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人民日報》洗白塔利班發跡史


阿富汗總統加尼出逃後,塔利班武裝分子控制了位於首都喀布爾的總統府。(2021年8月15日)
《人民日報》洗白塔利班發跡史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24 0:00

自塔利班8月15日佔領阿富汗首都喀布爾的總統府以來,世界一直在警惕地關注著阿富汗局勢。

正如一名塔利班高級成員8月24日告訴美國之音的那樣,塔利班組織正尋求國際承認。但至今尚未有一個國家承認塔利班是“代表阿富汗人民的合法政府”。

塔利班最近向國際社會作出各種承諾,包括尊重婦女、赦免前政府官員和曾與他們交戰的對手、拒絕為恐怖組織提供安全庇護,但許多國家仍對此持懷疑態度。

中國與阿富汗通過瓦罕走廊接壤,中國外交部長王毅也剛剛在上個月會見了塔利班領導人巴拉達爾。

對於鄰國由一個原教旨伊斯蘭主義組織掌權,中國也有自己的擔憂。但儘管如此,北京很快就向掌權的塔利班傳送積極信號。

塔利班上台第二天,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就暗示阿富汗局勢的這一“重大變化”反映了“阿富汗人民的意願和選擇”。

同天,中國共產黨的官方報紙《人民日報》在其擁有1.39億粉絲的官方微博賬號上發布一段話題標籤為#塔利班是什麼組織#的帖文。

這段帖文簡要介紹了塔利班的起源和發展,指出“塔利班在波斯語中意為學生”,以及該組織成立於蘇聯撤軍後的阿富汗內戰時期,初期成員為“難民營的學生”。

對於該組織在20世紀90年代的迅猛發展,帖文中寫道:“因得到阿富汗貧民支持,塔利班實力急劇膨脹。”

這一解釋極具誤導性。

確實,在阿富汗這個飽受戰爭蹂躪的國家,塔利班起初曾被民眾視為一股能穩住局勢的力量。但《人民日報》這則帖文隻字不提塔利班暴力施政、庇護恐怖分子的歷史。這也很快招致大批微博用戶的猛烈批評,一度被罵上當日微博熱搜榜的第五名。網友們指責《人民日報》對塔利班的這段介紹是“洗白”一個“反人類政權”。

《人民日報》官方微博賬號在發帖4個多小時後將這條評論區批評如潮的帖文下架了。

這段文字也省略不提外國政府——主要是巴基斯坦和沙特阿拉伯——對塔利班提供的關鍵性的、不可或缺的支持。正是這些支持賦予了該組織足夠的軍事實力在內戰中擊敗其他軍事力量,在1996年宣布成立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

塔利班在普什圖語中的意思確實是“學生”。在1979-89年對抗蘇聯佔領期間,來自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北部伊斯蘭宗教學校(Madrasas)的學生們被招募為“聖戰者”,也就伊斯蘭游擊隊戰士。這些對抗蘇聯入侵的伊斯蘭聖戰者團體在很多方面都得到巴基斯坦軍事情報機構三軍情報局(ISI)的支持。

塔利班創始人毛拉·奧馬爾(Mullah Omar)就是三軍情報局在此期間訓練的聖戰者之一。根據布魯金斯學會情報項目主任布魯斯·里德爾(Bruce Riedel)本週撰寫的一篇

由於在阿富汗看到了對蘇聯發動代理人戰爭的機會,美國和沙特阿拉伯都向聖戰者抵抗運動提供大量支持,其中絕大部分都以三軍情報局為中介。

989年,蘇聯撤出阿富汗,各個聖戰者派系隨即開始權力爭奪。阿富汗很快就陷入了一場殘酷的內戰。奧馬爾當時召集了一群抗蘇期間由三軍情報局訓練和支持的聖戰者,於1994年創建了塔利班。

厭倦了戰爭的阿富汗人渴望結束內鬥,恢復某種程度的常態。塔利班在早期確實贏得了一些民眾的支持,因為該組織誓言要恢復社會穩定和伊斯蘭價值觀,並在打擊腐敗和建立法律和秩序方面取得一定的成功,也為塔利班控制區的貿易活動提供安全保障,從而促進了商業的恢復。

新成立的塔利班繼續得到巴基斯坦軍方和三軍情報局的關鍵支持,後來沙特阿拉伯也提供了支持。里德爾寫道:“巴基斯坦為塔利班軍隊提供了專家和顧問,為其經濟提供了石油,也是他們通往外部世界的補給通道。”

塔利班最終在1996年佔領了喀布爾,宣布成立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1997年,巴基斯坦成為首個承認塔利班政權的國家,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聯合酋長國緊隨其後。但也只有這三個國家正式承認當時的塔利班政權。

儘管伊斯蘭堡一貫否認其向塔利班提供了任何軍事或經濟上的支持,但人權觀察2001年7月發布的一份題為《不罪不罰的危機:巴基斯坦、俄羅斯和伊朗在助長阿富汗內戰中的作用》的

“在參與支持和操縱正在進行中的戰鬥的所有外國勢力中,巴基斯坦在目標範圍和行動規模上都與眾不同,其行動包括為塔利班招徠資助、向其提供資金、作為塔利班在國外事實上的使者為其提供外交支持、為塔利班武裝人員安排訓練、招募熟練和不熟練人手進入塔利班軍隊服役、策劃和指導進攻、提供並幫助運輸彈藥和燃料,以及數次明顯地直接為其提供作戰支持,”人權觀察在報告中寫道。

1995年4月,在一場奪取阿富汗第三大城市赫拉特的關鍵戰鬥中,塔利班起初因缺乏彈藥和後勤支持而慘敗於政府軍。但塔利班很快在四個月後就利用一批四輪驅動皮卡車對政府軍發動了一次成功的反擊。

人權觀察的這份報告指出,這批皮卡是經由巴基斯坦的幫助交付給塔利班的,並由此“引入了一種在以前的戰鬥中從未見過的運動戰。”1996年,塔利班在奪取賈拉拉巴德和薩羅比控制權的幾場重要戰鬥中也使用了類似戰術,借助靈活快速的四驅皮卡打得政府軍措手不及。

在塔利班當年通往奪取喀布爾的道路上,“塔利班部隊…展現的機動性和行動能力更像是職業陸軍的特點——在運動戰實踐方面與職業軍官和士官尤其相像——而非阿富汗聖戰者的戰鬥特點,”報告說。

人權觀察還確認並詳細陳述了巴基斯坦在為塔利班招募和訓練志願者戰士方面的作為,其消息來源包括一名退役的巴基斯坦高級軍官、一名“拯救阿富汗伊斯蘭聯合陣線” (即阿富汗內戰中對抗塔利班的“北方聯盟”)的官員以及幾名被“北方聯盟”俘獲的來自巴基斯坦的塔利班志願戰士。

人權觀察在報告中說,“塔利班戰鬥力量的30%由巴基斯坦人組成,這些人服役於由(巴基斯坦)政黨所組織起來的部隊”,“另有八千至一萬五千名士兵是外國人,主要是來自海灣國家和北非的阿拉伯人。”

人權觀察還表示,他們採訪的塔利班志願戰士“稱他們的巴基斯坦教官…外表和言語上都像是軍方人士…”報導中接著寫道,“一名前塔利班戰士描述稱自己曾見過一名聲稱是自願與塔利班砲兵部隊合作的前巴基斯坦砲兵上校”,他想提升塔利班部隊的作戰能力。

人權觀察還描述了巴基斯坦的私人商貿活動如何在財政上幫助塔利班。報告中說,“對從巴基斯坦過境阿富汗的卡車徵收的關稅成為塔利班最重要的官方收入來源。”據世界銀行的一項估計,塔利班在1997年通過對“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之間的走私貿易徵稅”獲利約7500萬美元。

在巴基斯坦決定支持新成立的塔利班之後,沙特阿拉伯也開始向塔利班提供資金以及其他方面的支持。人權觀察的報告中稱,“1996年,西方記者在坎大哈機場看到一架塗成白色機身的C-130'大力神'運輸機——他們確認為沙特阿拉伯的飛機——正為塔利班士兵運送大砲和輕型武器彈藥。”

巴基斯坦對塔利班的支持曾招致國際社會的廣泛批評。

時任聯合國秘書長科菲·安南在2000年12月的一份聲明中表示,“令人深感痛心的是,大量主要來自巴基斯坦伊斯蘭宗教學校的非阿富汗人員,他們當中的大部分——若不是全部的話——正站在塔利班這一邊積極參與作戰。”

(同時請參閱美國之音《揭謊頻道》本篇文章)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