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劍指中國:日英強化防衛成“準同盟”RAA談判啟動在即


英國國防部採購部長奎因(左)在東京與日本防衛相岸信夫會晤。(2021年9月22日)
劍指中國:日英強化防衛成“準同盟”RAA談判啟動在即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3:12 0:00

日本與英國將於10日7月召開首次締結軍事聯合訓練等的《互惠准入協定》(RAA)談判的會議。國際關係學者認為,日英締結RAA是承接四方安全對話機制(Quad)、五眼聯盟(Five Eyes)、澳英美三方安全夥伴關係(AUKUS)的有效合作方式,對於雙方未來在印太戰略的角色都有所幫助。

英國脫歐後重構盟友關係

日本與英國為讓自衛隊與英國軍隊更順利進行聯合訓練,已就締結《互惠准入協定》(RAA)達成啟動談判協議,預計於10月7日舉行首次會議。

日本大學國際關係學部教授松本佐保
日本大學國際關係學部教授松本佐保

日歐關係專家、日本大學國際關係學部教授松本佐保(Saho Matsumoto)在接受美國之音的採訪時指出,這個時間點的選擇有英國脫歐的因素,以及阿富汗撤軍所造成的影響。

她說:“英國想要重振脫歐後低迷的經濟,並在軍事安全方面凸顯英國在國際政治中的存在,尤其是今年8月美軍從阿富汗撤軍,當時由於英國政府反應遲緩,英國國民對政府抱持諸多不滿。首相約翰遜因此改組內閣,任命對中國持鷹派立場的國際貿易部長特拉斯(Liz Truss)為新的外交部長。特拉斯去年曾在東京與日本簽訂日英《經濟夥伴關係協議》(EPA)。特拉斯的外長任命在9 月中旬開始生效,在此背景下,英國於10月初與日本將簽署RAA,是想在這一時間點上同時加強安全問題和經貿問題之間的雙邊關係。”

松本佐保教授認為,日英RAA談判會議的起因,可以追朔到3年前的準備舉措。她說:“早在2018年英國脫歐定調時,日英雙方在'第35屆日英21世紀委員會聯席會議'中就開始討論英國脫歐之後,要建立21世紀日英集團。也是從那時開始,英國正式啟動其與歐盟以外國家的關係重構。今年初,英國對於涉及國防與安全、經濟關係的《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CPTPP)公開表示興趣,英國國際貿易大臣特拉斯宣布英國打算加入,日本馬上表示歡迎,並在今年6月強調日本願意以主動方式參與英國加入協定的程序,雙方友好態度明顯。9月份,英國航母伊麗莎白號(HMS Queen Elizabeth)抵達日本,與日本自衛隊聯合演習後,雙方當然希望往後的軍事合作更加順利,現在談RAA可謂是水到渠成。”

松本佐保教授表示,對東亞地區的緊張局勢,特別是中國在東中國海和南中國海的動向,日本和英國應會透過RAA談判會議再度確認對於各種問題的認知、參與程度與方式,以期順利地強化軍事合作。

當代日本研究學會第一副會長陳文甲
當代日本研究學會第一副會長陳文甲

當代日本研究學會第一副會長陳文甲(Wen-jia Chen)對美國之音表示,日英透過締結協議以拓展防衛合作,並不令人意外。

他說:“英國正式介入印太地區後,9月份相繼派遣航母、潛艦與日本進行聯合軍演。這是海上自衛隊首次與英國潛艦展開聯合演訓,潛艦作戰向來隱密性極高,過去自衛隊潛艦大多都和美軍潛艦一同演訓,此次是首次與英軍潛艦演訓相當罕見。可見日英兩國在軍事方面的合作關係正在加深,並可解讀雙方關係已經'準同盟化'。”

陳文甲教授指出,英國決定在印太地區常態性部署海軍力量,以利後續英日海上聯合訓練全面合作,所以在此時討論RAA,內容除了武器入境手續簡化,預料還會討論日本提供英軍在印太地區執勤時的後勤保障支援。

共同民主價值維護海上生命線

據多家日媒報導,日英締結RAA主要是回應中國日益強化的軍事影響力,並牽制中國的海洋活動。

松本佐保教授指出,英國對中國的態度十分警戒,尤其是在香港問題上。

她說:“中國當局禁止在武漢進行關于冠狀病毒感染源的現場調查,就已經讓英國對中國失去信心了。近日又有報導指稱,中國當局對香港民主活動人士施以酷刑和恐嚇,使英國對中國的憤怒情緒越來越高漲。對英國而言,香港保持一國兩制下的金融、商業和民主中心的地位具有政治意義,但現在這些都將被北京當局摧毀。在這種情況下,英日之間在軍事安全、金融和經濟方面、以及民主價值共享等領域都已經有所共識,也深知團結反制中國的霸權行為才能確保雙方利益。”

陳文甲教授表示, 日本與英國分別位於歐亞大陸兩端,同為民主政體,都是美國的重要盟友,以軍事合作來配合美國圍堵中國是大勢所趨。在現實上,印度洋在過去是英國的傳統勢力範圍,英國也像日本一樣有強悍的海軍,日本當然希望順利與英國合作,以保護其海上生命線。

他說:“從印度洋、南中國海沿著第一島鏈北上到東北亞對日本來說是其海上生命線,一旦受制於中國,日本終其一生將是仰人鼻息、卑躬屈膝而過。因此,按照日本俯瞰地球外交理論,必須加強與國際友人的安全合作以製約中國。除了日美同盟的保障之外,在英國介入印太地區之後,為保護日本海上生命線,與英國起動RAA有利建立多重安全機制,加強對中國圍堵的能量與力度。”

承續Quad、五眼、AUKUS

日本外務大臣茂木敏充在9月28日的記者會上宣布日英兩國將舉行首次RAA談判會議時說:“這有助於為實現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進一步增進兩國的合作。”

陳文甲教授表示,在美英澳成立AUKUS聯盟後,日英啟動RAA談判可視為整體印太戰略之一部,同時也是AUKUS 的後續行動。

他說:“在日英雙方RAA簽定後,預料後續日本將與英國常駐艦艇在第一島鏈、南中國海及印度洋舉行更多行聯合訓練,甚至不排除聯合澳大利亞、菲律賓等南海國家實施,而在英美協助澳大利亞建立核潛艦後,在反潛技術上,日本可能有相當重要的角色,例如擔任技術顧問。日英RAA的締結,顯示兩國在軍事合作更跨進一步,甚至不排除英軍航母F-35戰機進入日本領土,並在海上空域實施聯合訓練。”

松本佐保教授認為,日英RAA是連結英國與Quad,以及日本與五眼聯盟(Five Eyes)、日本與AUKUS的機制,對於日英雙方來說,加入這三個組織的難度各自不同。

她說:“AUKUS是英、美、澳的軍事合作框架,這是因為QUAD成員國日、美、印、澳,以及五眼聯盟的美、英、澳、加、紐的合作框架已經逐漸強化,而英國與澳大利亞、印度、加拿大有著深厚歷史淵源,也曾經參與Quad的活動形成Quad+1。在這個過程中發展成日英RAA是一個有效的手段,因為AUKUS的內容包括英美協助澳大利亞建造核潛艇,日本如果建造或採購核潛艇,國內民眾一定強烈反對,根本不可行。所以在日英進行RAA的談判後,英國有可能正式加入Quad,日本也可能加入五眼聯盟,因為國內也贊成,但是日本不太可能加入AUKUS。”

中國或加碼對歐祭出經貿制裁

松本佐保教授表示,中國官方當然一定會抗議日英RAA談判,但是英國也早已準備好與中國針對香港問題進行反駁,而且現在連日本也很有可能加入。

她說:“現在日本新內閣剛剛上任,新首相岸田文雄對於人權議題比菅義偉內閣還要重視許多,甚至要新設職位專門處理,對中國的人權問題自然不會輕易放過。岸田內閣與傳統右派的區別是比較有自由主義的想法,對人權的重視程度也和美國民主黨有許多類似之處,與拜登政權的團結盟友圍堵中國方向應該會配合得非常好,中國即使抗議也不會有用的。”

陳文甲教授認為,中國必然將透過外交系統表達對日英RAA談判的抗議,並重申不搞霸權的聲明,也會具體反應在其海上軍事行動上,尤其是第一島鍊及南中國海海域,包含增加以軍機干擾日本西南海域、台灣東北海域的頻率與力度。

他說:“當然,除了外交系統發言及軍事上的動作之外,向來中國對歐洲地區的抗議方式便是利用經貿手段,由於中歐之間的經貿關係相當密切,中國強大的消費力有助於推動歐洲產品的銷售,特別是在汽車和奢侈品上,而中國的出口則得益於歐洲對其醫療設備和電子產品的強勁需求。因此,可預期的中國必然利用中歐之間的經貿籌碼逼迫歐洲國家不要插手印太地區事務。”

陳文甲教授認為,即使中國祭出對歐貿易制裁,效果也不大,因為歐美國家加強與日本的軍事合作,足以顯見歐美國家意識到印太地區的安全與歐美息息相關,所以必須透過與第一島鏈最重要的國家-日本展開軍事合作,才可確保自己的國家利益不被侵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