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公民記者張展獄中絕食抗爭 無國界記者籲民主國家施壓中國釋放


中國上海公民記者張展 (照片來源:無國界記者網站)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2:00 0:00

因進入中國武漢以第一手報導新冠病毒疫情而遭以“尋釁滋事”罪名起訴的上海女律師張展已在獄中絕食抗爭超過一個月以上。據知情人士表示,張展週一(9月28日)在會見律師時,雖然講起話來氣若游絲,但仍在獄中展現不妥協、不認罪的剛強態度。外界​除了擔憂這位人稱“女漢子”的身體狀況外,也譴責中共當局對她的持續迫害。

總部設在巴黎的無國界記者組織(Reporters sans frontière, RSF)呼籲各界關注張展的狀況,也期待民主國家從新冠疫情中學到教訓後,能更堅定地捍衛言論和新聞自由,並加大對中國政府的施壓,促使其早日釋放包括張展在內因言獲罪的中國人士。

無國界記者組織東亞辦事處執行長艾瑋昂(Cédric Alviani)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事實不容扭曲:如果中國當局早一點在新冠疫情初期就讓新聞記者好好報導,(反應真實的疫情),病毒或許就不會大肆擴散,甚至傳到境外,造成全球的大流行。”

艾瑋昂說,中國今日熱烈慶祝建國71年,但攤開中國的人權侵害紀錄,規模一再擴大,且持續緊縮對人民的言論審查和監控迫害,怎麼還慶祝得起來呢?尤其是中國的新聞自由程度一再倒退,在全球180國家的排名中,今年仍是倒數第四名。

根據無國界記者組織的統計,包括張展在內,中國至今至少拘禁了118位新聞工作者、出版商或政治評論員。

張展因絕食消瘦

據張展的一位律師友人透露,張展在看守所拘留的後期,一再表明自己沒有犯罪,且要求公安釋放未果後,即開始絕食抗爭至今。或許因為她絕食,處理起來較為棘手,因此檢察院經手近一個月後,於9月16日就把她的案子移送給法院審理了。他說:“速度算快的,可能想讓法院去操心這事。”

這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律師友人向美國之音表示,張展週一會見律師和她的母親時,人看起來消瘦許多,且據張展表示,因為自己堅決絕食,所以,監所要同室的兩三位獄友對她強迫餵了一些粥類等流質食物。面對說話有氣無力的張展,張展母親非常擔心張展性命,一再規勸女兒,放棄絕食,以免對健康造成長遠的負面影響。

該律師友人說,就法論法,張展根本不構成犯罪,她是因為好發議論、揭露武漢處置疫情期間的矛盾、且批評政府,才會“惹惱了當權者”,並成為當權者眼中之社會不穩定的分子。他說,中國人的言論自由建立在不批評政府的前提下,只要批評了政府,她說的話即便是事實,也會被當成“造謠和擾亂社會秩序”,一如李文亮的例子,非常荒謬。

他說,中國政府處理李文亮的荒謬模式一直沒變:“你說的話對不對無關緊要,關鍵是,上面沒讓你說,你就不應該說,上面叫你說啥就說啥,沒叫你說,你就是尋釁滋事了。”

反應武漢人真實聲音

張展的報導反應了武漢人的真實聲音,她自2月以來、到5月13日的最後一則Youtube報導,揭露了武漢威權防疫是如何剝奪了人民的基本權利,且造成人心的恐懼、醫護人員的防疫防線、城市經濟复甦疲軟的狀況,以及武漢人所受到的歧視等。

據張展的律師友人研判,尋釁滋事罪名一般量刑5年以下,初犯如張展者,可能獲輕判1年左右,但政治犯或敏感案件當事人,也可能被判上兩三年的刑期。另外,因怕今年秋冬季節第二波新冠疫情再起,張展案最快可能於本月就會開庭審理。否則,若遇上疫情,就怕會被延宕很久了。

該律師友人也說,張展和其他三名入武漢報導的公民記者方斌、李澤華、陳秋實是中國社會很少見的敢言之人。如果沒有他們,就少有人敢站出來,指出中國社會的問題,他呼籲中國當局不要再迫害這些優秀的社會中堅分子。

張展的另一名友人李大偉則說,中國有四大報導武漢疫情的公民記者,張展是唯一的女性,而且不畏自我的犧牲和付出,充分展現出一名有擔當的公民責任。

李大偉說,張展在武漢時,面對隔離政策之不妥或不人道處,她非常敢於挑戰當權,甚至曾有直接推倒柵欄,硬闖出小區的例子,她所展現出的強勢的一面,有時也讓小區值班的保全只能就範。

張展無懼威權打壓

李大偉說,作為虔誠的基督徒,張展認為她擔負上帝的使命,她報導的初衷不過就是要讓各界了解武漢在疫情期間的真實狀況,將自己所見所聞,佐以自己的一點評論,全部具名上傳到Youtube,這些來自現場的畫面一度是武漢封城後,外界了解武漢真實景況管道之一。

李大偉向美國之音表示:“言論自由是公民最基本的權利之一,公民發表自己言論是沒有罪的,而且張展說的,都是她所經歷的、她所看到的,都是事實,怎麼能給張展定罪呢!”

李大偉說,張展去年也因言論被打壓關押過65天,在她絕食多日後,幸運獲釋。

他說,張展看似柔弱,說話也輕聲細語,但她是個“性格很剛強、掘強、覺得自己憑良心做事、完全不妥協的人。”在武漢期間,她也曾遭身分不明的人跟踪包夾,但張展不僅無所畏懼,還訓斥跟踪的人,直到他們離開,甚至也曾因故叫陣街上穿制服的警察。

張展尤其對被抓捕一事,更是無所懼。張展在5月中被逮捕的前兩週,警方就已經透過抓捕轉傳她報導的上海友人,來向張展示警,要張展停止報導。友人也勸她先離開武漢,避避風頭,但張展不為所動。

張展5月13日最後一則的Youtube報導透露了她的堅持,當時她在漢口火車站採訪後說:“我看到他們的袋子都是用蛇皮包紮起來的,所以,我想可能他們在這邊找工作很不容易,就又回家去了…其實我今天特別糾結,不知道該說什麼,但是,這些人、這些事總可以推動我,從一個很絕望的恐懼中,往前再進一步,或者說是,去關注他們,為他們再說一點話。”

李大偉說,入獄後的張展還是一樣不妥協,甚至完全不配合,竟連警方要問訊,“她理都不理,留在監舍裡都不出來,讓警方也沒台階下。”

李大偉擔心,張展若持續僵持或絕食下去,可能有兩極的後果,一是法院可能走個過場,盡快開完庭,也輕判,讓張展能盡快獲釋,免得再次引發外界因武漢疫情咎責中國政府的熱議。

目前網上已有多個呼籲釋放張展的簽名連署活動,其中一項活動已有超過500人簽名連署。

也有不少的網民湧入張展的Youtube頻道,留言表達對她的支持。有人留言說:“你是很勇敢的一位女性!冒著被抓的風險先給我們網友報新聞,感謝有你!現在很多國內新聞媒體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也有人留言稱:“尋釁滋事是一個口袋,看不順眼就往裡裝”或者“邪惡的中國政府,永遠害怕人們知道真相。”

總部設於美國紐約的保護記者委員會(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也曾發文諷刺中國政府“既然對自己新冠疫情的防疫工作非常引以為傲,怎麼會怕死了像是張展這般獨立記者對當地真實情況的自由報導。”該委員會也呼籲中國立即無條件釋放張展。

不過,李大偉擔心,張展在獄中完全不妥協,可能更惹惱當局,反而重判她,“讓你長時間在監獄裡待著、讓你沒辦法說話…因為這個政府是不講理的政府,是不會承認自己錯誤的。只能是將錯就錯、一錯再錯。”

李大偉說,當年的他就是因為絕不妥協,才會在2001年遭以“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處11年的重刑,刑滿出獄後,他提出證明自己遭構陷,但當局只願意私下跟他和解,至今都不願認錯。

無國界記者組織呼籲施壓中國

無國界記者組織的艾瑋昂也高度關注張展絕食的狀況,他認為,除非迫不得已,不希望看到受迫害的中國人士走上絕食抗爭一途。他說,“這是非常危險的”,因為中國惡名昭彰,對政治犯的照顧一向匱乏,監所提供的食物不僅嚴重營養不足,甚至剝奪他們的醫療權,“還可能故意讓被監禁的人慢慢死去”,例如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病逝前,或者已經病重如公民記者黃琦者,至今仍不准他保外就醫,這些人,包括張展,所受到的不人道的迫害,中國都要一一負起責任。

艾瑋昂呼籲國際社會關注張展、以及被捕的118位中國新聞工作者,包括瑞典籍的出版商桂敏海。其中有幾位是此次新冠疫情中冒死帶給外界第一手中國疫情的公民記者,他們的勇氣令人敬佩。這次的疫情之所以擴大跟中國政府一開始的隱匿關聯很大,正凸顯出言論和新聞自由的重要性。

他說,中國獨立報導的公民記者對中國基層的現況最了解,所以,他們是中國未來的希望,但現在的情勢對他們很不利。他們面臨通訊困難、被高度監視、言論緊縮、以及中共當局的任意拘捕,讓中國的公民社會現在很難發聲。

艾瑋昂說,中國不僅沒有從疫情中學到教訓,開始鬆綁言論和新聞自由,反而還利用各種科技工具,來達到其更嚴格的言論審查、監視、壓制的效果,且對內對外進行不實的宣傳,尤其透過大外宣,要企圖取代民主社會的媒體監督機制。他呼籲,民主國家應該團結捍衛新聞自由的核心價值,不能再放任中國繼續侵害人權和新聞言論自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