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為何遲遲不讓美國專家去幫助調查疫情?


一名戴著口罩和眼罩的男子行走在北京街頭。(2020年2月12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22 0:00

世界衛生組織的醫療專家先遣隊在等待了近兩個星期後終於抵達中國,但是美國的醫療專家仍然沒有收到中方的邀請,儘管美國多次提出請求。中國政府為什麼不願意邀請美國專家前往中國,實地了解疫情並幫助抗擊疫情的擴散呢?

譚德塞:希望世衛組織專家組的其他成員盡快前往中國

世界衛生組織的國際專家先遣隊已經抵達中國,協助調查在中國爆發的新冠病毒疫情。

世衛組織的總幹事譚德塞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由加拿大急救專家艾爾沃德領導的專家小組和他的同事將與中方的專家一道工作,確保這個團隊中“有合適的專業知識,能夠回答正確的問題”。

譚德塞說,希望這個專家組的其他成員能夠很快前往中國。小組可以由10到15個人組成。但他沒有提供這些專家的身份。

獲得讓這個專家組前往中國的許可花了將近兩個星期的時間。

美國政府多次表示希望派遣專家前往中國協助遏制疫情,但是到目前為止,美國的專家還沒有能夠前往中國。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派駐在北京的工作人員也未能前往疫情爆發的中心武漢。

NIH專家弗契:美國需要了解疫情的實際情況

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所屬的國立過敏與傳染病研究院主任安東尼・弗契(Anthony Fauci)星期二在一個研討會上再次表示,美國需要了解疫情的實際情況,包括疫情的範圍、嚴重程度、無症感染以及病毒傳播的情況,因為這會對美國的政策決定產生很大的影響。

他認為,目前看到的病例數據很可能不反映實際患病的人數。

他說:“很明顯,當你面臨目前的這種情況,病毒非常容易傳播,儘管我們不知道,但很可能的是,輕症或是無症狀病人比因患有重症而去醫院就診的病人的人數要大得多得多。”

CDC官員麥斯尼耶:美國專家隨時可以動身

美國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CDC)國家免疫和呼吸疾病中心主任南希‧麥斯尼耶(Nancy Messonnier)星期二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作為正常程序的一部分,世界衛生組織組建了一個大的有不同專長的專家團隊,隨時待命。美國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以及其他政府部門也做好了前往中國的準備,只等中國發出邀請。

她說:“這個名單上的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的科學家是對這種病原體有很多經驗的流行病學家。我們還有實驗室的專家,一旦收到前往中國的邀請,他們隨時可以動身。”

美國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主任(Nancy Messonnier)。
美國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主任(Nancy Messonnier)。

麥斯尼耶:世界上有很多稱職的專家可以幫助中國

如何解釋中國政府遲遲不邀請美國這些頂級的醫療專家前往中國協助抗擊疫情呢?

麥斯尼耶說:“我想,世界上有很多稱職的科學家,可以給中國提供幫助。當然,我們希望我們的科學家獲邀進入中國,但是我們不得不等待他們向我們提出來。”

利伯曼參議員:中國沒有好理由不讓專家去,不會被看成是脆弱

前民主黨副總統候選人利伯曼參議員星期一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中國政府的這種反應不令人意外,但不利於中國民眾。他暗示,中國應當讓盡可能多的專家協助抗擊疫情。

他說:“中國內部應當有對付疫情的能力,但這是一個巨大的問題。如果疫情發生在美國,即使我們有良好的公共衛生和醫藥系統,我希望我們美國會歡迎世界各地的專家,因為這不是任何一個國家可以解決的問題。”

前美國聯邦參議員利伯曼2020年2月10日在哈德遜研究所舉行的有關新冠病毒的研討會上講話。(美國之音莉雅拍攝)
前美國聯邦參議員利伯曼2020年2月10日在哈德遜研究所舉行的有關新冠病毒的研討會上講話。(美國之音莉雅拍攝)

目前是兩黨生物防禦委員會共同主席的利伯曼說,中國沒有很好的理由不讓外國專家去中國。他舉例說,在家人生病的時候,你帶他去看了一個醫生,但你也可能會帶他去看另一個專家,確保病人得到最好的建議與治療。

他說,中國這樣一個偉大的國家必須願意這樣做,沒有人會把這看成是一種脆弱的表現。

前CDC主任戈伯丁:不掌握內部信息,無法評論

對於中國政府不願意邀請美國專家前往中國的問題,在薩斯疫情爆發時擔任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主任的戈伯丁(Julie Gerberding)說,她無法對此發表評論。

她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我現在不在政府裡任職,所以我對此沒有任何內部的信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第一是專心於遏制疫情的擴散;第二是專心於科學;第三是專心於研發疫苗和治療方法。”

特朗普前顧問:無法談論動機,但中共不被民眾信任也影響到美國

擔任過特朗普總統副助理與國安會對抗大規模殺傷性武器高級主管的莫里森(Tim Morrison)說,他無法談論中國政府的動機。不過他說,中國政府在疫情上的信息不透明不僅影響到中國民眾的行為,也涉及到美國是否應該信任中國對外提供的信息。

他說:“在向民眾提供信息的問題上,當中共不被信任時,做出回應就變得更加困難,因為當民眾不信任政府時,他們不會聽政府的話。他們會試圖採取各種行動,在隔離區作弊,因為他們不知道在這個問題上他們是可以信任政府還是不信任政府。這些的確是我們不得不對付的問題,既包括因為中共的原因中國人民在國內如何表現,也包括我們是否可以信任中共提供給我們的信息以及它提供給世界衛生組織的信息。”

特朗普前國土安全顧問:信任和信息的透明暢通至關重要

擔任過特朗普總統國土安全顧問的博塞特(Thomas Bossert)也認為,在應對公共衛生風險時,信任和信息的透明暢通至關重要。

他星期二在華盛頓的一個智庫表示,“公眾信任是公共衛生安全;公共信任現在屬於國家安全事務。”

在新冠病毒疫情爆發以來,中國媒體和輿論一度出現相對的言論自由,但是種種跡象顯示,中國當局再度加強了對網絡輿論和媒體的控制,尤其是在疫情吹哨人李文亮醫生去世引發民眾的憤怒之後。深入疫情第一線進行報導的公民記者陳秋實2月6日與外界失聯至今。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