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六四30週年紀念日前夕 中國當局強力維穩並封鎖訊息


1989年6月4日凌晨天安門廣場解放軍裝甲車突入鎮壓後場景。

在北京天安門廣場八九民運六四屠殺30週年這一最刺痛中共敏感神經的紀念日即將到來之際,中國當局展開強力維穩,多位異見人士人士“被上崗”或“被旅遊”,還有的被失踪和拘留。

據網上消息,安徽前檢察官、異議人士沈良慶失聯一 星期後,近日被證實從5月16日起就遭“尋釁滋事”刑事拘留。多次被捕的沈良慶經常在網上發表評論文章,並接受外媒採訪。

5月28日午夜,北京民主維權人士、新公民運動的活躍參與者張寶成被抄家和抓捕。據張寶成家人說,警察稱是涉槍,但外界質疑張寶成被抓與他推特轉發有關六四的帖子有關。

此外,北京維權人士追魂等6名北京宋莊藝術家5月28日下午在南京失聯,電話和微信全都聯繫不上。據悉,這6位藝術家正在進行良心運動在中國巡展的途中。記者星期三晚間聯繫追魂的家人,被告知仍然沒有任何消息。

中國資深自由媒體人高瑜的兒子趙萌5月29日傍晚向美國之音證實,高瑜當天已經被當局帶走外出旅遊,具體去處不明。他會在晚些時候爭取聯繫她。

記者:“今天被帶走,您知道是什麼地方?雲南還是甚麼地方?”

趙萌:“不知道。我早上上班去了,下午回來,這人沒了。”

記者:“完了也沒給你留個信兒,微信或者什麼其他的?”

趙萌:“沒有。她給我留信讓我餵貓的時候我正開車呢,沒法給她回。晚上再聯繫吧。”

高瑜八九民運時期擔任經濟學週報副總編,因參與學運6月3日被逮捕,一年多後才獲釋。

中國人權活躍人士、歐盟薩哈羅夫人權獎得主胡佳告訴美國之音,他將於星期四上午“被旅遊”。

胡佳:“這肯定是要離開北京的。跟過去一樣,跟過去15年的狀況是一樣的。本來今天就要走,但是他們那邊有些事情,所以說明天早上走,6月5號回北京。”

記者:“張寶成,我看網上消息說昨天被帶走了,你還有知道什麼其他人嗎?”

胡佳:“我這幾天就是聯繫不上我的好朋友齊志勇,他是六四傷殘者。他因為有這個透析,他是無法離京的。但是我聯繫不上他,很奇怪,就是他是不是被限制了。很有可能他被當局限制,比如說給他的電話設置技術性的障礙。因為他是六四傷殘者,他的腿被鋸掉了,所以他是一個活的證據嘛。所以,嚴厲限制他在那個期間見到媒體記者呀之類的。”

此外,北京維權人士李蔚因母親生病拒絕離開北京,但被告知將“被上崗”。

劉蔚說:“是要上崗,但是因為我這兩天我母親身體有病,我這兩天在我母親這兒照顧她,可能會晚兩天。已經跟我打招呼了。我不出去,但是上崗,我拒絕出去。”

30年來,六四一直在中國大陸是一個政治禁忌,政府至今對鎮壓期間到底有多少傷亡沒有說法和解釋,任何有關六四的信息都遭審查和刪除。個人紀念活動都遭到限制和警告,甚至抓捕。

中國當局將有關六四的記憶從一代人身上抹掉。有大量報導顯示,中國目前絕大多數70年代末以後出生的人沒有聽說過六四,即便知道的也多數是通過翻牆或者到港澳台及海外以後才得知的。

海外民運組織計劃今年舉辦各種紀念活動,尤以在美國華盛頓和紐約的將會非常隆重。此外,在六四屠殺後曾有一百多萬憤怒的港人走上街頭抗議的香港,支聯會自六四後,每年都在銅鑼灣維多利亞公園舉辦要求平反六四的紀念燭光晚會,往往都有十來萬人參加,顯示港人拒絕遺忘六四的歷史。

由於近年中國政府加緊打壓香港“一國兩制”下“兩制”的自治空間,限制港人的言論自由權利,令外界批評“一國兩制”嚴重走樣變形,民怨高漲。預計,香港今年會有人數或創紀錄的各種紀念活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