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澳參院通過禁止奴工產品法 維吾爾人權成焦點


新疆大阪城的一處中國官方所稱的職業再教育營地。 (2018年9月4日)
澳參院通過禁止奴工產品法 維吾爾人權成焦點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19 0:00

澳大利亞參議院8月23日通過一項禁止進口強迫勞役製造產品的議案。一般認為,此法案與中國大規模剝削強迫勞動維吾爾族的情況有關。參與本項法案審議的參議員與澳大利亞學者提出不同的見解。

舊法不足以為政

本月23日澳大利亞參議院通過一項議案,內容為禁止進口由強迫勞役出產的商品。

澳大利亞眾議院在2018年通過了現代奴工法案,依照此法,年營業額在1億澳元以上的大企業,必須向政府匯報他們是如何杜絕供應鏈中的奴工產品。

澳大利亞反奴役聯盟(Be Slavery Free)表示,在700多家提交年度報告的大型公司中,只有三家公司列出了針對新疆奴工產品風險所採取的具體措施。

西澳大學政治與國際關係學教授陳杰(照片提供: 陳杰)
西澳大學政治與國際關係學教授陳杰(照片提供: 陳杰)

西澳大學政治與國際關係學教授陳杰(Jie Chen)對美國之音說: “2018年通過的現代奴工法案並不能有效地制止中國強迫勞動的問題,所以最近有議員針對中國提出新的議案。其中來自國際的壓力格外強大,例如美國與其多個盟國都已經強調中國對於維吾爾族的種族滅絕、勞改營、奴工、強迫勞動,並禁止來自新疆的一系列產品。在澳大利亞國內則有許多社會團體紛紛出面推動針對維吾爾族被迫勞動的新議案,例如澳大利亞總工會(ACTU)、與在野的綠黨、工黨等。”

執政黨參議員埃里克•阿貝茲(Eric Abetz)在接受美國之音的採訪時說:“世界上的民主國家都對維吾爾集中營的強迫勞動非常不認同。英國、美國、加拿大等國家已實施或正在實施停止使用或進口強迫勞動的立法。雖然澳大利亞已經有嚴格的現代奴工法案,但在供應鏈不透明的情形下,很容易讓強迫勞動的事實被忽視,因此需要採取進一步動作來避免購買強迫勞動產出的商品。”

明護人權 暗批中國

本次禁止進口由強迫勞役出產的商品的議案是由獨立參議員帕特里克(Rex Patrick)提出的。

議案內容雖然沒有正面提及中國,但維吾爾集中營的事件是該議案形成的主要因素。

澳大利亞聯邦參議員埃里克•阿貝茲(照片提供: 埃里克•阿貝茲)
澳大利亞聯邦參議員埃里克•阿貝茲(照片提供: 埃里克•阿貝茲)

參議員埃里克•阿貝茲是負責審議該法案的參議院委員會的主席。他說:“我們的委員會最初接到草案時,參議員帕特里克提出的內容確實只要求禁止來自中國新疆強迫勞動產品的輸入。委員會也建議澳大利亞政府應考慮授權澳大利亞邊防部隊能夠針對與強迫勞動相關的風險特別高的特定商品、公司和/或地區發布‘駁回推定’。委員會並且建議邊防部隊,一經政府授權,應該立即考慮針對來自新疆的棉花發布‘駁回推定’。經過委員會討論後,決定提出涵蓋所有強迫勞動的對象,除了中國以外還有南非、北韓、東南亞等。”

分析人士解釋,所謂的‘駁回推定’的意思接近於‘有罪推定’,意即在能夠證明來自新疆的貨物和強迫勞動無關之前,一律假設有關。

阿貝茲認為,澳大利亞不應進口任何由強迫勞役出產的商品或服務,無論這些商品或服務來自中國還是其他地方。既然是以維護人權為出發點,就要擬定普遍性更高的內容,往後才能更廣泛地運用。

陳杰教授說:“這個議案的版本是非常謹慎的,因為要考慮到爭取保守派執政黨的同意。因此議案內容中未提及中國或新疆,而是指來自任何地方的奴工生產商品都要經過核實再禁止,並沒有提到任何國家,這是澳洲保守派執政黨的一貫做法。這樣保守謹慎的作法,如同澳洲在2018年通過的兩項反外國勢力干涉法,也未提及中國。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2018年的兩項反外國勢力干涉法是針對中國,但立法時還是要做到不過度激怒中國。”

他表示,議員在討論這次禁止奴工產品進口法案時,都提及中國與新疆,參議院通過時卻隻字未提,可見是顧慮保守派執政黨的作法,很有可能在眾議院討論時會因此有更多對於內容的斟酌與修改。

擴大對像有其正面意義

澳大利亞麥考瑞大學教授黃呂琛(照片提供: 黃呂琛,Roger Lee Huang)
澳大利亞麥考瑞大學教授黃呂琛(照片提供: 黃呂琛,Roger Lee Huang)

澳大利亞麥考瑞大學教授黃呂琛(Roger Lee Huang)向美國之音表示,與其把重點放在是否提及中國上,不如考慮擴大對象帶來的正面效益。

他說:“以人權的角度來看,這個法案本身沒有太顯著的問題。人權本來就是澳大利亞認同的普世價值,以一個民主、自由、開放的國家來說,如果要使用在奴隸制度下生產的商品,在道德與良心上是說不過去的。其實不必聚焦在中國或是某一個特定政權,因為現在很多國家也有相同的問題,澳大利亞也有使用某些東南亞國家的海產品,而漁業本來就有很多強迫勞動的問題。所以這個法案不針對單一國家或地區,而是公開透明地規範任何與澳大利亞有貿易關係的企業等,澳大利亞政府或是企業都要仔細了解其供應鏈以及勞工製度。”

明定篩選進口商品準則

參議員埃里克•阿貝茲在議會中批評中共慣用霸權政策打壓生活在其政權下的族群。他也要求議案內文要明確,向政府和各小型企業提供篩選進口商品的準則。

他說:“很遺憾的是,某些州政府被利益蒙蔽了良心,為了省下一些預算,就在明知商品出自強迫勞動地區的前提下還購買其商品,許多商品用於了基礎建設。例如維多利亞州政府為了進行鐵路工程升級,向數個公司購買零部件,其中某些公司的供應鏈與被迫勞動的維吾爾族工人有關,維多利亞州政府明知這個事實還是繼續購買。其他的還有新韋爾斯州與昆士蘭州都從這些公司購買零件。”

阿貝茲認為,這樣的做為違反澳大利亞的立國精神,所以應該訂定進口商品在勞工方面的準則,讓這些州政府不能違反。

他說:“澳大利亞應該要基於國家的品行和道德指標,讓企業從此不再向違反人權的“地獄”中採購產品。”

黃呂琛教授認為,這是一個非常周到的想法。他說:“中小企業未必了解商品最初來源的供應鏈,要企業完全追踪商品供應鏈的細節是很有難度的,因此政府應該要製定出一個公平、透明並精準的方式,讓這個法案發揮效果。而非利用這個法案造成針對某一個國家或是政權的印象,而是真的反對違反人權的製度。再者,政府必須要思考如何幫助缺乏追踪最初來源供應鏈的中小企業,民間又該如何配合更加精準的防止購買強迫勞動生產的商品。”

眾議院尚未過關 保守派執政黨成關鍵

參議員埃里克•阿貝茲強調,為了讓參議員帕特里克提出該議案時的善意不至於導致反效果,從而使經貿受到更大的影響,應當進行更仔細的審查議案。

參議員帕特里克回應:“我們不能讓政府用‘正在進行另一次審查’來迴避這個問題。”

西澳大學政治與國際關係學教授陳杰表示,目前議案僅是在參議院通過,還需要在眾議院討論。他指出,澳大利亞的參議院有許多支持該議案快速通過的工黨與綠黨議員,但是眾議院為保守派的執政黨議員主導。

他說:“包括保守派勢力在內,其實這個法案背後的推動者與支持者,其出發點未必都是出於人道或是立國原則。有些人從貿易方面認為,中國在缺乏強而有力的理由下對澳大利亞祭出種種貿易制裁,難道我們澳大利亞就不能報復一下嗎? 奴工產品就成為他們一個有正當理由的報復項目了。”

陳杰指出,保守派議員本來不會願意對中國的人權問題過度表態,近來是因為中國對澳大利亞的貿易制裁愈發嚴重,才讓他們以人權為理由對付中國。但是保守勢力在現實問題上,還是會維持對中國謹慎小心的態度,法案在保守勢力強大的眾議院是否能原封不動地通過實在很難說。

“反奴工產品”的國際擴散效益

澳大利亞反奴役聯盟的代表卡羅琳.基托(Carolyn Kitto)8月23日在接受英國衛報訪問時表示:“澳大利亞曾是抵制現代奴役問題上的領先者,如今卻是排在尾端。”

澳大利亞麥考瑞大學教授黃呂琛說:“現在已經是2021年,我實在覺得很驚訝,反奴工產品法案怎麼還不是全世界一起推行的製度呢? 到現在還有這麼多奴隸制度下的產品,我們還允許進口這種產品,對於本國人民來說也是很悲哀的。不過現在已經有許多國家,如加拿大、美國等,如今澳洲(澳大利亞)也跟進,我們也希望這樣的製度可以影響到其他的民主國家,甚至是非民主國家。非民主國家也是為其人民著想,如果真的毋須隱瞞,那麼他們也應該要在自己的國家建立這種為社會、人民貢獻的制度,以防止在工商業環境中任何人被壓迫的可能。”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