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剝奪中國主權豁免的立法會引發什麼後果?


美國國會山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23 0:00

始於中國並蔓延全球的新冠病毒不僅奪走了很多人的生命,也給很多個人、公司、地方政府和國家帶來巨大損失。在疫情最為嚴重的美國,除了公司、團體和州政府對中國提起訴訟以外,一些國會議員也提出議案,要求剝奪中國的主權豁免,為美國公民和地方政府向中國索賠打開方便之門。美國能否通過立法取消中國的主權豁免而讓北京擔責呢?因新冠病毒而剝奪中國主權豁免權的做法會引發什麼後果?

中國受到多項起訴

美國一些因新冠病毒而遭受巨大損失的團體與公司已經在美國好幾個州的聯邦地方法院對中國政府提起訴訟。

中西部的密蘇里州4月21日就新冠病毒對該州造成的巨大損失向中國政府提起民事訴訟,成為起訴中國的第一個美國州政府。

美國總統特朗普4月22日在白宮舉行的新冠病毒疫情記者會上被問到密蘇里州對中國提起訴訟的問題時說,這不會是最後一起針對中國的訴訟案。

美國國會提出取消中國主權豁免的法案

密蘇里州的聯邦共和黨參議員霍利(Josh Hawley)4月14日提出了名為“為新冠病毒受害者追求正義法”,要求中國共產黨對引起新冠病毒的國際大流行負責。

分別來自新澤西和德州的聯邦共和黨眾議員史密斯(Chris Smith)和萊特(Ron Wright)4月17日也提出了一項類似的法案。

史密斯議員說:“我的這個法案剝奪中國以及任何其他有意誤導世衛組織國家的主權豁免,並允許美國人因中國對新冠病毒的性質與嚴重性向全世界做出虛假陳述而遭受損失在法庭上起訴中國政府。”

主權豁免原則

根據國際法的外國主權豁免原則,一個主權國家一般不受另一個主權國家法院的管轄。

美國國會1976年10月21日通過的《外國主權豁免法》也規定,在不違反本法頒佈時美國已加入的現有國際協定的情況下,外國不受美國和各州法院的管轄。但該法也規定,根據國際法,就其商業活動而言,各國並非不受外國法院的管轄,其商業財產可因對其商業活動作出的不利判決而被徵收。外國對豁免的要求從此以後應由美國法院和各州法院根據本章規定的原則作出裁決。

法學專家:國會立法會引發更多針對中國的訴訟

美國范德比爾特大學法學院國際法教授英格麗德·伍爾特(Ingrid Wuerth)是外交、國際公法和跨國訴訟方面的知名學者。

她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近年來,美國通過了拒絕給予與恐怖主義有關的行動的被告豁免權的法案。因此,出現了針對伊朗和沙特阿拉伯的重大訴訟案。在她看來,美國國會通過針對中國的立法也會引發很多的訴訟。

她說:“國會當然有權制定剝奪中國豁免權的法律。重大的訴訟案會接踵而至。”

專家:即使打贏官司,執行起來也很困難

這位范德比爾特大學國際法的負責人認為,如果國會不通過剝奪中國主權豁免的法案,美國目前針對中國提出的訴訟案的原告是打不贏這些官司的。即使在通過法案後打贏了官司,實施也是困難的。

她說:“即使原告獲得了判決,執行這樣的判決也將是極其困難的。而且, 他們是否會獲得判決還不清楚。從實際情況看,只有在美國擁有資產的被告才會受到執法。”

密蘇里州檢察長在提出針對中國的訴訟案時試圖使用《外國主權豁免法》中的一些例外來繞過主權豁免原則帶來的限制,其中一個例外是中國病毒實驗室裡的“商業活動”不受美國主權豁免法的限制;另一個是,疫情爆發造成的經濟損失允許提出侵權索賠。

但是美國的法律專家對《外國主權豁免法》中的這些例外能否適應於這些訴訟感到懷疑。原因是,經濟損失以及引起經濟損失的商業行為本身都必鬚髮生在美國境內,而目前針對中國的訴訟全都涉及在中國境內發生的事情。

塔夫茨大學弗萊徹學院國際法教授徹克特曼(Joel Trachtman)還質疑,中國政府在疫情爆發期間被指稱的失職是否能夠構成“商業活動”。

董雲裳:有關立法將破壞國際法與國際經濟體系的穩定

美國的一些資深外交官也不支持美國國會通過剝奪中國主權豁免的法案。

在特朗普總統任內擔任過負責東亞與太平洋事務副助理國務卿的董雲裳(Susan Thornton) 日前在華盛頓智庫新美國中心舉行的一個在線討論會上回答美國之音提出的如何看待美國國會的這些法案時說,她了解那些被新冠病毒奪去親人的人感到很悲傷,希望有人可以怪罪,但是作為一名外交官,她“堅決反對”取消外國主權豁免的立法。

她說:“國家擁有主權以及政府代表國家行事是整個國際體系的基礎。你可以指責中國政府為你在美國一家醫院死於疾病的親人之死負責,然後通過在美國法院採取一系列行動,最終得以沒收中國政府在美國的資產,這是這些案子最終可能出現的情況,這將在全世界產生一種多米諾骨牌效應,我想沒人真正願意看到這種情況。它將破壞整個國際法和國際經濟體系的穩定。所以我真的不認為這是個好主意。”

董雲裳說,美國國會2016年通過《打擊恐怖主義贊助者法》(The Justice Against Sponsors of Terrorism Act)時,她也持反對態度。該法縮小了外國主權豁免法法律原則的適用範圍,使得美國人可以因國際恐怖主義行為造成的傷害、死亡或損害而向外國提出民事索賠。

芮效儉:若其他國家效仿,會讓美國處於不利地位

前美國駐華大使芮效儉也認為,取消主權豁免是一個很負面的概念,而且可能對美國自己不利。

他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如果其他國家對我們採取同樣的做法,這將使美國處於非常不利的境地。我認為,美國可以對中國的國內行為而向它問責的想法是不符合國際行為的。我認為,因為中國沒有按照我們希望的方式處理冠狀病毒問題而懲罰它是愚蠢的。”

沃爾特:立法會使美國違反國際法

范德比爾特大學的沃爾特教授也認為,國會的有關立法不但會給美中關係帶來負面影響,而且有違國際法。

她說:“我認為,這種立法以及隨之而來的訴訟案會使美國違反國際法。”

利比:對北京問責索賠是正義之舉

不過,擔任過副總統切尼幕僚長和國安事務助理的美國律師利比(Lewis Libby)認為,對北京問責索賠是一個正義的要求。

他與他的一位同事最近在《國家評論》上撰文說,在任何公正和合法的環境下,魯莽從事危險活動的行動者都要對其給他人造成的可預見的傷害承擔責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