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創作歌手二創歌曲諷刺時弊 幽默應對疫情困境 盼維持創作空間


香港創作歌手晴天林在疫情下改編多首耳熟能詳的廣東流行曲,填上二次創作的歌詞諷刺時弊,唱出疫境中香港人的心聲。(晴天林社交網站照片)

香港第5波新冠病毒疫情肆虐,錄得超過114萬宗確診,超過7,200人死亡,社會彌漫一片愁雲慘霧的情緒。80後的創作歌手晴天林,在疫情下改編多首耳熟能詳的廣東流行曲,填上二次創作的歌詞諷刺時弊,唱出疫境中港人的心聲,引發聽眾共鳴。面對港府即將修訂有”網絡23條”之稱的版權條例草案,晴天林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希望以幽默的方式應對疫情困境,也期望香港維持僅有的創作空間。

香港創作歌手二創歌曲諷刺時弊 幽默應對疫情困境 盼維持創作空間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01 0:00

80後的香港創作歌手晴天林,2019年反送中運動期間,開始熱衷於二次創作流行歌曲,改編多首耳熟能詳的廣東流行曲,填上二次創作的歌詞諷刺時弊,在多個社交平台都有超過十萬“粉絲”。

創作歌手二創歌曲唱出港人疫境心聲

去年12月底香港爆發第5波新冠病毒疫情,過去3個月錄得超過114萬宗確診,超過7,200人死亡,港府實施史無前例最嚴格的限制社交距離防疫措施,停工、停市、停課,市面一片前所未有的蕭條景況,但是全民強檢配合禁足封城的傳言,導致恐慌性搶購潮,這些疫境下的香港人生百態,晴天林以二次創作歌曲,唱出香港人的心聲,引發聽眾共鳴。

晴天林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原創歌曲在創作過程要花更長時間,因為曲詞都要自己創作,而二次創作的好處就是可以基於一些膾炙人口的流行曲,市民普遍對這些流行曲已經有既定的印象,再修改一些歌詞,就會產生另一種特別的效果,而且二創歌曲只需修改歌詞,可以縮短創作的時間。

晴天林表示,他的二創歌曲靈感主要來自新聞時事,第5波疫情下印象最深刻的歌曲,是改編劉德華《一起走過的日子》的《一起檢測的日子》,講述2月底疫情高峰期,香港人排隊搶購快速檢測包的苦況。

這首《一起檢測的日子》的歌詞是“一起檢測的日子:無人前來能自救,落街市想買些物資,無罐(沒有罐頭)、無米(沒有米)、無糧(沒有糧食),發燒無止痛藥(發燒沒有止痛藥),擔心身體的健康,一起檢測只因心極慌,似你、似我、似陽、似陰,要撩下鼻。”

歌詞貼地引起網民共鳴

《一起檢測的日子》在Youtube推出一個月,點擊率接近25萬次,有網民留言聽到“無罐,無米,無糧,發燒無止痛藥”這句歌詞,感覺是“(悲)慘到苦笑”,也有網民留言唱出香港人心聲。

晴天林表示,這首歌本身的旋律有點悽慘的感覺,加上歌詞“在地”,引起很多網民的共鳴。

晴天林說:“即是本身《一起走過的日子》那首歌其實已經有一點、好像有一點很慘的感覺,即是那首歌本身的旋律或者編曲,有點很悲慘的感覺,如果我再寫一些比較在講大家檢測很慘那些(情況),就會比較有共鳴。”

晴天林在社交網站分享病毒快測陽性的照片,他覺得這段經歷令他體會到確診者很需要朋友的支援。(晴天林社交網站照片)
晴天林在社交網站分享病毒快測陽性的照片,他覺得這段經歷令他體會到確診者很需要朋友的支援。(晴天林社交網站照片)

自身確診經驗體會朋友支援重要

晴天林表示,大約一個月前他出現發燒、喉嚨痛等重感冒的病徵,經快速檢測發現自己確診,當時在家中自我隔離,服食退燒藥、維他命等,經過兩星期左右康復,但是仍然有頭暈、咳嗽、容易疲倦等後遺症,目前有看中醫調理身體。

他對美國之音說:“感覺好過吃西(藥),因為西藥其實有個不好處,你吃完身體會很累,反而中醫(藥)就會吃完感覺會好些,即是身體感覺良好。”

記者問:“即是感覺(中醫)對那些後遺症會有多些幫助﹖”

晴天林說:“即是他(中醫)幫你清熱、解毒那些。”

晴天林表示,他3月初確診的時候,正值香港疫情最高峰期,曾經連續多日單日確診超過5萬宗,他覺得這段經歷令他體會到確診者很需要朋友的支援。

晴天林說:“朋友幫助都是(很需要),因為我剛剛確診那時候,市面上是找不到所有(藥物),就是必理痛(Panadol,止痛退燒藥)都是很難買,即是差不多買不到,(消毒)酒精那些全都沒有了,幸好有朋友幫助才找到,要不然就”必理痛”都沒得吃,我覺得真的很難找,現在好像好一點。”

以幽默方式讓港人苦中作樂

根據香港大學“香港賽馬會防止自殺研究中心”星期二(3月29日)公佈的最新調查顯示,疫情下香港人的精神健康亮起紅燈,出現嚴重厭世警號,過去一星期港人自殺估值平均數高達4.05,比全年平均數1.8高出很多,超越了“極高”的警戒線,反映情況嚴重,呼籲各界關注身邊人的精神及情緒健康。

晴天林表示,目前香港的社會氣氛相當悽慘,他希望二創歌曲以幽默的方式應對疫情困境,讓香港人可以苦中作樂,也可以在精神上得到一些安慰。

晴天林說:“現在那個社會氣氛比較慘,即是大家那個心情及經歷都比較慘,所以其實反而我這些比較幽默、諷刺時弊的歌會令到大家有一種真的苦中作樂,即是笑一笑的感覺。但是其實笑完可能大家都會覺得,其實是有些慘,有些點雖然你是真的覺得好笑,但是其實可能真的只是一個苦笑,但是都會有一種叫做‘療傷’的功效,尤其是現在可能很悶,大家不能上街吃飯、也不能去開派對,即是有這些生活的笑點,其實都是一個相當好的東西。”

國安法後創作用詞更謹慎

港府去年11月底宣佈,將會重推《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草案內容會以2014年的條例草案為基礎,有關立法新增5個豁免範疇,包括戲仿、諷刺及評論時事、營造滑稽及模仿而使用版權作品,可以得到豁免。這次修訂的公眾諮詢期2月23日結束,預計今年上半年提交立法會。

記者問及,今次港府有“網絡23條”之稱的版權條例草案修訂,新增的5項豁免對二次創作的保障是否足夠﹖前年6月底《港區國安法》實施之後,對二次創作的題材是否有影響﹖

晴天林表示,國安法實施之後,對二次創作有一定的影響,他之前的作品已經修改了一些歌詞,之後的創作用詞會更小心謹慎,坦言會有“自我審查”。

晴天林說:“(國安法)其實一定有(影響),即是就算現在可能我都有某些歌,其實我都修改了一些用詞,即是會再(重)覆看多幾次,有些位(置)會不會太過、罵得太過厲害之類。即是會有這些審查自己,以及有些題材就真的未必會寫,太敏感的題材就未必會涉及到。”

憂修例豁免不明確 盼保持創作空間

晴天林表示,港府重推版權條例修訂時曾經表示,立法之後當局不會繞過版權持有人提出控告,他認為如果當局信守承諾,對二次創作的影響可能不會太大,不過,他亦憂慮5項豁免的定義並不明確,可能要在立法後再觀察。

他說:“因為某程度上我想不算諷刺吧,但是最慘是那個界線不知(道),即是到時(立法後)才看看怎樣。”

晴天林表示,他會用樂觀的態度面對未知的前景,他又表示希望透過二創作品讓香港人可以一笑,亦期望香港維持僅有的創作空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