黨議員藤田綾子表示,現在的日本人本來就對政治冷淡。儘管社會上對奧運照常舉辦有許多不安與不滿,很多人卻沒有充分錶達意見的勇氣。

在東京經營個人設計工作室的洋二向美國之音說明,日本民眾一般確實很少論及政治上的決策。政府一旦做了決定,個人就不太敢表示意見。這也是為什麼從民意調查與媒體報導中可以看到,反對舉辦奧運的民眾比例很高,卻很少聽到有人說明反對的原因。因為日本人的個性是比較注重群體一致的意見,不太習慣表達個人觀點,甚至提出反對意見。它更不願意成為奧運史上非因世界大戰的緣故而主動提出取消舉辦奧運的國家。

未見“安全、安心”的對策

日本東京奧運組織委員會事務總長武藤敏郎在2020年12月表示:我們將繼續與相關單位密切合作,在獲得日本公眾支持的情況下舉辦一屆安全、安心的奧運。 ”

7月16日日本首相菅義偉出席亞太經合組織APEC會議時也表示出採取萬全防疫對策、確保東京奧運“安全、安心”的決心。

東京都議會日本共產黨議員藤田綾子(照片提供: 藤田綾子)
東京都議會日本共產黨議員藤田綾子(照片提供: 藤田綾子)

東京都議會日本共產黨議員藤田綾子說:“東京對於疫情控制的管理做得很差,最大的問題出在PRC核酸篩檢很不普遍。東京有大約1400萬人,每天能作PRC篩檢的居民不到1萬人,而且是有染疫症狀者才能免費作篩檢,其餘的要自費,根本就不能應對現在這麼高的確診率的民眾需求。而政府堅持舉辦奧運,不斷地在各種平台宣傳'安全、安心的奧運'這種口號,卻無視於群聚的行為會因此暴增,沒有任何實際的對應措施與作為。防疫管理作不好還要舉辦奧運,卻沒有人負責,實在令人匪夷所思。”

東京都的主婦小山貴子對美國之音表示,她不確定防疫的管理是否可靠。拿學校來說,小孩在學校雖然戴著口罩,也會進行消毒,可是遊玩時間脫下口罩聊天缺乏監督,而且政府一再宣布緊急事態宣言,有時學校會關閉,或是讓部分同學在家裡觀察,造成學生與家長的困擾,不知這種情況會持續多久。

東京的上班族佐藤譽志說:“由於這已經是第四次宣布緊急事態宣言,市民早就麻木了,其實並不太遵守規定。每天都可以在外面看到很多人出來逛街,尤其是餐廳也開始違規,經營到晚上8點之後的大有人在,而且違規供應酒精飲料,生意還非常好。可以預測奧運開賽之後,在外面活動和去餐廳聚餐的人會再增加。”

他表示,雖然政府有向餐廳等行業提供紓困金,但從申請到實際領取間隔的時間很長,許多店家為了維持開支而不得不違規營業,從而造成群聚的危險。

無觀光客使經濟無法振興

在東京經營點心店舖的村上成一表示,本來以為將迎接一場難得的奧運,能帶給衰退已久的生意一劑強心針,沒想到遇上了的奧運延期。辛苦地撐了一年後,疫情不但沒有好轉還更加惡化,政府照辦奧運卻沒有觀光客,不知道接下來是否該選擇歇業了。

他表示這個店舖是自己所有,因為店面小支出有限,營業還能再堅持一陣子。許多支出較多餐飲業同行,或是禮品店、旅館等就面臨更嚴重的危機。他指出,很多老店已經因為業績長期不振而正式停業,之前特別為了舉辦奧運而興建的飯店等商業設施也面臨倒閉。他說:“接下來即使疫苗接種普及,距離經濟復甦恐怕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在東京經營補習班的小島孝之說:“疫情爆發以來,各行各業已經長達一年半呈現大幅衰退的狀況了,很多店面甚至因此倒閉。我的補習班也變成在線教學,經營上十分困難。我們已經不能再忍耐了,希望這是最後一次的緊急事態宣言,政府必須要落實疫苗接種的普及率,把疫情控制下來,不然大家的生活都到了臨界點了。”

他說這次奧運採無觀眾的方式舉行,讓學生們缺乏興趣,幾乎沒有聽過學生提及任何有關奧運賽事的話題。

要不停辦 要不就好好辦

住在東京國立競技場附近的古川鬱繪表示,無觀眾又有許多限制的奧運,其實在哪里辦沒有差別。

她說:“我住在國立競技場附近,但是完全無法靠近。而且因為管制的關係,附近也完全看不到選手或媒體,根本感覺不到主辦國的氣氛。完全就是在線比賽的感覺,跟在外國一樣,而且還看不到觀眾,一點比賽的氣氛也沒有,大家根本就興奮不起來。”

東京的上班族佐藤譽志說:“其實如果情況不利於舉辦,就直接取消比較好。畢竟來自世界各地的選手群聚在選手村,落實管理也有相當程度的困難。如果真的要舉辦,就要好好地舉辦,不該像現在舉辦這種不上不下很尷尬的奧運,對於選手、主辦國的參與、經濟都沒有好處。要舉辦就要有觀眾,也要有觀光客,要有明確的管理方法。這不僅是為了振興經濟,也是為了練習很多年的選手的鼓勵與尊重。”

無主場優勢 更對不起外國選手

東京都的主婦小山貴子表示,政府應該要改善對於選手村有人確診的對應方式,不應該只停留在負面消息的報導,還要充分管理篩檢後呈現陰性的選手與媒體相關者遵從規定行事,直到賽事結束,這是主辦國應該做的。

對於無觀眾造成主辦國無主場優勢的情形,她說:“與其說無主場優勢,其實日本人更在意遠道而來的外國選手沒有觀眾加油,覺得身為東道主有所虧欠。我不希望日本被國際說是舉辦奧運很失敗的國家,但是因為種種限制外國選手無法充分練習,也無法感受到觀眾的熱情,對於練習多年遠道而來比賽的選手們,真是不好意思。”

在東京經營補習班的小島孝之認為,既然決定要舉辦,就應該要有觀眾,只要場內管理徹底執行就沒有問題。

他說:“這些選手已經練習了四年, 希望在大家面前展現自己的成果,受到當面的肯定。對於選手而言,沒有觀眾是很遺憾的,比賽的心情會大受影響,也失去賽事的意義了,選手一定會抱怨的。美國的大聯盟和歐洲的足球賽事可以容許觀眾,日本對於足球等幾項比賽特別關注,其實東奧應該要開放一些熱門項目,至少讓日本人為所有的選手加油。”

無觀眾的奧運釋放的信息

東京都的主婦小山貴子表示,為了讓期待奧運舉辦的孩子們不要太失望,也為了讓他們在一再因發布緊急事態宣言而造成的生活困擾中有一些紓解,人們只能在線觀賽,只是意義不大。

她說:“學校的活動、旅行被取消了,奧運還是照常舉辦,這樣我該如何向孩子解釋呢? 奧運聖火傳遞被取消了,又變成無觀眾的比賽,這樣的奧運有什麼意義呢?它帶給未來的是什麼樣的信息呢?我也無法向孩子們解釋。”

住在東京國立競技場附近的古川鬱繪表示,她本來並不反對舉辦奧運,但是這次奧運陸續發生組委會主席因失言而請辭、會計部長臥軌死亡、作曲家因被揭露過去負面作為而請辭等負面事情,再加上疫情惡化,實在讓她懷疑堅持舉辦的意義。

洋二說:“如果把眼光放長遠一些,再過10年到20年,疫情已經結束了,大家對於當時的不滿感受也逐漸忘記了。那麼政府可以改寫歷史印象,把'疫情惡化還不顧反對堅持舉辦奧運的日本'改變為'疫情下順利舉辦奧運的日本神話'。其實第一次的東京奧運是在戰後舉辦的,如果非常仔細地翻查資料,就會發現當時許多人因為戰後國家貧窮的緣故竭力反對舉辦奧運,但現在已經被塑造成'好在當時有舉辦奧運'的印象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