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媒終止與《中國日報》合作 紐時清除網站上殘留中共宣傳


圖為紐約時報大樓 (美聯社2018年6月28日資料照)

《紐約時報》日前刪除了網站上所有中國官媒《中國日報》刊登過的付費宣傳。在西方民主國家對中共“大外宣”提高警惕並採取措施之際,包括紐時在內的多家西方媒體表示,已終止與《中國日報》的合作。

《華盛頓自由燈塔報》首先報導了紐時下架並刪除所有《中國日報》付費廣告的消息。報導的作者角古優一郎(Yuichiro Kakutani)對美國之音表示,他本週發現此前保存的鏈接已無法訪問。

他說:“紐時把網站上所有《中國日報》的新聞式廣告都刪除了。導航到《中國觀察》(China Watch)內容的鏈接不再有效,所有提及《中國觀察》的地方都已刪除。”

過去十多年來,中共官媒《中國日報》以插頁形式在《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和《華爾街日報》等海外主流媒體上做廣告。這些廣告被冠以《中國觀察》的名稱,裡面的內容看起來更像是記者的新聞報導,用以宣傳中國政府的政策以及美化中國和中共形象。

長期追踪此事的角古優一郎說,2017年後,《中國日報》與《紐約時報》的合作方式主要是網絡。他在互聯網備份網站“網絡時光機”(Wayback Machine)存檔的鏈接顯示,《紐約時報》網站曾在廣告付費欄刊登來自《中國日報》的新聞內容,其中2019年的一個宣傳視頻將在中國壓迫政策下的維吾爾人描繪成“安居樂業”。這些廣告版面還可將觀眾引導至《中國日報》英文版官網,但未明確說明《中國日報》是中國政府控制的媒體。

《紐約時報》未對刪除《中國日報》內容一事置評。發言人艾琳·墨菲(Eileen Murphy)在電子郵件中對美國之音說:“我們今年年初做出決定,停止接受國家媒體的品牌廣告(那些新聞形式的廣告),包括《中國日報》。 ” 不過她也表示,來自國家媒體其他形式的廣告,如果符合紐時廣告標準,也會接受。

印第安納州共和黨聯邦眾議員吉姆·班克斯(Jim Banks)對紐時終止與《中國日報》合作的做法表示歡迎。他在推特上說:“《紐約時報》對有關中共在新疆和世界其他地方的暴行做了詳細報導。很高興終於對內產生了效果,他們不再支持《中國日報》的政治宣傳。其他媒體機構,也應該效仿,並將美國價值觀置於中共賄賂之上。”

《紐約時報》不是唯一一家與《中國日報》終止合作的媒體。《華盛頓郵報》發言人喬治·沙尼(George Shani)對美國之音表示,該報去年已停止來自《中國日報》的廣告,並表示在網站上沒有《中國日報》的數字內容存檔。

據報導,位於倫敦的《每日電訊報》也終止了與《中國日報》的合作。不過,三家媒體都沒有解釋終止合作的原因。

長期觀察中國媒體的自由之家資深政策分析師莎拉·庫克說,中共在有關新疆維吾爾人以及新冠疫情等方面的報導,以及美國國會議員要求《中國日報》披露財務明細,對這些美國媒體形成的更多審視和壓力,可能是他們做出終止合作決定的原因。

她說:“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這是一個有趣的例子,顯示出,詳細的《外國代理人登記法》申報內容帶來的透明度的提升,如何促使新聞機構決定不再繼續刊登中國政府的宣傳。”

今年早些時候,在班克斯眾議員帶領國會參眾兩院34名共和黨議員聯名致信美國司法部要求對《中國日報》展開調查之後,《中國日報》於6月份向美國司法部補交了一份更為詳細的在美財務明細。1983年被認定為“外國代理人”的《中國日報》每年都向美國司法部提交在美運營的財務情況,但是議員們說,這家中國官媒未按《外國代理人登記法》(FARA )相關要求詳細披露財務信息,包括向美國各大媒體支付的廣告費用。

《中國日報》6月提交的這份文件顯示,在2016年11月至2020年4月間,《中國日報》向美國媒體支付了共1900多萬美元印刷費和廣告費,其中向《紐約時報》支付廣告費5萬美元、《華盛頓郵報》近460萬美元、《華爾街日報》約600萬美元。

不過,並不是所有美國媒體都已終止與《中國日報》的合作。根據披露文件,《中國日報》2019年11月以後已沒有向《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支付任何費用,但截至2020年4月,仍與《華爾街日報》和《外交政策》網站有資金往來。

《華爾街日報》和《外交政策》網站沒有回复美國之音的置評請求。《華爾街日報》目前在其網站的付費廣告頁面仍有刊登《中國觀察》的內容。

在《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終止與中國官媒的合作之際,美國政府也在採取措施對中國媒體在美國的活動加強審視,封堵中共對美國社會的宣傳滲透。

今年2月以來,美國國務院已陸續將包括《中國日報》發行公司、新華社、CCTV、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在內的九家中國官媒認定為外國使團,將這些媒體機構視為中國政府的一部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