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改變拉美貸款行為


中國和委內瑞拉旗幟。
中國改變拉美貸款行為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45 0:00

中國對拉美國家政府的數百萬美元的貸款陷入停滯。過去兩年中沒有宣布過新的國家對國家的貸款。專家依然認為,中國是為其公司在當地的項目優先商務貸款。

中國政策銀行2005年以來一直對拉美和加勒比國家貸款,最主要的貸款國是巴西、厄瓜多爾和委內瑞拉,經常設有保證北京獲取這些國家自然資源的條件。當地從中國開發銀行和進出口銀行獲得了1億3800萬美元的貸款,分散在各地117個貸款之中。

這個趨勢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中加速,危機減少了新興市場的金融選擇。阿根廷、厄瓜多爾和委內瑞拉等國家都深陷西方機構的債務,並轉向了北京。

中國對拉美和加勒比政府的貸款2010年達到345億美元的高峰。但貸款是有條件的。卡普蘭撰寫的《全球耐心資本:中國在美洲貸款的政治經濟》一書說,這些條件包括要求借貸國用石油支付部分貸款,購買中國機床等產品或讓中國公司進入通信和能源等產業。

美洲對話和波士頓大學全球發展中心3月份的報告說,中國銀行最近重點資助在當地經營的中國公司。

報告作者、華盛頓美洲對話亞洲拉美計劃主任邁爾斯(Margaret Myers)說,20年前中國公司“與當地毫無接觸。他們誰也不認識。他們不了解經營環境或投資環境。”所以有條件貸款的早期戰略“是幫助中國公司建立的一個自然手段”。

邁爾斯對美國之音說,中國公司現在“有網絡,所以他們再也不需要援助。他們可以敲定自己的協議。他們可以找到他們自己的機會。他們現在僅僅需要資金讓所有這些發生。所以這是個非常不同的機制。”

中國政策銀行2020年停止向拉美政府提供新的貸款。中國在當地的新資助轉而重點幫助能源、採礦和基礎設施領域的私人資助倡議計劃。中國國營商業銀行2020年和2021年向阿根廷、巴西、哥倫比亞、墨西哥和秘魯提供了12筆貸款。這些貸款用於中國公司與當地一家公司合作等與中國有關的項目。

儘管早期貸款策略讓中國公司在拉美和加勒比市場建立,但貸款國政府都債務纏身。卡普蘭在書中爭辯說,這些貸款並沒有考慮借貸國的償還能力,可能還鼓勵他們“過度支出,激發未來的債務問題。”

中國對厄瓜多爾的“不利”貸款

厄瓜多爾欠中國貸款將近50億美元,相當於外債總量的11%。這筆債務的42%預計在2024年前用石油支付。

厄瓜多爾總統拉索2月份訪問中國時,討論了將債務與石油脫鉤並延長支付期的可能性。

2020年到2021年擔任厄瓜多爾財政部長的波索(Mauricio Pozo)說,中國的貸款條件十分“不利”,因為短期貸款和高利率。厄瓜多爾國營石油公司說向中國出口石油虧本。

厄瓜多爾石油公司目前正與中國石油公司重新談判,改變計算油價並延長合約條件的方式,以便在開放市場銷售部份石油。

拉索會見習近平後,中國新華社說,習希望“厄瓜多爾繼續為中國企業提供投資和在厄瓜多爾經營的公平合適的商業環境。”

邁爾斯說,中國暫停地區貸款的部份原因可能是擔心這些國家政府的償還能力。

她說,“中國疫情前面臨這個問題,疫情期間已經成為更大的挑戰,”“我們看到中國努力重組委內瑞拉和厄瓜多爾一些貸款條件。”

波士頓大學全球發展中心中國全球倡議計劃成員海涅(Jorge Heine)對美國之音說,中國在委內瑞拉“燒了手指”,政府“繼續要還190億美元的中國貸款,償還不確定。”

委內瑞拉的石油生產2015年到2021年下滑。中國在委內瑞拉支付貸款利息時寬限了本金償還期。

海涅說,中國的拉美貸款從政府轉向公司的另一個原因是中國政府可能“在未來幾年中更為集中(國內)開發和國內投資。”

海涅並說,中國公司不再依賴條件貸款獲得建築合約。他們現在能在智力、哥倫比亞、墨西哥或秘魯等沒有中國貸款的國家公開競標。

海涅對美國之音說,“中國公司意識到,他們要參加拉美項目就必須能夠通過公開招標公開競爭來獲取它們,因為如果不這樣,他們就無法獲得這些項目。”

即使近期借貸策略出現變化,分析人士依然預計中國會繼續與拉美國家發展關係,向當地出售更多的產品,獲得新的石油資源。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