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高校自主權亮紅燈 港大學生會百年基業恐毀於一旦


香港大學學生曾經在2015年舉行黑衣靜坐示威,抗議中國當局干預香港學術自由。(2015年10月9日)
高校自主權亮紅燈 港大學生會百年基業恐毀於一旦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27 0:00


香港大學學生會悼念七一刺警案疑犯觸發的風波近日到達白熱化程度。身兼港大校監的特首林鄭月娥認為,即使學生會評議會已致歉,校方仍需採取行動。同意執法機關跟進,這意味著評議會可能背負刑事責任。港大發布聲明,宣布不再承認學生會在校內的角色。除了港大,近期香港多所大學學生組織也相繼亮起紅燈。有學生組織擔心,如果打壓情況持續,香港的院校自主將蕩然無存。

香港大學學生會評議會通過動議悼念襲警疑犯觸發的風波持續擴大。週二(7月13日),作為校監的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聲言必須追究。

林鄭月娥說:“(動議)真的令人非常髮指,不論作為行政長官、作為港大校監甚至作為普通市民,我都非常憤怒,為這所大學感到有些羞愧。但不論是由執法機關跟進或是由香港大學管理層跟進,我都不會介入。”

港大隨後發表聲明,強烈譴責港大學生會評議會公然美化暴力的嚴重不當行為,挑戰社會道德底線,損害港大社群的聲譽和利益,並將嚴肅調查事件,根據結果進一步處理涉事學生,更表明不再承認港大學生會在校內的角色。

湯家驊:道歉不能了事

香港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湯家驊臉書圖片)
香港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湯家驊臉書圖片)

資深大律師、香港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對美國之音表示,即使評議會成員致歉也不等於事件告一段落,就好像殺了人不可以一句道歉就了事,評議會讚揚襲警疑犯為香港犧牲,其實是推動和表揚恐怖主義。

湯家驊說:“任何人犯了罪,說聲對不起就可以了事,香港會變得沒有法治。當然,我現在不是鼓勵執法人員一定要檢控(涉事學生),但根據基本法治原則,若有人犯罪,必須經由法律制度去決定是否進行檢控。若有關動議的本質是宣揚恐怖主義,那就觸犯了國安法第二十七條。到底有沒有觸犯國安法需要由執法部門決定。”

今年4月,港大學生會就香港修改選舉制度發聲明,形容是“終結選舉制度”,並去信校長張翔,批評校內推行國安教育是斷送院校自主權。中國官媒人民日報批評港大學生會抹黑“一國兩制”,認為“非管不可”。4月底,港大校方表示學生會所作所為令大學帶來違法風險,必須釐清關係,宣布收回會址管理權、停止代收會費等。校方要求學生會在下週三(7月21日)前遷出學生會綜合大樓。

上週三(7月7日),各學生組織代表組成的評議會一致通過動議,向7月1日晚上持刀襲警後自殘不治的疑凶梁健輝表示悲痛,並提到“感激他為香港作出的犧牲”。

特區政府點名批評及譴責聲明,兩天后,學生會撤回議案並致歉,幹事會請辭。

校方被指製造“白色恐怖”

香港大學學生會前會長郭永健。(郭永健臉書圖片)
香港大學學生會前會長郭永健。(郭永健臉書圖片)

香港工黨主席、港大學生會前會長郭永健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譴責政府及港大校方旨在製造“白色恐怖”。

他說:“國安法也好,或者各樣行政手段,甚至取締學生會也好,是完全沒有必要的,校方只是想把學生會除之而後快,它想斬草除根。”

郭永健表示,一旦香港警方國安處介入事件,後果將十分嚴重。

他說:“它們在審判學生的思想。民主派初選涉案的四十七人案在沒有定罪之下羈押到現在還沒放人。學生們會否面臨被拘捕被拘禁,是非常使人憂慮的。”

香港城市大學退休政治學教授鄭宇碩對美國之音說,事件當中,港大學生會評議會犯了錯是毫無疑問的,但問題是不應由警方出手。

他說:“民主國家通常都尊重大學學生會的獨立自主。要是它們犯了校規,那就在學校裡接受紀律處分。要是他們觸犯刑事罪行,那就讓警方處理,不用學校當局請求警方乾預的。”

學者斥林鄭雙重標準

近日,香港入境處處長區嘉宏,海關關長鄧以海及保安局副局長區志光出席私人宴請,違反限聚令被罰款,遭外界質疑是否應該接受款待。由於警方是在調查一宗涉及企圖強姦罪的案件,發現有人聚餐違反限聚令,部分輿論認為3人有需要暫時停職接受調查。

事後,林鄭月娥表示,自己、政務司司長及保安局局長都一致認為,涉事的高層官員並非明知故犯,認為他們已付出法律以外的代價,希望事件到此為止。

鄭宇碩說:“紀律部隊的高官自己違反限聚令,和一名涉嫌強奸的人同座吃飯,事後也沒有公開的親自道歉,只是由保安局為它們發表一個聲明。林鄭月娥公開表示,可以接受他們書面道歉,不應再追究下去,要向前看。既然這種向前看的態度適用於紀律部隊的最高層,那為什麼不適用於大學學生會和評議會的代表呢?”

高校學生會相繼遭打壓

過去幾個月,香港多所大學學生會相繼亮起紅燈。繼香港大學、

中文大學、城市大學和理工大學後,嶺南大學週四(7月15日)也宣布停止為學生會代收會費。

嶺大向教職員及學生髮電郵,說近年收到學生、家長及公眾投訴,認為把學生會費和學費捆綁一同收取的做法不適合併且誤導,由於嶺大學生會是獨立註冊團體,校方相信由學生會自行收取會費和管理財政更為適合。

學生會指責校方的理由牽強、荒唐,使人難以信服和接受,批評校方以各種行政手段破壞學生會的財政穩健、為學生會行政帶來繁重負擔,減低學生會影響力,連帶影響多個學生會屬會的長遠發展、損害學生權益。

鄭宇碩表示,香港各高校學生會面臨的危機使人揪心。

他說:“一就是收回他們的辦公地點,辦公設施,學生會的運作自然變得困難。第二,也是更重要的,就是不為他們收取學生會的會費,向同學逐個收取會費是非常困難的一回事,這樣學生會就根本無法運作下去了。就算個別同學代表犯了錯,也不應針對學生會整個制度,學生會整個組織體系的運作。”

鄭宇碩認為,這是香港當局打壓人權和言論自由的縮影。

他說:“受到打壓的對像是非常廣泛的。首先當然是所謂民主運動的人士,然後我們看到區議員受到壓力,很多都辭職了。高校的學生會也成為打擊的對象。所以你可以看到這次打擊學生會並非個別的行動。”

成立於1912年的港大學生會是香港高校最早成立的學生會,過往積極參與香港社會運動,包括2014年佔中運動、悼念“六四”活動等,孕育出不少社會名人和年輕社運領袖。

港英包容港大學生會

港大學生會前會長郭永健表示,在殖民管治時期,港英政府對港大學生會一直十分包容。

他說:“從(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到中英(就香港前途問題)談判,學生會一直會就時事發聲。以往無論政府,還是校方都不會干涉。以七十年代為例,當時的港大學生會都是國粹人士或者左派學生去擔任,可是當時港英政府是容許他們的。大家都明白,校園內言論和思想自由的氛圍絕對是容許的。”

郭永健擔心,港大學生會百年基業會毀於校方家長式管治。

郭永健擔心,港大學生會百年基業會毀於校方家長式管治。(郭永健臉書圖片)
郭永健擔心,港大學生會百年基業會毀於校方家長式管治。(郭永健臉書圖片)

他說:“香港主權歸還中國二十多年來,紅線越來越多。學生會最重要的是展現出校園自主。假如學生會的同學覺得乾事會犯了錯,大可以發起公投,可以在評議會動議譴責犯錯的人。要求他們辭職。現在卻剛好相反,採取家長式施壓,把擁有超過一百年曆史的學生會毀掉。”

以往每年六四前夕,港大學生會均會透過洗刷丹麥雕塑家創造的國殤之柱和重漆太古橋等行動悼念當年的悲劇。

郭永健說:“寒蟬效應加上白色恐怖籠罩下,這些活動還有沒有學生站出來支持,是非常悲觀的。不排除將來會增加新的紅線:只要悼念六四就是犯禁。”

港大學生會刊物“學苑”曾被指散播“港獨”思潮。2015年,時任香港行政長官梁振英發表“施政報告”時罕有點名提到,“學苑”的封面專題以及編印的書籍,主張香港“尋找一條自立自決的出路”,“學苑”及佔中學生領袖的錯誤主張,不能不警惕。

郭永健估計,歷史悠久的港大學生會一旦無法繼續運作,校方可能另行扶植新的學生組織,而且不排除會由立場親北京的本地學生,甚至來自中國大陸的學生所主導。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