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國務卿蓬佩奧重申年底關孔子學院 中國網民中支持者眾


時為中國國家副主席的習近平在墨爾本皇家理工大學為澳大利亞的第一所中醫孔子學院揭牌。 (2010年6月20日)
美國務卿蓬佩奧重申年底關孔子學院 中國網民中支持者眾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4:13 0:00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週四在接受美媒專訪時重申,美國將於今年底關閉境內所有的孔子學院。對此,大多數中國官媒和香港親中媒體週五(10月16日)在轉載時,多以蓬佩奧“抹黑”、“蠻橫無理”或“新冷戰”等字眼來抨擊美方的此一決策。

不過,為數不少的中國網民卻表達了和中國官媒和官方大相镜迳庭的立場,為美方叫好。其中,部分網民對孔子學院的惡評更甚於美國。

爬梳中國網民在微博上所發表的反對孔子學院的意見,為數不少者首先對於中國共產黨過往批判孔子、現在卻又在全世界普設500多所孔子學院的做法頗有意見,甚至還有文章直指孔子學院是幫中共權貴者找工作、辦綠卡的貪腐、無能機構。

一位來自黑龍江、署名“黑川哲頓塔”的中國網民說:“這就是外部力量幫助我們的領導糾正官僚低效文化輸出方式,節省資源了,謝謝。”

另一位來自廣東河源的網友則說:“感謝美帝,辦孔子學院浪費納稅人的錢,腐敗玩意,兼且輸出腐朽文化。”

干預式意識型態輸出

縱然有不少中國民眾從美國幫中國納稅人節省經費的揶揄角度,支持美方關閉孔子學院的決策,但也有不少民眾對中國政府這種干預式的意識型態輸出模式,甚至是中國單向輸出的不對等作法不以為然。

一位北京豐台區的網民就說:“輸出意識型態不要用政府干預,拍好電影,寫好小說,教育交流,吸引遊客都好啊,這麼多好辦法為什麼要開一個官辦的學校。”

另一位北京東城區的網民則說:“這叫啥新冷戰?公平對等而已。先問一問美國能在中國開耶穌學院嗎?”

也有中國網民從經費和人員組成結構的角度批判孔子學院的設立。

一位來自北京、署名“元老院收稅者”的網民形容,孔子學院的工作人員“吃愛國飯、傳播半吊子國學、混亂的經營戰略”,因此,他認為這些人員本該為自己的愚蠢負責,並為孔子學院被關負主要的責任。他還問道,現在這群人“卻能以民族英雄的身份回國,究竟是誰愚蠢呢?”

事實上,美國自8月初宣布,要求將美國境內的孔子學院登記為“外國使團”後,就引發了中國網民的熱議,有近9,000網民當日在一則澎湃新聞微博官號的留言區表達各式各樣的意見。其中,相當多人反駁美方的政策,甚至有孔子學院教學的老師留言表達對該學院的支持,指出她“作為孔子學院下面教學點的老師,我們真的很用心的在當地教中文,孔子學院的意義不是立竿見影的,但對於傳播中華文化,推廣漢語還是很有作用的。只能說,路還很長。”

不過,當時已有不少中國網民提出對孔子學院“浪費錢、又無能”的質疑,也獲得不少人點贊。

紅色滲透的盛與衰

一位安徽企業主、署名“吃貨老葉”的網友當時指出:“人家美國是要將孔子學院定性為外交使團,理由是該組織是受中國國家控制的,並非民間組織。評論裡卻在吵孔子學院到底有沒有用?看來,孔子學院是中國國家控制的,大家都認為是實錘,沒什麼可討論的。”

根據百度百科,屬於非營利性質的孔子學院自2004年6月在烏茲別克的塔什幹首度試辦後,十多年來快速成長,現已遍及全球150多國,總計設有超過500所的孔子學院和近1,200個中小學孔子學堂,全球註冊學員有210萬人,中外專兼職教師達4.6萬人。

綜合目前可查到的最新資料和外媒報導,孔子學院在2017年的年度報告中列出年度預算達22億人民幣(約3.2億美元)。然而,或許是因為孔子學院的官辦色彩太過濃厚,再加上近年頻傳的爭議事件,今年7月起,中國教育部將孔子學院的品牌轉交由中國國際中文教育基金會全面負責運行,不再由其轄下的國家對外漢語教學領導小組辦公室(國家漢辦)來負責,而中國國際中文教育基金會第一屆的理事會甫於今年6月舉行,除通過組織章程,還遴選組織領導成員,包括宣布浙江大學原校長、中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原主任楊衛當選理事長。

根據加拿大資深媒體人文達峰(Jonathan Manthorp)今年7月所發表的新書《大熊貓的利爪:中國如何滲透、影響與威嚇加拿大(Claws of the Panda: Beijing's Campaign of Influence and Intimidation in Canada)》,孔子學院在草創初期看來無可挑剔:與外國各教育機構和主管機關定下協議後,就提供經費和師資給孔子學院和孔子學堂,屬於正當的教育交流計劃。

大外宣與間諜工作

但文達峰在書中指出,一深入研究,才發現孔子學院其實是中共假文化交流之名義,來掩飾其重大的國際宣傳暨間諜工作,而且大部分的孔子學院都屬於中國大使館、領事館的間諜分支機構,藉此來控制中國學生,蒐集所謂敵人的情報,並威懾異議分子,展現出紅色滲透的極度破壞力。不少在加拿大的孔子學院,經媒體追踪後發現,根本沒有在辦什麼活動。此外,孔子學院和部分學術機構簽有保密協議,神秘色彩濃厚,其中部分條文經揭露根本是西方國家做不到的事情,包括遵守中國習俗和法律等規定。

根據該書,加拿大安全情報局在經過一年的調查後,早於2007年就發布報告,“將孔子學院描述為軟實力代理人,要為2008年北京主辦的夏季奧運大作宣傳。”也就是說,相對於槍砲、武器等國家硬實力,中國試圖透過孔子學院來推展軟實力,讓外國人對中華事物有正面的感受,甚至對中國有一定程度的仰慕。

另外,前幾年發行的《假孔子之名》紀錄片更進一步揭露中共斥資數十億美元打造的孔子學院在國際上備受爭議,並被抵制的現象。

該片由加拿大華裔導演秋晏(Doris Liu)歷時3年調查完成,引述了法輪功成員、同時也是孔子學院漢語教師趙琪的個人親身經歷。因為信仰之故,趙琪出走孔子學院,申請成為加拿大難民,並就自己在孔子學院親身經歷的政治宣傳、學術審查及人權歧視提出投訴並披露給媒體,最終導致加拿大麥克馬斯特大學(McMaster University)於2013年關閉了經營近5年的孔子學院。這是全球首例孔子學院關閉,引發西方國家關閉孔子學院的骨牌效應。

孔子學院逐一關閉

據該紀錄片網站的統計,自2013年至今,全球遍及美國、澳大利亞、法國、瑞典、德國、丹麥、荷蘭等國的大學院校,總計關了66所孔子學院,其中,美國占大多數,達45所。在美國國務院的規劃下,尚未關閉的70所可能於今年底全部關閉,並註銷中國籍工作人員注美的簽證。

國務卿蓬佩奧週四在接受亞特蘭大廣播電台主持人埃里克森 (Erick Erickson) 專訪時稱,中國透過孔子學院將黨政宣傳強加在美國學童身上。蓬佩奧說:美國“必須要面對事實,(中共)砸錢來顛覆我們的民主,破壞我們的生活方式,我們應該拒絕接受,我們會另找其他方式來資助我們的學校,支持美國孩子出國學習的機會。但拿中共的錢來維持學校的營運不是我們應該接受的權衡方式。”

部分接受孔子學院課程的美國孩童曾指出,他們的教師常常規避包括西藏、新疆和維吾爾族等敏感議題。

中國著名報人、前《中國青年報》“冰點”欄目主編李大同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孔子學院“本身就是打著(孔子)名號…是它(中共)大外宣的產品,所謂軟實力的工程,花大筆金錢進去,就是玩軟實力。它(中共)自己信孔子嗎?打這個旗號,招搖撞騙而已。”

李大同認為,中共高層的確希望孔子學院發揮大外宣的功效,但這筆錢到了下面腐敗的官員會怎麼用,就難說了。

他也認同部分中國網民的看法,孔子學院沒成功過,只是瞎浪費中國納稅人的錢,而且中國現在“已經是過街老鼠”,面對美國關閉孔子學院,只能乾瞪眼,也拿不出什麼反制的辦法。

華人民主書院董事主席曾建元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如果孔子學院只是單純交流華語、漢學,全球都歡迎。

但各國陸續關閉孔子學院之事出必有因,因為其在學術交流設限太多,除了不能違背中國對西藏、台灣、維吾爾等立場的討論外,還一定要用它的教材。他說,雖然中國慷慨地提供諸多研究經費,但其附帶條件卻適得其反地造成全球對中國的認識產生偏差,這也是為什麼美國現在看清,蠅頭小利帶來對基本價值的挑戰、顛覆和滲透,並不值得。

學術審查大問題

曾建元說:“這些研究變成一種誘餌,讓美國的大學教授或者從事中國研究、漢學研究的,他不知不覺當中會學術審查,對他本身做的研究開始進行一種自我審查,這個事實上是使得全世界對中國研究本身會產生很大的誤差,這是一個孔子學院最大的問題在這個地方。”

曾建元指出,孔子書院代表中共對全球的滲透和對普世價值的挑戰,因此,各國逐步關閉是趨勢,尤其近期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席次改選,包括中、俄兩大人權紀錄惡劣在內的極權國家都入選,再加上美國還在進行總統大選,讓特朗普政府此時的宣示除了具有拉抬選舉的政治意涵,也具有美國總統宣示對基本價值必須承擔的責任。

另一方面,他說,明年是中國共產黨建黨100週年的紀念年,屆時東西文化、意識形態和普世價值觀將會進一步交鋒。因此,美國此時率先作出表率,提醒和警示全人類要好好捍衛歷時幾百年所創造出的價值和學術自由,也深具意義。

曾建元認為,孔子學院關閉後,留下華語和漢學研習的真空。他期待台灣想辦法延續承接。他說,雖然台灣的經費有限,但台灣擁抱西方普世價值,所傳承的部分中華文化也未曾受到迫害,因此西方人若能在所謂的“台灣學院”學習華語或漢學,不僅可以與自己的西方文化再對話、再反饋,也可以看到東西方文化在台灣融合後所展現的生命力,這才是一個愉快的學習經驗。相較於中共將孔子學院當成統戰和大外宣的工具,長期下來,讓西方國家的學員感到壓迫和不愉快,是截然不同的經驗。

相較於部分華人對孔子學院的負面評價,前美國外交官、現在政治大學台灣安全研究中心擔任資深研究員孟迪斯(Patrick Mendis)在接受美國之音書面採訪時,則對特朗普政府宣示關閉孔子學院的操作手法不表認同。

他說,關閉孔子學院議題早就列入美國2018年的國防授權法案中,是美國國會通過的決議,不單是特朗普政府的決策,因此,他認為,國務卿蓬佩奧近期一再做此宣示是選舉操作,代表“特朗普行政團隊在美國封殺微信和TikTok(抖音國際版)的策略正式失敗後,特朗普和蓬佩奧兩人似乎想轉移焦點,也表現得越來越像中國領導人,而不像正統的美國人。”

他表示:“美國不應該懼怕孔子學院,因為美國的建國精神和原則遠優於帝制中國和其今日的治理模式。”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