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年終回顧:中國疫苗“成功”幕後的亂象和爭議


中國科興公司在北京展示其研發生產的新冠病毒疫苗。 (2020年9月24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38 0:00

就在歐美歡呼新冠疫苗誕生的同時,中國國藥集團的疫苗也在阿聯酋和巴林註冊;另外,科興的疫苗也運到印尼和土耳其,準備大規模接種。可是,中國疫苗沒有完成三期臨床實驗,至今缺乏數據和關鍵細節,圍繞疫苗研發,商業操作,和監管機構的醜聞和爭議再次讓外界深感不安。那麼,中國疫苗所謂“成功”的幕後有哪些亂象?中國疫苗有哪些致命弱點?這些疫苗走出國門,對全球抗疫會有什麼樣的影響?

阿聯酋和巴林先後在12月9號和13號正式批准了中國國藥集團研發的新冠滅活疫苗。兩國政府引用的初步數據顯示,這種疫苗的有效率為86%。可是,沒有提供其他重要細節,也沒有表示是否對原始數據進行了獨立分析。另外,印度尼西亞接收了120萬劑中國生產的科興疫苗,土耳其衛生部已經和科興生物簽署了5000萬劑疫苗的供貨協議,兩國準備大規模接種。

專家指出,中國疫苗使用傳統滅活技術,相對安全,儲存防備,成本比較低,是受到這些國家歡迎的主要原因。美國著名學府喬治城大學流行病學家劉成龍說:“減活或者滅活這項技術廣泛地使用在其他疫苗的製作過程中,所以的話,技術比較成熟,儲存比較防備,所以在其他國家很受歡迎。”

不過,獨立時評人何岸泉說,這些國家接受中國的疫苗也是出於經濟壓力和緩解民怨的政治考量。他說:“早日從疫情中解放出來,恢復經濟,成為各國政府的當務之急。因此像阿聯酋、巴林這樣有錢,但是沒有疫苗的國家,就不管三七二十一,趕緊掏錢買,不管質量好壞,用上再說。”

中國疫苗正在巴西、秘魯等大約10個國家做三期臨床試驗,據醫學期刊《柳葉刀》報告,科興的克爾來福疫苗目前只有一期和二期的測試報告,沒有像美國的輝瑞、莫德納,和英國阿斯利康疫苗團隊那樣公佈中期分析數據。

正是因為缺乏透明度,外界再次挖出科興等疫苗公司近年來的行賄“黑歷史”。 《華盛頓郵報》刊登長篇報道,援引2016年公開的庭審記錄指出,科興生物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尹衛東承認,在2002-2011年期間,向藥監官員提供55萬元人民幣回扣,換取加快批准科興生物研發的甲肝、非典、禽流感等疫苗。藥監官員尹紅章後來因受賄罪被判10年監禁,而科興生物的CEO尹衛東不但免予起訴,而且繼續擔任科興CEO至今。

何岸泉指出,在中國官商勾結是專制集權國家的特色之一,有些疫苗公司本身就是國營企業或者央企。

他說:“受賄者坐牢,而行賄者尹衛東免於起訴一事在中國太正常不過了。說明尹衛東背後有人,有人就有權。在權大於法的中國,罪犯可以逍遙法外。”

根據《紐約時報》的一項分析,從2018年到2020年,共有59宗涉及疫苗企業的腐敗訴訟,其中54宗涉及賄賂地方官員。監管的薄弱導致了很多“毒疫苗”流入市場,比如2018年長春長生生物生產的狂犬病疫苗,2019年江蘇金湖縣145名嬰幼兒接種了過期疫苗,等等。揭露和報道毒疫苗的家長、記者和律師等人士遭到騷擾,恐嚇和拘留。而是絕大多數疫苗公司都繼續經營下去。

何岸泉說:“腐敗一定會常態化,這是中國的國情。中國政府的保護助長了疫苗公司罔顧消費者利益,一昧追求暴利的罪惡。這種罪惡通常以百姓的生命和健康為代價,而且不會受到法律的懲罰,因為暴利的部分會用於行賄官員,購買政府公權利的保護,這是中國社會一道邪惡的風景。”

幾年前,中國深圳的康泰生物製品有限公司的負責人杜偉民向政府監管官員行賄,換取兩種疫苗的臨床試驗。 2016年,這名政府官員因收受杜偉民和其他幾家疫苗生產商的賄賂而入獄,而杜偉民從未被起訴。現在,康泰成為阿斯利康疫苗在中國大陸的獨家生產商。那麼,該怎麼看待對一家有道德污點,甚至涉嫌違法行為的企業和它所生產的疫苗?

劉成龍表示,這些企業的醜聞和問題是不爭的事實,屬於司法解決的範疇,但是,他說,由於疫苗及其重要,受到廣泛關注,無形中對康泰生產和配送疫苗形成嚴格的監督。

他說:“理論上說,我們是有一套監管體系在那邊,但是在現實生活中,在現實的經濟活動中,總會出現這樣和那樣的問題,尤其是在中國過去幾十年的發展中,這不是個別現象,我也很了解這個情況。所以有人對這些情況擔憂是很正常的,但是目前他們生產的疫苗在國外接種,我擔心會相對少一點,因為他畢竟要和其他國家的政府進行合作,對吧,因為這些國家也非常關心自己居民的健康問題,所以事實上他們也有很大輿論壓力,說是不是和這些人合作會出問題。”

劉成龍說,一方面,中國政府或者公司對出口疫苗會比在國內使用的產品更加重視質量的問題。另外一方面,是因為有其他政府的參與,其他衛生部門的參與,所以安全性和有效性相對更加有保障。

不過,獨立時評人何岸泉說,中國政府扶持並保護這個飽受腐敗和爭議困擾的行業,反而對中國疫苗企業的發展起到災難性的作用。

他說:“另一方面也阻礙了疫苗公司對疫苗質量的管控和新型疫苗的開發。剛才劉教授也說了,出口的和中國國內自己用的質量會不一樣,這是不正常的,對不對?不應該對待非中國人和中國人採取不同的質量要求標準,在我看來這也是罪惡。因此號稱贏在起跑線上的中國疫苗,我為什麼說'號稱贏在起跑線',因為3月16號,陳薇團隊就開始進行第一期的臨床試驗,因為中國是病毒發源地,新冠病毒又稱武漢病毒,發現早,疫苗研發也早。但是我們發現陳薇團隊在3月16號到9月份,一直高調宣揚她的團隊成功研發的疫苗一期二期,但是到現在悄然無聲,彷彿人間蒸發一般,可想而知他們的腺病毒載體疫苗在研發過程當中,或者說在三期臨床試驗當中,數據很難堪,才會造成無聲無息,沒有消息了。由此可見,疫苗研發水平低下,質量存疑,在中國政府不當地扶持和保護下,成為中國疫苗致命的弱點。”

土耳其衛生部已經和科興生物簽署了5000萬劑疫苗的供貨協議,第一批滅活疫苗在12月11號之後運抵土耳其。印尼也在12月初接受了120萬劑科興疫苗,準備廣泛施打。

專家表示,目前由於美國輝瑞疫苗的產量有限,即使莫德納的疫苗通過後,也已經被訂購一空。因此,中國疫苗不管質量如何,是發展中國家的唯一選擇,如果中國疫苗不參與全球抗疫,很多國家要等到明年才能有第一批疫苗。專家指出,暫時無法判斷中國疫苗在其他國家廣泛施打的後果,不過,在歐美疫苗無法普及的時候,中國疫苗可以扮演救火隊員的角色。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