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民間與官方關注美國大選


11月3日選舉日,美國肯塔基州的選民在一個投票站裡投票。
中國民間與官方關注美國大選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7:48 0:00



11月3日是美國選舉日,也是美國選民決定投票選舉特朗普還是拜登或其他人為總統的最後一天。在紛紜動蕩的國際和國內形勢下,美國這次大選不僅受到美國選民的異乎尋常的重視,而且也受到包括中國在內的許多國家的高度關注。中國公眾和官方對這次美國總統大選展示出的截然不同的表現,跟美國公眾和官方構成鮮明的對比。

中國民間關注美國總統選舉

美國各州的選民11月3日要投票選舉下屆美國總統。美國總統選舉是間接選舉,因此,選民投票選舉的不是總統而是總統選舉人。在選民投票之後,美國總統將由來自各州和首都華盛頓的由538人組成的選舉人團投票產生。

在此之前,已經有數以千萬計的選民通過郵寄投票和提前投票做出了他們的選擇。除了選舉總統之外,選民還要選舉美國國會參議院三分之一議員和眾議院全部議員。在這輪選舉中,美國各地的選民跟以往每次選舉一樣還要投票決定他們的地方性事務,如他們所在地方的選區劃分、地方基礎建設、稅收和學校所需的債券發行等等。

一些觀察家指出,中國官方媒體對這次美國大選報導稀少,而且稀少的報導也多是按照其需要掐頭去尾地轉述美國媒體的報導。

中國退休的資深記者高瑜說,跟以往一樣,雖然中國官方媒體對這次美國民主選舉報導稀少,但她認識和熟悉的許多人非常關心美國選舉;當今中國大部分人都是通過中國的社交媒體來了解國內國際消息,社交媒體微信因此成為關心美國總統選舉的中國人的主要消息來源。

高瑜說:"只要是上微信的全可以了解美國大選。(美國網絡視頻分享網站)YouTube上的視頻也很快能轉到微信上來。轉不過來也可以變成音頻發送到微信裡。但是(文字、視頻、音頻)被封的也很多,只能保持很短的時間。無論如何,了解美國大選的人還是很多。"

高瑜接著說,使用微信的用戶是否了解美國大選也要看他們是在什麼群裡。如果是不關心這些事的,也就不了解了。她說,就她加入和觀察的微信群而言,自由知識分子群絕大多數、甚至可以說是一邊倒都是挺特朗普的;紅二代,即中共高官後代的群和中共軍隊子弟的群,也都是壓倒性地支持特朗普。

中國法律學者、紐約城市大學亨特學院兼任教授滕彪說,眾多的美國選民在這次選舉中對特朗普總統本人和美國當下的問題及今後的走向展示出截然不同的,甚至是激烈衝突的觀點,在此之際,他本人也觀察到中國公眾和華人自由民主派,異議作家、人權活動人士在美國總統選舉問題上觀點截然對立。

騰彪認為,關心美國政治和美國選舉的中國人展示出意見激烈對立,常常是由於他們過於看重美國公眾以及特朗普對中國的影響。騰彪說,儘管特朗普常常喜歡拿中國做文章,甚至在競選最後的日子裡也是這樣,但有民意測驗顯示,中國的政策問題在美國公眾心目中的重要次序遠遠低於疫情、經濟、種族關係等問題,在他們的關心次序的前十之外。

騰彪接著說:"(在關心中國和美國政治的中國人當中)支持特朗普的人有很多不同的最重要的理由。比如說,有很多基督徒是從基督教的角度支持特朗普。但是,民主派支持特朗普的最大的理由就是特朗普對中國強硬,跟過去所有的美國總統相比特朗普是最強硬的,這種強硬會給中國走向民主帶來轉機,或至少是有利於促進中國走向民主。"

中國和美國國情的映照和交疊

騰彪在美國對中國的觀察證實了中國國內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人士的一種說法,這就是,堅決支持特朗普連任美國總統的中國人大都有一種難言之隱。這位人士對美國之音說,那些人大都是因為習近平才支持特朗普的;因為在當今中國,習近平獨攬權力,不可一世,定於一尊,囂張跋扈,批評不得,他們認為只有特朗普領導的美國才能製約,乃至挫敗習近平。

這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人士說,在中國支持特朗普的群體很多,就出於因反對習近平而支持特朗普的紅二代而言,他們所反對的是習近平廢除中國在獨裁者毛澤東死後建立的最高領導人任期制,重新恢復毛澤東的那種給中國和中共帶來大禍害的終身製;而中國軍隊高官子弟或後代支持特朗普則是因為他們強烈不滿習近平搞亂軍隊,在軍隊中進行政治清洗,淡化乃至抹殺他們的前輩在戰爭中的犧牲。

與此同時,一些觀察家注意到並指出,在當今中國,習近平成為一個絕對批評不得的人,直接批評習近平會被治罪,間接的批評、暗示性的批評,甚至間接的暗示性批評也不被准許。許多中國網民發現,如今他們批評文化水平不高的人是初中生或小學生都會受到習近平掌控的中國網絡管制當局的封殺。

中共當局輿論管制部門在絕大多數情況下對其封殺中國公眾言論的做法不解釋,因此,外界不清楚當局為什麼要封殺網民拿初中生或小學生說事提出的批評意見。但一些網民的猜想是,當局可能是認為拿初中生或小學生說事是諷刺挖苦習近平。

習近平1960年代中期在上初中的時候遇毛澤東發動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並因此中斷了正常的文化學習。儘管他後來通過權力獲得清華大學博士學位,但他成為中國最高領導人以來在發表照本宣科的講話時常常連許多常見的漢語詞都讀錯。這種局面頻頻成為中國公眾的笑料,也成為中國輿論管制部門不得不頻頻應對的緊急事態。

習近平在當今中國這種批評不得的絕對獨尊地位在這次美國總統大選中也有一種在觀察家們看來是滑稽的反映,這就是,中國網民在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問題上對美國總統特朗普提出詳細的批評也會被中共當局迅速封殺。

特朗普總統以及美國國務卿強烈抨擊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當局獨斷專行,在疫情最初出現時隱瞞和淡化疫情,導致疫情在武漢大爆發並最終對全世界造成現在還看不到盡頭的大禍害。中共當局在疫情初期隱瞞和淡化疫情造成全球性災難甚至也受到了中國的盟國和美國的敵國伊朗的強烈批評和抨擊。伊朗衛生部發言人多次表示,中國對疫情的隱瞞和淡化是跟全世界"開了一個令人痛苦的玩笑。"

中共政權及其批評者對特朗普的共識

在中國公眾,乃至世界各地的華人當中,看好和不看好特朗普的人雖然觀點截然對立,但他們大都認為特朗普及其政府高級官員,尤其是副總統彭斯和國務卿蓬佩奧對中共政權公開和激烈的抨擊,扭轉了美國乃至西方世界幾十年來對中共政權的一味遷就、忍讓、縱容、綏靖的局面。

觀察家們注意到,在美國華人當中的親中共勢力先前十分高調甚至囂張,但自美國以中國長期對美國實行不公平的貿易政策和做法坑害美國利益、對美國經濟構成了特朗普總統所說的強姦為由跟中國進行貿易戰以來,尤其是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從中國傳出禍害全世界、禍害美國以來,在美國華人當中的親中共勢力一改往常的囂張氣焰,變得十分低調甚至銷聲匿跡。

分析人士認為,這種局面的出現主要不是特朗普總統本人及其團隊的努力結果,而是習近平上台以來的所作所為在美國和國際社會招致公憤最終招致普遍的反彈。習近平當局一改其前任韜光養晦、悶聲發大財的做法,在貿易、技術、經濟和地區安全問題上對其他國家採取咄咄逼人的姿態,引起周邊國家和許多其他國家的警惕和反對。先前一直對中共當局忍讓的美國商界也對中共當局感到不可繼續忍讓並要求美國政府做出認真和強硬的應對。

在美國選舉問題上,對中共持批評態度的許多中國公眾和華人觀點激烈對立。與此同時,許多對中共持批評態度並因此而支持特朗普的中國公眾和華人也跟中共當局也有一種在觀察家們看來是奇妙的共識。

中共當局及其控制的媒體雖然一直迴避就美國總統選舉問題表態,但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旗下的小報《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今年6月通過推特說,"我強烈敦促美國人再選特朗普,因為特朗普團隊有很多瘋狂的成員如(國務卿)蓬佩奧。他們以一種特殊的方式幫助中國加強團結,對中國的崛起至關重要。作為一個(中共)黨員,我感謝他們。"

也是在今年6月,北京的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金燦榮提出了一個更詳細的中共當局樂見特朗普連任的理由:"特朗普先生執掌美國對中國其實是比較有利的。我不知道我們外交部是什麼看法。就我個人看法,特朗普連任對中國比較好,因為我們對他已經比較熟悉了,他那幾招我們也大概知道了。他的方法比較簡單,他就是使蠻力。傳統建制派要更難對付,傳統建制派更狡猾,使暗招,拉幫結派整我們,那更難對付。他(特朗普)相對好對付一點。所以我個人覺得他當選連任對中國比較有利。"

批評者指出,金燦榮所說的"中國"和"我們"顯然是指中共統治集團,不包括中共的批評者,也不包括被中共視為可以任意宰割的韭菜的中國廣大民眾。

外界不清楚胡錫進和金燦榮的這些說法在多大程度上是反映中共最高領導層尤其是習近平的意見,但這兩個人在中國公眾心目中是以善於揣摩習近平的心思說話而著稱。

胡錫進和金燦榮的說法跟美國國內很多批評特朗普的人,包括許多傳統的共和黨保守派的人觀點不謀而合。

金燦榮所說的讓中共當局難以對付的美國"拉幫結派"顯然是指美國跟盟國的緊密協調與聯合。早些時候,有將近800名美國國家安全部門的前官員聯署表示支持選擇拜登,而不是特朗普擔任下屆美國總統。

這些前官員對特朗普總統的一個主要批評是,他的美國優先做法破壞了美國與盟國的關係,使美國受到削弱因此變得難以應對俄羅斯和中共在全球對美國的挑戰,而拜登擔任總統會加強美國有與盟國的關係,從而扭轉對美國不利的局面。

但是,特朗普總統及其支持者稱,他的批評者多是無能和無所作為的前官員,多年來任由其他國家和中國沾美國的便宜,損害美國的利益,特朗普上台以來改變了這種局面,改變局面的措施包括通過要求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和日本、韓國增加防務經費,從而加強了與盟國的關係。

中國官方媒體的微妙輿論引導

在中美兩國就貿易、技術、安全、南中國海、台灣、新疆、香港等諸多議題對峙之際,中共控制下的中國官方媒體對美國的大選不太報導,對候選人的評論也非常有限。與此同時,北京這一次似乎是對中國社交媒體當中傳播的美國選舉消息和視頻分享相當容忍。這種局面導致有評論者認為中國當局和當局控制的媒體在形成和引導輿論的過程中不再發揮大作用了。

在中國南方一所大學從事政治科學研究的一位學者對美國之音表示,這種看法顯然是不對的,中國官方的媒體顯然依然在當今中國具有無容置疑的權威和一句頂一萬句、一億句、十億句的影響力,比如說,假如官方媒體《人民日報》發表文章說修改憲法實行最高領導人終身製是錯誤的,這樣的文章會立即在中國造成天翻地覆,改朝換代的巨變。

這位不要透露姓名的政治科學學者說,形成和引導輿論在大眾傳播學中又名議程設置。議程設置既包括主動提出特定的話題,也包括封殺特定的話題。他說,美國大選展示出海量的豐富多彩的話題,中國官方媒體報導稀少,實際上就意味著當局封殺了海量的話題;此外,中共網絡輿論管制當局一直保持高度的警惕,不斷封殺社交媒體當中的許多美國選舉消息和視頻,這也是另一種議程設置;總而言之,選擇提出什麼話題和屏蔽什麼話題都是輿論引導或塑造。

觀察家們注意到,中共控制下的中國官方媒體一直迴避詳細報導美國的選舉競選,尤其是迴避報導競選公職的美國人如何向選民陳述自己對國際國內大事和地方事務的意見,如何說服選民認同自己的意見並給予支持。

在居住在加拿大多倫多的來自中國的作家和民主人權活動人士盛雪看來,中共控制下的媒體可以鋪天蓋地地報導美國的災情卻如此迴避詳細深入報導美國其他西方國家以及先前的台灣、香港的民主選舉,這種做法明顯是出於中共基於一黨之私的戰略考慮。

盛雪說:"(中共)它沒有必要讓中國的老百姓關注美國的大選。不管中國人在這種事情上是以什麼樣的角度去思考,去評論,都是對中共沒有好處的。因為顯然美國的老百姓可以四年選一次美國總統,而習近平修改了憲法(恢復最高領導人職務終身製)。中國人連選擇的權利都沒有,更不用說你選誰了。在(對中國公眾隱瞞自由的民主選舉實際如何進行)這一點上,中共是聰明的。"

盛雪接著說,在評論外界的選舉問題上,中共也有多次尷尬的教訓;例如,先前台灣的總統選舉就多次出現過中共明顯反對誰但結果卻適得其反、反而幫助了它所反對的人贏得選舉的情況。

在中國南方從事政治科學研究的那位學者則表示,在中國,中國公眾無緣參與高級官員的選舉,實際上也無緣參與最基層的所謂人民代表的選舉。他回憶說,在學期間,他參加了一次地方選舉,列在選票上的候選人,他和同學都不認識,也不知道那些候選人長的是什麼樣,有什麼政見,也沒有任何人向他們介紹那些候選人。於是,就有同學在所有的候選人名字上打叉以示抗議。

批評者指出,在當今中國,普通的公民在社會上公開陳述自己對一些公眾關心的話題的意見並以此爭取公眾的支持被稱作"尋釁滋事"。中共黨員或官員如此做則被稱作"違反黨的政治紀律、政治規矩、組織紀律,妄議中央。"

儘管中國憲法明文規定公民有言論自由,但被當局認為是尋釁滋事或違反中共的政治紀律、政治規矩、組織紀律,妄議中央的人會被當局抓捕,起訴、判刑。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