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中皆表態支持疫苗專利豁免 無國界醫生:救人抗疫具優先性


一名護士手持中國國藥集團生產的新冠疫苗。 (2021年4月15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48 0:00

美國政府日前首度表態支持世貿組織(WTO)關於新冠疫苗等抗疫物資智慧財產權之豁免提案後,引來大型藥廠和部分歐洲國家的強烈反彈。其中,包括中國學者和網絡言論也多有批評,稱拜登總統站上了道德高地,但卻給印度等國家開空頭支票。

不過,在一片反對聲浪中,中國周四(5月13日)也跟進表態支持疫苗知識產權的豁免提案,稱將積極參與此案的文本磋商。

對此,無國界醫生(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組織表示歡迎,並呼籲反對者聚焦“治病救人”的重點,不要再以個別知識產權利益,甚至地緣政治競爭來轉移焦點或折損全球團結抗疫的效益。而兩位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疫苗專家則說,雖然中國整體的生技醫療技術水準落後美國,可望受惠於此一提案,但兩國主力的新冠疫苗品種各有優劣,技術差距並不大,原物料供應鏈可能才是最大瓶頸。

美中方相繼表示支持

針對世貿組織成員正在討論的全球疫苗可及性問題,中國商務部發言人高峰5月13日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中方認為,世貿組織可以發揮積極作用,也支持將此疫苗知識產權豁免提案進入文本磋商階段。

高峰表示:“下一步,中方將與各方一道,積極參與磋商,共同推動達成平衡有效的解決方案,以便各國共同盡快徹底戰勝疫情。”

這是繼美國政府於5月5日一改先前反對的立場,表態支持此提案後,中國也跟進,持相同的支持立場。

對此,無國界醫生“病者有其藥”專案位於日內瓦的高級政策法律顧問暨政策協調主任胡元瓊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中國明確表態支持專利豁免案代表國際社會有越來越多的共識和共同致力推動此案的決心。她說,值此全球公衛危機之際,確保全球疫苗和其他醫療藥材的可及性以及將其視為全球公共產品,應具優先性。

美國是打破僵局的關鍵

無國界醫生“病者有其藥”專案位於瑞士日內瓦的高級政策法律顧問暨政策協調主任胡元瓊 (照片提供:胡元瓊)
無國界醫生“病者有其藥”專案位於瑞士日內瓦的高級政策法律顧問暨政策協調主任胡元瓊 (照片提供:胡元瓊)

胡元瓊尤其推崇美國政府帶頭示範,支持這個由印度和南非所提出的倡議。她說:“我們對於美國最近的這個表態是非常歡迎,因為在世界貿易組織的這個談判已經持續了7個月,然後沒有什麼實質性的進展。對美國這個表態,從我們的角度來講,應該是打破這個僵局的一個非常關鍵的一步。”

胡元瓊表示,其實中國駐WTO代表李成鋼早在日前世貿組織的第二次總理事會上,也闡述過中國支持“將此(提案)轉化為實際行動”的立場,只是未被廣泛報導。

雖然美中兩國都表態支持了,但此案仍須世貿組織164個會員國一致同意才能通過,也才能對全球製藥業具有約束力。世貿組織總幹事伊韋阿拉(Ngozi Okonjo-Iweala)5月10日曾表示,她希望會員國能在年底前達成一項 “務實的”解決方案。

目前如總部設於紐約的跨國公司輝瑞(Pfizer)等大型藥廠和歐盟國家,如法、德、瑞士等國,仍持強烈的反對立場。

大藥廠和歐洲國家強烈反對

他們反對的理由大致包括:1.知識產權豁免案將損及投入大量經費和資源研發的藥廠或專利所有權人之權益,不利鼓勵科學創新。 2.疫苗製程非常複雜,即便讓渡專利,沒有人才、設備等基礎設施的窮國做不出來相同品質的疫苗,不僅緩不濟急,也無法實現疫苗的公平取得。 3.更多廠商若因此加入生產疫苗的行列,只會導致對原物料供應鏈的排擠,反而推升原物料價格,也無助於擴大產量等等。

甚至拜登政府團隊內也傳出高階官員擔心,美國生技企業敏感的商業機密會因此拱手讓給中國和俄羅斯,讓此兩大地緣政治對手的生技醫療產業因此可以“躍進”或“蠶食”美國在生技製藥領域的優勢。他們呼籲審查此舉對中俄的影響,以免損及美國長期的競爭力。

對此,無國界醫生組織的胡元瓊認為,反對者的意見有不符事實之處,也多為轉移焦點的論調。她向美國之音表示:“我們講的是一個臨時的一個決議,以治病救人為主,並不是我們就破壞了這個知識產權的體系。”

全球團結抗疫救人命

胡元瓊說,面對新冠病毒的快速變異,各國必須認知到,一國之安全,不代表全球的疫情就可以因此緩和下來。而且全世界的人命也不能只坐等少數控制技術廠商的疫苗來救。

她說,製藥大廠如輝瑞所提到的生產環節難題確實存在,但就算是最新的mRNA基因技術,20年來,已有很多機構或科學家在研究,並取得龐大的公共資金作為奧援。此外,真正靠mRNA基因技術發展出疫苗的不是輝瑞,而是德國的BioNTech公司,該公司已跟上海復星醫藥有合作夥伴和技術轉移關係。因此,她認為,若排除專利的障礙或地緣政治的干擾,讓更多國家的廠商能投入生產並就近供應疫苗和其他抗疫所需的藥品藥材,才能擴大公共衛生的效益並貼近全球需求。

胡元瓊說:“現在關鍵涉及到一個健康權和生命權的問題,在這個問題上,政府是負責任的一方。所以,我們認為,政府應該要用所有可能的措施,來保證全球範圍內的可及(性),否則在新冠(疫情)之後、未來一兩年,我們可能會看到的是在全球範圍內,衛生的不公平性和貧窮的這個鴻溝繼續加深。”

中國境內民意反對?

在中國商務部正式表態支持前,中國境內的學者和網絡言論也對拜登政府轉向支持專利豁免的立場多有批評。

鳳凰網5月8日特別評論表示:“放棄疫苗專利只有兩個贏家:(美國總統)拜登成了世界道德領袖,(印度總理)莫迪給疫情海嘯中的印度拿回了一個“空頭支票”。”

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研究所研究員劉衛東則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他認為,此次美國的態度,更多是出於維護“國際形象”和“道德領導角色”的政治考量,而不是出於人道主義的行為。他說:“美國此舉意在增強自己的軟實力,這是同其他大國,例如中國之間的競爭,政治意圖明顯。”

中國網民更貼文質疑:“什麼技術豁免?美國不就想騙你公開技術嗎?然後它自己接著什麼都不做。”、美國“炒作(專利豁免案)的另一效果就是貶低中國疫苗”或者“(我)嚴重懷疑米國的這個豁免疫苗專利保護不過是個幌子。”

專利豁免,中國受益

不過,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中國疫苗專家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批評說,這些學者和網民的看法無知。他說:“如果中美都放棄專利的話,美國付出得更多。因為美國的mRNA疫苗是一種比較新的技術,它的專利(項目)會更多一點,(因為)它(輝瑞-BNT疫苗)有260種成分。中國做的滅活疫苗,跟流感疫苗比較接近,有一些通用的技術在裡邊。”所以,兩相比較下,不論從數量、還是質量,中國不會吃虧的。

這位中國專家還說:“這是全世界的事,分享疫苗是每個負責任的政治家都該考慮的。”

這位專家認為,雖然中國在發展mRNA疫苗的進度較慢,但上海復星已和德國BioNTech公司合作。另外,雲南沃森生物技術公司5月底也將在墨西哥開展mRNA疫苗第三期的臨床試驗。因此,就算美國不願讓渡專利,中國可能很快也有能力自己大量生產,而且mRNA疫苗不涉及病毒生產,所以,不需要生物安全等級的工廠就能生產,其實,他認為,其他企業模仿相對容易。

他說,此外,中國剛完成年產30億劑疫苗的車間來生產主力品種的滅活疫苗(如中國的科興和國藥疫苗),未來在產能上將遠遠超越其他國家。從市場競爭的角度來看,滅活疫苗的使用條件比較低,如只須2-8度C的儲存環境,反而在發展中國家有適用性的優勢。因此,需冷凍儲存的美國製疫苗現在於美國以外市場的市佔仍低,這應是拜登政府想透過專利豁免案來擴大全球影響力、搶佔美國以外市場的原因之一。

這位中國專家還表示,中美兩國在疫苗的技術上差距並不大,但美國擁有完整的供應鏈應是其殺手鐧。以輝瑞-BNT疫苗為例,其使用了來自19個國家260種以上的原物料。因此,中國若開始製造mRNA疫苗,短期應會帶來原材料採購的衝突,但也可能因此刺激原材料供應鏈的擴大規模生產,從長遠來看,這應該是良性競爭。

原物料不足恐為最大瓶頸

位於台北的台康生技總經理劉理成 (照片提供:劉理成)
位於台北的台康生技總經理劉理成 (照片提供:劉理成)

位於台北的台康生技總經理劉理成同意,原物料供應不足可能是產能的最大的瓶頸。因為若缺乏原物料,生產廠商再多,產量也不會擴大。

劉理成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疫苗專利豁免案立意良善,但難度不小,需要大製藥廠有意願進一步技術轉移,還要有機器設備等,才能生產出品質和效能一致的疫苗,以解決全球疫苗短缺的問題。

他說,大藥廠的反對可以理解。但若各國政府能進一步提供廠商回饋或限縮專利豁免的範圍,或許可以提高藥廠配合的意願。

劉理成認為,中國整體的生技製藥水準可能落後美國8-10年。因此,如果專利豁免案通過,中國會是受益者。但他說,就算美國不讓渡專利,中國也還是可能可以靠自己摸索追趕,開發出自成一格的技術。

劉理成說:“生產的東西,有些真的是商業秘密,(是藥廠)自己(獨)有。但是,那不代表說,別人沒有辦法追趕你。因為條條大路通羅馬,我(中國)摸索一套新的(製程),可能也能克服,甚至克服的效果更好。”

尤其中國的市場規模大,往往提供了新藥快速發展的很大誘因。劉理成說:“市場決定了一切”,包括價格。劉理成以羅氏大藥廠(Roche) 的乳癌用藥'赫賽汀(Herceptin)'為例,為了進入中國的醫保系統,羅氏多年前將此用藥在中國大幅降價七、八成,但因為使用者眾,反而拉抬公司年營收成長2.5倍,連舊廠房都重新開張,來滿足中國的需求,可見中國市場力量之大。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