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密蘇里州打響提告中國第一槍,美企先行一步索賠數萬億元


密蘇里州總檢察長艾瑞克.施密特,2020年4月21日就新冠疫情提起對中國的民事訴​​訟。 (照片取自社交媒體)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04 0:00


星期二(4月21日),美國中西部的密蘇里州(State of Missouri)就新冠病毒起訴中國,稱中國政府官員是該病毒目前全球大流行的責任方。密蘇里州因此成為就新冠議題起訴中國的第一個美國州。與此同時,因病毒而蒙受巨大損失的美國企業,已經在起訴中國的過程中先行一步。

密蘇里州總檢察長艾瑞克·施密特(Eric Schmitt) 4月21日向密蘇里州一個聯邦地區法院,提起針對中國的民事訴訟。

密蘇里成為就新冠疫情在美國起訴中國政府部門的第一州
密蘇里成為就新冠疫情在美國起訴中國政府部門的第一州

該訴訟指控中國政府、中共和其他中國官員及機構,壓制信息,逮捕吹哨人,抵賴新冠病毒的傳染性,從而導緻密蘇里州遭受生命和經濟的損失。

施密特在一份書面聲明中說:“中國政府對新冠病毒的危險性和傳染性撒謊,噤聲了舉報人,並沒有採取任何行動來製止這種疾病的傳播……他們必須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施密特的指控稱:“在最初爆發的關鍵幾週之內,中國當局欺騙了公眾,壓制了關鍵信息,逮捕了舉報人;在證據越來越多的同時,否認了人與人之間的傳播,破壞了關鍵醫學研究,使數以百萬計的人暴露於病毒之中,甚至還囤積個人防護設備(“ PPE”),從而導致了一場本來不必要和可預防的全球大流行。”

指控說,到12月下旬,中國衛生官員已經有了人傳人的明確證據;但是,他們直到12月31日才向世界衛生組織報告疫情;中國當局確實將疫情告知世衛組織時,他們否認了人傳人的可能性。

此外,該指控還指出,到1月13日,中國政府已經意識到病毒傳播到泰國。在接下來的一周中,他們開始在未通知公眾的情況下,將新冠病毒視為嚴重且具有傳染性的病毒。在此期間,上百萬人進出武漢,數千人被感染,使得全球爆發幾乎不可避免;1月16日,在武漢還舉行了一場有40,000人參加的“百家宴”。中國政府直到1月23日才採取行動來遏制疫情,不過已經為時過晚。

4月22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在主持例行記者會時表示,這種所謂的控告毫無事實和法律依據,十分荒謬。他表示,自1月3日起中方就開始向美國定期通報信息,美方同中方獲取疫情信息和數據的渠道是暢通的。耿爽說,中國各級政府在疫情防控方面所採取的主權行為,不受美國法院管轄。此類濫訴不利於美國國內的疫情防控,也與當前國際抗疫合作背道而馳。美方現在的正確做法應當是駁回濫訴。

對於訴訟的實質意義,美國法律學者俱有不同的看法。

維吉尼亞大學法學院國際法專家阿什利·迪克斯(Ashley Deeks)表示,針對其他國家的訴訟通常是徒勞的,因為美國法律一般禁止此類訴訟,只有極少數的情況是例外。

芝加哥大學國際法教授湯姆•金斯堡(Tom Ginsburg)也說,一種稱為主權豁免的法律學說,為外國政府提供了廣泛的保護,使其免受美國法院的起訴。

不過,施密特在訴狀的“司法管轄權和地點”中指出,只要“存在爭議的經濟數額超過75,000美元”,“《美國憲法》第三條第2款,將聯邦法院的司法權擴大到'在一國或該國公民與外國或該外國的公民或臣民之間的所有案件'”。

施密特在訴狀中說:“本民事訴訟尋求被告為他們製造的特大公共健康危機承擔責任;同時尋求准許密蘇里州索回由被告的行為和不作為,所構成的數千萬美元的損失。 ”

根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系統科學與工程中心的數據,600多萬人口的密蘇里州,4月21日的死亡者為16名,感染者為5,963名。

與此同時,英文媒體近日廣泛報導,美國已經有數個律師團隊正在就新冠病毒造成的損失,代表美國公民和美國小企業,起訴中國政府。他們都稱,中國政府及相關部門應為新冠病毒在美國導致傷害而承擔責任。

這包括在佛羅里達州邁阿密的一個美國聯邦地區法庭提起的“婁根·阿爾特斯等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等”(Logan Alters, et al. v.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et al., Case No . 1:20-cv-21108-UU) 的訴訟;在內華達州拉斯維加斯聯邦地區法院提交的“貝拉·維斯塔有限責任公司等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等” (Bella Vista LLC, et al. v.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et al., Case No. 2:20-cv-00574)的訴訟;向加利福尼亞中區美國聯邦地方法院提起的“波克註冊會計師及顧問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等” (Borque CPA's and Advisors, Inc., et al. v.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et al., Case No. 8:20-cv-00597)的訴訟。

同樣在加州中區美國聯邦地方法院提起的“卡地夫威仕地產等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等” (Cardiff Prestige Property, et al, V.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et al, Case Number: 8:20 -cv-00683)的民事訴訟,指控中國政府、中國衛生部和武漢市政府,在新冠病毒爆發時玩忽職守,並向中國尋求至少8 萬億美元的損失賠償。

訴狀稱,中國政府、中國衛生部和武漢市政府,早在去年年底便知曉新冠病病毒的出現,卻一再封鎖其存在和傳播的消息,導致它在美國大流行,為美國企業帶來災難性打擊。

這起訴訟由南加州橙縣地區的“杜律師事務所”(The Tu Firm)代理。該律師事務所包括首席律師杜凰輝(Hoang Huy Tu)和沃爾特·提格三世律師(Walter Teague, III)。

向中國政府索賠八萬億美元的主控律師杜凰輝 (照片由本人提供)
向中國政府索賠八萬億美元的主控律師杜凰輝 (照片由本人提供)

杜凰輝對美國之音說:“現在,加州的所有小企業都包括在我們的原告團隊中;案件進入訴訟程序時,我們將給這些企業發出通知,告訴他們,我們在進行集體索賠,他們也可以選擇不參與而退出。”

長達27頁的訴狀指出:“在2019年11月27日之後不久,中華人民共和國和其他被我們列出的被告,已經獲得了可靠的科學證據,證實了這種最早在中國武漢出現的'新'病毒,具有極強的傳染性和致命性,並能引起大流行……但是,他們沒有將這些信息公之於眾,而是發起了一場散佈虛假信息和謊言的行動。”

沃爾特·提格三世律師告訴美國之音:“我們發起這起訴訟的基本根據是'玩忽職守'。他們一開始就應該採取措施保護好自己的人民不受這類病毒的侵害;我們的合理推論是,如果他們沒有保護好當地人民,病毒就可能從中國傳到世界其他國家……我們得出索賠八萬億美元,這個數字大概是中國每年賺進的錢。我們要讓他們感到痛,以警示他們。況且,你們也看到,美國政府,山姆大叔為了應對這場危機得花多少錢,包括給小企業的,給個人的,給失業者的,等等。這些錢說白了還是來自我們這些納稅人的口袋。如果大家不知道要索賠多少的話,我可以告訴你,八萬億可以可作為一個參照數字,就把這里當作起點好了。”

提告中國政府八萬億美元的代理律師沃爾特.提格三世 (照片由本人提供)
提告中國政府八萬億美元的代理律師沃爾特.提格三世 (照片由本人提供)

至於假設原告勝訴,對中國的具體索賠是否現實,提格三世律師說,這是沒有問題的,“因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在美國有很多利益,他們有大量資產在美國,甚至他們握有大筆美國國債,這些都是美國可以用來發揮作用的槓桿。”

與此同時,美國國會參眾兩院上星期分別推出法案,允許美國民眾就他們在新冠疫情中的損失,向中國政府提出控訴和求償。

聯邦眾議員史密斯(Rep. Chris Smith)與眾議員萊特(Rep. Ron Wright)4月17日推出法案,允許美國公民和地方政府起訴中國政府,要求中國政府為美國人民所經歷的傷害承擔責任。

此前,聯邦參議員霍利(Sen. Josh Hawley)也在參議院推出法案,提議將剝奪中國的主權免責權,為美國人民提供一項針對追究中共魯莽行為的私人訴權,針對他們壓制舉報人和隱瞞有關新冠病毒關鍵信息的行為。

中共官媒《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4月13日在微博發文,指控美國向中國“甩鍋”,其中一條是指控美國政府“旁敲側擊地鼓勵少數律師發起針對中國政府的訴訟,搞'向中國索賠'的鬧劇,刺激美國社會上的反華情緒,靠極端民族主義救駕”。

對此,提格三世律師說,美國人不像中國想像的一樣會服從政府的安排、對政府惟命是從;相反,美國人民和政府的關係中,政府只能聽人民的;況且,美國三權分立,行政、立法和司法各自的職權範圍界限分明而互相制約。

對於美國各界向中國政府發起訴訟和索賠的行動,美國有評論者表示反對。

半月刊《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的專欄作家安德魯·麥卡錫(Andrew McCarthy)4月21日發文,抨擊美國在新冠病毒訴訟中,試圖剝奪中國的主權免責權的做法是“愚蠢的”行為。

他指出,美國這麼做,“沒有任何美國受害者會得到賠償,因為北京當然會無視這些訴訟,而只會把訴訟作為藉口來進一步不與美國和外國調查者合作;他們也會把訴訟作為不履行條約義務的進一步依據;作為加強其在遠東地區侵略的理由;作為進行報復而鼓勵其他國家也剝奪美國主權豁免權的理由,以便他們可以用真真假假的海外罪名來開啟訴訟,對付我們的國家和官員”。

麥卡錫說,強國永遠不要假裝國家安全的挑戰,僅僅只是打官司而已;如果我們脫下綠色的眼罩和玫瑰色的眼鏡,停止將中國視為夢寐以求的市場和潛在的戰略合作夥伴,開始看到它的本來面目:一個敵對的、好鬥的、尋求在世界舞台上取代我們的政權,那個時候,美國才會變得更加安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