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民研:港人身份認同評分創5年新低 學者分析或受國安法及移民影響


香港的商業大廈

今年香港主權移交25週年,香港民意研究所星期二公佈”市民身份認同民情總結調查”,結果顯示市民對”香港人”身分認同感的評分最高有7.77分,但亦是5年來的新低紀錄,對”中國人”認同感評分為6.52分則是3年半以來新高。有學者憂慮國安法實施後,市民回答有關身份認同的敏感議題會有恐懼,未必講真心說話,加上近兩年的移民潮,估計數以萬計30歲以上港人移民外地,對民調結果可能有影響。

香港民研:港人身份認同評分創5年新低 學者分析或受國安法及移民影響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01 0:00

下星期五(7月1日)是香港主權移交25周年紀念日,也是香港實施一國兩制25周年,以及《港版國安法》兩周年,前身是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的香港民意研究所,6月7日開始啟動”一國兩制25周年中期民情總結”調查,星期二(6月21日)召開記者會,公佈”市民身份認同民情總結調查”結果。

香港人身份認同評分創2017年以來新低

這項調查由1997年8月開始每半年進行一次,最新的調查在5月31日至6月5日,以電話隨機訪問1,000名操粵語的香港居民,實效回應比率為39.8%。調查邀請受訪者對6個身分以0至10分評分,0分為絕不認同該身分,10分為絕對認同。

香港民意研究所6月21日公佈民調顯示,香港人身分認同評分創5年新低。(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民意研究所6月21日公佈民調顯示,香港人身分認同評分創5年新低。(美國之音湯惠芸)

6個身分當中,”香港人”排行第一位,評分為7.77分,比半年前的調查下跌0.17分,創2017年6月、5年以來的新低紀錄。

排名第2的是”亞洲人”有7.74分,較上次調查下跌0.05分;第3是”中華民族一份子”有6.79分,上升0.41分;第4是”世界公民”有6.62分,下跌0.24分;第5是”中國人”有6.52分上升0.38分,創3年來的新高紀錄;第6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有6.14分,上升0.43分,創6年新高。

中國人相關身份認同評分有上升趨勢

6個身分認同當中,3個與中國人相關的評分在2020年之後都有上升趨勢,而香港人身份認同的評分,在2020年之後則呈現下跌的趨勢。而今次調查”香港人”身份證同的7.77分,較1997年7月首次調查的7.99分下跌0.22分,”中國人”身份認同的6.52分,較1997年7月首次調查的7.28分下跌0.76分。

調查合計有7成市民自認為是廣義”香港人”,即是回答”香港人”或”中國的香港人”;另有接近3成市民自認為是廣義”中國人”,即是回答”中國人”或”香港的中國人”。

學者憂國安法及移民潮或影響調查結果

出席記者會的香港伍倫貢學院社會科學院講師黃志偉憂慮,在《港區國安法》實施後,有多少受訪者回答有關身份認同的敏感議題時,願意講真心話,他認為部份受訪者可能會覺得自認是”香港人”,會被懷疑是對中國不忠誠,因而更積極地回應與中國人相關的身分認同選項。

黃志偉說:“如果可以實話實說的話,我很正常的答案就一定告訴你”唔驚就有鬼”(不害怕才怪)﹗是啊”唔驚就有鬼”﹗問題是如果你要大家進一步坦誠作答的話,那麼大家是需要想一想,怎樣重新組織自己的講法,去告訴你,讓你自己去發崛當中說話的真意,這個就要看大家有多坦誠了,而且對於做民調,一旦遇到這些敏感問題,大家是不是可以實話實說,縱然表面上是匿名,即是你的機構是有公信力都好,但因為始終不知道你那個調查資料會不會將來有機會,被其他一些人士拿去大造文章﹖”

黃志偉表示,近兩年的移民潮,估計數以萬計30歲以上港人移民外地,對今次的民調結果可能有影響。

黃志偉憂慮,國安法實施後市民回答有關身分認同的敏感議題時,可能不願意講真心話。 (美國之音湯惠芸)
黃志偉憂慮,國安法實施後市民回答有關身分認同的敏感議題時,可能不願意講真心話。 (美國之音湯惠芸)

黃志偉說:“即是我們(香港)實際上是走了不少人,光是剛剛金融管理局都傳出消息說,根本很多高階的金融監管機構裡面,有些職位懸空了一年都找不到適當的人選,再加上我們留意到香港的金融高科技人才,起碼新加坡自己的數字,就說去年已經差不多收了4千(人),香港走了7千(人),差不多有一半去了新加坡,而那些人的年紀都是屬於中層、即是30歲以上那批,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我們見到那些(調查)數字,其實如果你真的認真計上這班(人),假如他們不走(移民)的話,可能那個數字又有變化、又有不同。”

國民黨戒嚴40年未能壓制台灣人身分認同

黃志偉認為,當局的雷霆手段只能夠止亂於一時,如何”由亂入治、由治及興”去凝聚人心,不一定要與國族身分認同掛鉤,應該慢慢用時間去培養。他以台灣經驗為例,國民黨政府在1947年”228事件”之後,全面採取長達40年的戒嚴統治,但是都不能夠完全壓制台灣人的身分認同。

黃志偉說:“即是在你(國民黨政府)強力的控制之下,是可以不表露(台灣人身分認同)的,如果是的話亦都會按照官方的心意,講你官方喜歡的說話,但是究竟心底裡面有多麼真實是認同呢﹖我只能夠講是要看做實事,真的要做實事,用實事來贏回人民對你(政府)的支持及認同。”

袁彌昌指數字反映香港民主運動陷低潮

出席記者會的時事評論員袁彌昌表示,調查發現無論在認同感、身分的重要性以及身分認同指數各方面,市民對於作為”中國人”、”中華民族一份子”或者”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都有相當顯著的升幅,他認為數字反映香港的民主運動陷入前所未有的低潮。

袁彌昌說:“這個叫做民主運動也好、反修例運動還是,我不知道現在新應該怎樣叫,的確是陷入了一個前所未有的低潮的,要走(移民)的人亦都我想走得”七七八八”(差不多)了,其實這裡都反映了”留下來的人”,他都要在心態上、或者在身份認同上可能都要有一種調整。”

所有年齡組別香港人身分認同接近8分

調查以年齡層劃分6項身分認同評分的結果,發現”18至29歲”、”30至49歲”以及”50歲或以上”三個群組的受訪者,就”香港人”身分都給予較高的分數,前兩者都給予7.9分;而”50歲或以上”群組亦給予7.7分。

至於”中國人”身份認同,”50歲或以上”受訪者給較高分數,有7.4分;”30至49歲”給予6.3分,而”18至29歲”受訪者給予較低的3.9分,不過,對比2019年12月調查的3分,”18至29歲”受訪者對”中國人”身份認同的評分,兩年半之間上升了0.9分。

30歲以上香港人認同指數呈下跌趨勢

袁彌昌分析,不同年齡層都有絕大多數人自認自己是”香港人”,是一件很正常的事,而2019年社會運動之後,年青人即是”18至29歲”的年齡層,他們對自己作為香港人的認同感是非常之強烈,但是值得注意的是”30至49歲”以及”50歲或以上”年齡層,在2020年國安法實施後,他們對”香港人”的認同指數逐漸下降,袁彌昌認為,這個”啟示”或者”警示”值得關注。

袁彌昌表示,有關中國人身分認同的評分有顯著升幅,他認為數字反映香港的民主運動陷入前所未有的低潮。(美國之音湯惠芸)
袁彌昌表示,有關中國人身分認同的評分有顯著升幅,他認為數字反映香港的民主運動陷入前所未有的低潮。(美國之音湯惠芸)

袁彌昌說:“其實我們都知道,我們心目中在2020年的時候,即使是立了國安法,其實我們都會覺得北京在香港的政策是相對地失效,相對地是得不到民心的,但是在這樣的前提下、這樣的環境下,原來至少你會見到比較大的兩個年齡群組的市民,他(們)特別會對自認為”中國人”的身分認同,是有一個這麼顯著的提升,這個是值得關注的,因為我想帶出的是,即使在北京未有一個很大的政策調整,或者它俗稱”未出招”或者”未發功”之下,原來它都得到一個比較理想的結果。”

留下來的人在身分認知上有所調整

袁彌昌表示,這個現象對於”香港人”身分認同,或者一種政治上的身分比較有信心的人,應該是一個相當大的打擊,他認為與30以上的市民處於經濟上的收成期有關,加上香港已經成為一個”中國的國際金融中心”,留下來工作的人在身分認知上,一定要對中國有某一種看法,才可以繼續立足。

袁彌昌說:“即是30歲以上的市民,其實很多特別是”未走(移民)”的(人),其實他們都是在他們人生中一個、特別是經濟上一個”收成期”了,所以其實我想他們都知道,雖然他們在香港、他們上班不一定要在中資公司工作,或者不是一定要跟大陸有很直接的聯繫,但是他們都知道你現在留在香港,其實你的工作很大程度都是要同中國有關的,所以這裡我想會令人驚訝,或者訝異的就是,這個會對他們的身份認同感產生了一些影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