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抗擊疫情-“未雨綢繆”勝過“亡羊補牢”


美國輝瑞同合作夥伴德國生物新科技公司研製的Covid-19疫苗。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5:24 0:00

Covid-19疫苗的研製成功,為人類戰勝新冠病毒大流行開啟了希望。但是,回顧過去一年來新冠病毒的大流行,人們不禁反思,在科技如此發達的今天,為什麼各國政府和科學家未能阻止新冠病毒在全球的擴散?如何吃一塹長一智,為未來可能發生的病毒大流行做好準備?

2020年11月27日,美聯航一架包機滿載美國輝瑞同合作夥伴德國生物新科技公司研製的Covid-19疫苗從比利時的布魯塞爾飛抵美國的芝加哥奧黑爾國際機場。

Covid-19疫苗帶來希望

本月早些時候(11月9日),輝瑞宣布,他們研製的新冠病毒疫苗有效率高達95%,並向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申請緊急使用授權。

一個多星期後,全球的新冠病毒疫苗研製再傳佳音。美國莫德納公司11月16日宣布,他們研發的新冠疫苗的有效率高達94.5%。莫德納11月30日也已經向美國和歐洲申請緊急使用授權。

在獲得緊急使用授權之前,醫藥公司、航空公司和疫苗供應鏈的其他環節已做好萬全準備,一旦獲得美歐政府放行的“綠燈”,將迅速投入在各地分發疫苗的工作。

11月24日,牛津大學和製藥公司阿斯利康也宣布,他們聯合研製的新冠疫苗試驗結果“非常振奮人心”,有效率可以達到90%。

除此之外,中國、俄羅斯等國家新冠病毒疫苗的研製工作也取得了積極的進展和效果。

疫苗的研製成功,給世界各國全力控制籠罩全球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努力帶來希望。然而,在人們看到走出疫情大流行陰霾的曙光之前,全球已經在這突如其來的新冠病毒大流行中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根據美國權威的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最新統計數字,截止到12月3日,全球累計新冠病毒確診病例超過6,472萬,死亡人數超過149萬,經濟損失數以萬億計美元。

反思疫情的擴散和大流行

回溯大約一年前爆發的新冠病毒疫情,與1918年流感大流行相比,為什麼在科技、醫藥等方面如此進步和發達的當今世界,各國政府和科學家未能及時阻止新冠病毒擴散到全球,從而爆發了百年不遇的大流行,讓全球蒙受百年以來空前巨大的生命和經濟損失呢?

美國過敏與傳染病研究所研究員盛宗梅博士在接受美國之音記者的採訪時說,拋開政治原因不談,僅從科學上而言,當一種新型病毒出現時,科學家一開始對病毒的了解非常有限,因此要發現並且應對病毒是很難的。

她說:“因為在流行病學上,就不單單是這個新冠病毒,就像我做的1918病毒的研究,在1萬2千年前,就有各式各樣的病毒會突然地出現,因為科學家對病毒一點也沒有經驗,不知道病毒出現後會發生什麼情況,因此我覺得,一開始要阻斷病毒的擴散非常難。”

盛宗梅研究員說,人類社會的進步、發展和全球化,加速並且加劇了病毒擴散的程度和範圍,致使各國政府無法及時採取應對措施,最終導致新冠病毒在全球大流行。

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全球健康高級研究員黃嚴忠博士對美國之音說,與導致4千多萬人死亡的1918年流感大流行相比,這次新冠病毒大流行的死亡率要低很多,這多虧了過去數十年來的科技進步,尤其是抗生素等藥物的研製,降低了肺部感染和並發症的發生。

據黃嚴忠介紹,在2003年的沙士(非典)之後,很多國家開始建立核心的監測和反應能力,並且加大對公共衛生設施的投入。在2014年爆發埃博拉疫情後,世衛組織專門成立了專項基金,應對可能出現的全球範圍的疾病流行。

黃嚴忠研究員表示,儘管全球各國和世衛組織做了很多應對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的工作,但是在全球化和供應鏈相互依賴的情況下,這次新冠病毒,因其以“噴氣式速度”的快速傳播,而不是100多年前西班牙流感大流行時的馬車或輪船速度,以及其極高的傳染性,尤其是患高血壓、糖尿病、心臟病等基礎疾病患者的高死亡率,因此其傳播速度和範圍超出了各國及時、有效應對的能力。黃嚴忠研究員說,各國政府的應對能力也是未能及時阻止新冠病毒擴散的原因。

黃嚴忠說:“如果遇到一種病毒,特別是一種未知的病毒,這個時候就非常考驗政府的反應能力。我們以前認為,發達國家的反應能力很強,即使從這些國家全球健康安全應對能力指數來看,在疫情爆發之前,發達國家的指數都是在前面的,但恰恰是這些應對能力很強的發達國家,他們在這次疫情面前都打了敗仗,沒有很好地有效地應對疫情。”

黃嚴忠說,一個國家領導人的能力如何,是否重視並領導國家全力應對病毒,也關係到能否成功阻止病毒的傳播。

美國芝加哥大學政治學教授楊大利對美國之音表示,這次全球對新冠病毒的應對,建立在過去一個多世紀以來科技成果基礎上,其中包括美國等國家目前已經研製的疫苗。但是他指出,這次全球未能把新冠疫情扼殺在搖籃之中,是一個世界科學家需要全面、認真審視的問題。

他說:“實際上,Covid-19這種病毒很狡猾,傳染性非常強,而且在1月中旬病毒發生變異後,傳染性更強,這就非常難以阻斷其傳播。另一方面,新冠病毒發作時,恰好在冬季流感季節,Covid-19的很多症狀跟流感很相似,因此,讓衛生體系能夠在新發病毒出現時及時發現,並且控制住,是非常困難的。”

體制不同與應對疫情有關嗎?

中國是最早大規模爆發這次新冠病毒疫情的國家。在去年12月前後疫情初發時,中國當局極力淡化病毒的傳染性和人傳人的危險性,並且封殺李文亮醫生等“吹哨人”,導致病毒在武漢及其周邊城市井噴式爆發。

面對前所未有、突如其來的重大公共衛生事件,中國當局不得已採取封城措施,嚴禁人們外出,以此阻斷病毒在人群中的傳染。在經過兩個多月的極端封城措施,以及全國醫務工作者馳援武漢等城市後,中國目前的疫情,除了局部零星病例和輸入型病例以外,已經從整體上得到了控制。

美國布蘭迪斯大學國家和全球研究副教授埃拉娜·尤瑞斯基日前在接受澳大利亞新聞網站“對話”採訪時說,在沒有安全、有效地治療和疫苗之前,中國通過早期檢測、隔離、治療和追踪密切接觸者等手段,成功控制了感染源,並阻斷了病毒傳播渠道。

有觀察人士稱,中國成功地控制新冠病毒疫情大流行的一個重要原因是,中國的威權體制。中共當局可以一聲令下,全黨全國人民必須不折不扣地去執行,否則不僅官職不保,還可能因此受到懲罰。

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全球健康高級研究員黃嚴忠說,新冠病毒對於中國等極權國家可能比較敏感,但是對像美國這樣的聯邦制度不一定有效。他說,即使美國的總統領導能力很強,但是美國的政治體制規定,聯邦政府不能領導州政府層級的疫情應對,因此,美國的疫情控制跟州政府層級的領導能力和應對能力有直接關係。

但是,美國芝加哥大學政治學教授楊大利認為,民主體制與非民主體制,或威權體制、獨裁體制之間在應對疫情成功與否方面沒有必然的聯繫。

他說:“既有一些威權體制的國家,包括中國,控制住了疫情,也有許多沒有控制住。民主體制的國家也是一樣,有的國家控制的很好,有的也控制的不夠好。新西蘭控制的非常好,澳大利亞也控制了、台灣到目前為止控制的非常好。很明顯,能否控制疫情跟政體關係不是很大。”

楊大利教授還說,疫情的控制,一方面要靠科學,還要靠政府的能力和執行力,此外還要靠全社會人群的配合,三管齊下,同心協力,才能取得好的防控效果。

未雨綢繆 做好預防工作

這次席捲全球的新冠病毒大流行造成了巨大的生命和財產損失,各國政府和科技醫學人員將如何吃一塹長一智,做好準備,應對未來可能發生病毒的大流行?

美國過敏與傳染病研究所研究員盛宗梅認為還是以預防為主。她說:“我們個人衛生,比如戴口罩、勤洗手,保持社交距離,這都是將來任何一種傳染病發生時,都必須要採取的措施。因為這樣做,至少可以防止人與人之間的傳染,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從預防來講,這是每一個人都應該汲取的教訓。”

美國蘭德公司流行病學家黃志環博士對美國之音衛視《時事大家談》節目說,在廣大美國民眾接種疫苗之前,我們只能夠靠公共衛生的措施,來應對這種傳播這麼快的新冠病毒。她說,我們需要至少三樣東西馬上到位。第一是要通報病毒的傳播,把這個消息非常快地告知公眾;第二,就是要有一個非常敏感,而且能夠反應迅速的監測系統;第三,需要國家能夠有能力把這個資源擱在最關鍵的地方。

黃志環博士說,美國應對未來可能發生的疫情大流行還面臨很多挑戰。首先,如何運用法規來保護公共衛生的資源不受其他的投資的影響;其次,就是建立一個不受政治影響的應急系統,把疫情通報、監測系統、國家資源等該做的東西做到位。她說,這些都是國際健康和各國的公共健康科學家們所應該考慮的問題。她希望這次血的教訓能夠帶來一些革命性的變化,能夠讓這些科學家把最好的系統擱在首位,不太受政治方面的影響。

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全球健康高級研究員黃嚴忠說,在痛定思痛之後,各國政府未來要加大對公共衛生能力提高的投入,增加公共衛生體系的應對能力,增強政府與民眾有效地溝通機制,最大程度上獲得民眾對政府抗疫努力的配合和支持。他說,這次應對新冠病毒疫情的成功經驗是早發現、早反應、早檢測、早隔離、早治療。此外,他強調,一個國家的領導人的政治意願直接關係到抗擊疫情的成敗與否。

黃嚴忠說:“但是另一方面還有政治意願的問題。領導人一定要有一個政治意願,在遇到未知病毒的疫情時,能夠做出有效的反應。不能在一開始時就去隱瞞,去淡化疫情。這也是非常重要的。”

黃嚴忠研究員還表示,在國際層面,要建立應對疫情的機制,未來一旦出現大範圍流行病時,各國之間能夠相互協調,相互合作。此外,他說,國際組織,尤其是像世衛組織這樣的國際組織,必須要有公信力和領導力,有效地協調各國應對疫情。

芝加哥大學政治學教授楊大利指出,對於這次殃及全球的新冠病毒大流行,科學家、公共衛生體制和應急體制,要深刻反思,並制定出應對未來可能發生的病毒大流行的預案。此外,楊大利也強調,人類和大自然的接觸和關係,也值得深思。

美國Covid-19疫苗的研製成功,為人類阻斷病毒傳播帶來了希望。但是,由於目前疫苗供應極為短缺,美國政府抗擊疫情的一個諮詢小組12月1日建議,第一批疫苗的分發,應該給全美大約2100萬醫療衛生工作人員和300萬養老院中的老人和工作人員。

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全球健康高級研究員黃嚴忠說,疫苗可能是消滅新冠病毒的最終解決方案。他說,在理想的狀態下,疫苗在成功研發,大規模生產,有序地配送和接種後,在新冠病毒疫情消失之前,就能控制住疫情的大流行。他說,Covid-19疫苗,可能是在人類在消滅天花之後,第二次通過人工的方式,把一個病毒大流行控制住的手段。

美國芝加哥大學政治學教授楊大利認為,在各國人民逐步接種疫苗,逐漸形成的群體免疫後,新冠病毒的發作可能就會被控制住,即使有偶發的病例也僅限於局部,但這需要一個過程。他說,目前看來,疫苗相當有效,能防止病情的發作,但是疫苗能否阻斷疫情的傳播,还需要進一步的試驗。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