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習思想進課堂 是教育革命還是復辟倒退?


中國武漢一間小學的課堂情景(2020年9月4日)
習思想進課堂 是教育革命還是復辟倒退?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7:03 0:00

中國官方宣布,即將把習近平思想納入全國各地大中小學各學科各年級課程教材。這是文革結束後,中共首次將冠以一位在任黨魁個人姓名的文章、政策講話、施政理念和指示精神等塞進全國範圍的各學科教材當中。有評論人士認為,北京當局沒有接受文革造神運動的慘痛教訓,用領導人思想覆蓋學校課程,是當局近年來強力推動極權主義去多元化的又一具體表現,也是教育領域的又一項歷史倒退。也有分析指出,今非昔比,民智已開,網絡時代的中國社會不可能回到毛澤東時代那種領袖一元化思想的一統天下。

中國教育部8月24日在北京舉行記者會,宣布官方制定的《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進課程教材指南》(簡稱《指南》),明確提出要在“各學段”和“各學科”進行對習近平思想的全面介紹和系統闡釋。

大中小學將開習近平思想課

中國國家教材委員會官員韓震在記者會上表示,要讓習近平思想“覆蓋基礎教育、職業教育、高等教育”,“涵蓋中國中央、地方和校本課程”。

該委員會7月21日印發了傳達至各省市、自治區的相關通知,要在中國的小學、中學和大學開設習近平思想課,培養“社會主義合格建設者和可靠接班人”。

通知說:“推動我國教育改革創新發展和培養擔當民族復興大任時代新人,必須牢牢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將其貫穿於教育教學全過程各環節。全面落實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進課程教材,對引導廣大青少年樹立馬克思主義信仰,堅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立志聽黨話、跟黨走,形成正確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具有重大意義。”

高瑜:用一個思想代替全國人思考

觀察人士指出,習近平執掌中共領導權以來奉行動輒亮劍的戰狼式強硬外交路線,官方煽動並利用社會上高漲的極端民族主義情緒,當前中國在國際事務中陷於美中建交以來最受孤立的境地,北京在事關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謀求明年中共二十大後繼續連任的關鍵時刻,進一步拔高習近平思想,並規定在課堂上向全國各年級在校生灌輸,其用意和未來的惡果不可小覷。

資料照:北京資深媒體人高瑜
資料照:北京資深媒體人高瑜

在北京的資深專欄作家高瑜認為,中國學生被要求學習現任中共領導人的思想的做法與文革期間用毛澤東思想武裝全體中國人的頭腦如出一轍。

她說,“現在就學他這一個人的(思想),又是用一個人的腦袋把全國人的腦袋都封閉起來。用他一個的思想來代替大家思考。你這樣完了,你沒有一點自由,你這個教育還能出什麼成績?你還能出什麼人才?你的教育還怎麼提高?”

馮崇義:去多元化倒行逆施

澳大利亞悉尼科技大學的中國問題學者馮崇義教授對美國之音指出,習近平思想入中國學校教材的舉動是在教育領域的折騰,從極權主義的框架中來分析,與這位中共領導人上台以來所做的各種倒行逆施一脈相承。

他說:“習近平本人他所做的事情從上台以來所做的一個大事情就是我們叫作極權主義(totalitarian)復辟回潮,或者叫極權主義倒行逆施。”

澳大利亞悉尼科技大學中國學副教授馮崇義(馮崇義提供)
澳大利亞悉尼科技大學中國學副教授馮崇義(馮崇義提供)

馮崇義認為,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共正在推動恢復黨的一元化統治和在各個方面“去多元化”的極權主義復辟。

他說:“毛死後就有一個去極權化的過程,就會從西方引進文化,包括恢復大學教育,不高個人崇拜。然後在教材,很多學科里頭是引用現代的,這種經濟學、IT(信息技術)都直接移植進來。然後把學外語、英語作為直接開放的一個基本工具,來鼓勵全民學外語。這些屬於改革開放時代。就是去極權化時代,開放視野,向文化多元化方向發展。極權主義復辟就是要多元化因素消滅掉,或者把它減到最低水平。”

這位在澳大利亞研究中國問題的學者指出,上述教材指南發布之前,涉及外交、經濟、軍事、生態等名目繁多的各種習近平思想研究中心、學院在北京的中央政府機構和中國多個城市的高等院校紛紛成立,官員們上行下效爭寵邀功,賣身求榮的學界人士為了謀取私利而進入宣傳習近平思想的毛式造神運動的軌道,這是變相腐敗的一種方式。

馮崇義認為,中國當局和教育科研系統這些倒行逆施的鬧劇必將進一步降低本來就落後於西方和日本的中國教育水平,並降低民族智力水平。

他說:“資中筠(資深美國問題學者)前輩專門寫過文章,就講如果這套東西重新作起來,它會降低整個民族的智力水平,它現在做的這些事。我們的希望是,畢竟社會變了,就是整個人心也變了。世界,國際社會現在也看到中國的情況,應該聯手阻止它在中國社會這種倒行逆施的鬧劇延續太長時間。”

馮崇義博士來自中國海南文昌,曾於2017年3月回鄉探親後返回澳大利亞時在廣州白雲機場被當局以“危害國家安全”為由限制離境。

網友:教育領域“十大惡政”

在習近平思想入學校課本的官方通知發布前,8月20日,執掌教育部滿5年、已過65歲退休年齡的教育部長陳寶生卸任。他曾在2017年中共19大期間宣稱:他心目中的2049年中國將成為世界最嚮往的留學目的國,中國教育將引領世界教育,中國標準將成為世界標準。

評論人士指出,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中國的官僚系統和商界上至最高領導人下到基層幹部,無數官員和企業精英紛紛把子女送到美日歐等民主自由國家,學習先進技術,探尋真理。他們實際上是用腳投票。

中國教育部長陳寶生在北京舉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期間出席新聞發布會。 (2018年3月16日)
中國教育部長陳寶生在北京舉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期間出席新聞發布會。 (2018年3月16日)

美國之音了解到,幾年前,來自甘肅蘭州的教育部長陳寶生把自己的女兒以西北師範大學英語專業的本科學歷,先後送到保加利亞和塞爾維亞這兩個東歐非英語國家讀研,專業仍是英語,並且輾轉托關係找人幫忙辦理轉學。

1956年出生的陳寶生畢業於北京大學經濟係政治經濟學專業,擁有中共中央黨校政治學專業在職研究生學歷。 2008年,陳寶生從中共蘭州市委書記任上被調往北京,擔任中央黨校副校長,當時的校長是時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和中央書記處書記的習近平。

對於上任前被指缺乏教育工作經歷的陳寶生,網絡論壇“未名空間”有網友總結了他在教育部長五年任內至少有“十大惡政”,其中不僅有陳寶生“吹牛稱2049年中國將成世界最嚮往的留學目的地”,還包括“在全國學校安裝課堂監控”,“全面清理大學教材”並“清除理工科西方原版教材”,“高校圖書館下架人文社科圖書”,“設立告密製度,鼓勵獎勵揭發舉報教師”,“一大批大學教師被降職、警告、停課、停招研究生乃至開除”,等等。

“七不講” 禁錮課堂 被指文件治國

近年來的一些案例顯示,中國一些高校存在著政工系統鼓勵學生告密、加緊禁錮思想和控制言論的現象。僅在2018年,北京建築大學副教授許傳青、廈門大學教授尤盛東、貴州大學教授楊紹政、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副教授翟桔紅等高校學者因言獲罪,遭所謂“特務學生”舉報而受到記過、解聘或開除等處分。 2020年11月,來自上海的知名冷戰史專家、華東師大教授沈志華在北京首都師範大學的講座因遭舉報而被迫中斷。

2013年4、5月間,網上傳出中共中央9號文件的“七不講”,即不講普世價值、新聞自由、公民社會、公民權利、黨的歷史錯誤、權貴資產階級、司法獨立。

資深媒體人高瑜說,中共9號文件中規定的七不講已經成為中共當局的治國綱領,說好的“依法治國”變成依文件治國。

她說,“反正現在這個9號文件就是治國綱領。(不講)西方的憲政民主、普世價值、新聞自由、司法獨立,再加上個歷史虛無主義,這就是中國的治國綱領。剩下那些都是反動思潮。現在再加上這個教育,從小學開始,就是要和西方的憲政民主,司法獨立,新聞自由(鬥爭),這一切都成了最反動的思潮。中國這個政治課,從小學開始一直到大學,就是要和這些思潮作堅決鬥爭。”

2014年4月,年逾七旬的高瑜被失踪,2015年,被指控洩露上述9號文件的國家秘密而被判刑7年,二審改判5年緩刑一年,因健康原因監外執行。

六四事件後三次被捕獲刑的媒體人高瑜告訴美國之音,去年她發推聲援因言獲罪的原清華大學法學教授許章潤和原北京房地產企業家任志強,導致他兒子受株連,被告知因“父母原因”丟了工作,為交社保需要回到初中母校開學歷證明,卻被告知其學歷已“凍結”。

“雙減”新政策掀波瀾

7月24日,中共黨媒新華社全文公開一份受到廣泛關注的重磅文件,即中共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關於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該文件強調為中小學生減輕過重作業負擔,全面規範校外培訓行為。

據中國媒體報道,這份《意見》公佈實施後,中國一些地方開展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整治活動,對在職教師有償課外輔導加大了打擊力度。一些地方的校外輔導服務從公開運營轉為地下授課。

有令人震驚的視頻顯示,安徽某地一課外補習班疑似遭人舉報,執法人員破門而入將一名正在給孩子們補習上課的教師粗暴地推搡出去,被網民形容為如同“掃黃”行動。

一些課外輔導教師對於政府新近出台的教育新政反應不一。

雲南從事藝術類校外輔導的張老師對美國之音表示,他對補習班和英語課的新規定不太了解,對這件事沒有看法。

曾在北京課外輔導機構任教的劉老師對美國之音表示,今年6月就聽說政府7月出台的雙減政策,她認為這些政策是好的,對學生和家長有利,但是一些地方執法部門誤解了上面的精神,採取侮辱補課教師人格的簡單粗暴方式,造成了惡劣的社會影響。

她說,“我看到上海把小學英語考試都給砍掉了,都取消了,有的家長拍手稱快。我覺得這方面是比較好的。作為中國人,首選應該學好漢語。母語都學不好,英語怎麼學啊?培訓機構現在都是瘋狂在學英語。而且,大城市,像一線城市的幼兒園小朋友都開始學英語了。”

這位語文教師表示,長期困擾中國家長和學生的分數為導向的應試教育亟待改進。

她說:“我發現,我家孩子上學的時候,老師就不講這個問題,一直是強調高分、高分,初中往好的高中考,高中往好的大學考。可是人生是一個漫長的馬拉松,不是短跑啊。”

“雙減”新政重創補習產業

與此同時,中國的一些著名校外培訓機構受到雙減政策的劇烈衝擊。 7月24日,在紐約上市的好未來、高途和新東方三家公司市值應聲暴跌,與年初高點相比,三家公司的股指都蒸發了90%左右,累計損失高達上千億美元。

8月3日,上海市教育主管部門宣布了一項關於簡化中小學期中和期末考試的新規定,小學3、4、5年級期末考試僅限數學、語文兩門學科,其他學科包括英語只進行考查。而且小學一、二年級取消紙筆考試。

隨後,在上海的啟文教育和華爾街英語等培訓機構宣布停業。總部位於北京市中關村的外語培訓業巨頭新東方則開始向家長培訓服務轉型。

今年3月5日,出席北京兩會的全國政協委員、九三學社中央委員許進表示,他建議改革義務教育階段英語的必修課地位。此言一出,很快在網絡上引起激烈爭論。而同為全國政協委員的新東方創始人俞敏洪當時對此有何反應,目前不得而知。

2018年3月北京兩會期間,面對美國之音記者關於修憲是否讓國家主席獲得無限期連任的可能性的現場提問,當時正在人民大會堂參會的俞敏洪避重就輕地表示,這不在他考慮的範圍之內。

被指責為新時代的焚書

1966年5月7日,文革即將發動前夕,毛澤東寫信給當時的國防部長林彪元帥,其中談到教育革命。他寫道:“學生也是這樣,以學為主,兼學別樣,即不但學文,也要學工、學農、學軍,也要批判資產階級。學制要縮短,教育要革命,資產階級知識分子統治我們學校的現象,再也不能繼續下去了。”這就是毛澤東拿教育開刀的惡名昭著的“五七指示”。

中國隨後取消了所有學校的各種考試,全國高考直到1977年才恢復。

據一些史料記述,文革期間曾號召全黨全國要用毛澤東思想統帥一切的林彪曾在1958年黨代會上提醒推崇秦始皇的毛澤東說,“秦始皇焚書坑儒。”毛當眾駁斥稱,秦始皇算什麼?我們鎮反坑了四萬六千個儒,超過秦始皇一百倍。

後來,迫害大批知識分子、查封各種文藝作品的焚書坑儒現像在毛澤東親自發動的文化大革命中達到了頂峰。

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年後,在審查尺度大幅收緊、文字獄再度盛行的政治環境中,許多敏感題材的書籍遭禁被下架,北京老書蟲書屋等吸引有獨立思想讀者的民營書店被迫關閉的消息時有所聞。

2019年10月,甘肅省慶陽市鎮原縣惊現當街焚書的場面,輿論為之嘩然。

該縣政府官網稱:“近期,鎮原縣圖書館組織對含有傾向性的文章書籍、圖片書刊和影像資料等內容進行全面清查下架和迅速銷毀。”

據路透社報導,2020年7月,中國教育部要求全國中小學清理圖書館的 “非法”和“不適宜”書籍。曾經是正常出版的英國作家喬治·奧威爾的《1984》、《動物農場》等著作遭封存。

對於上述焚書事件,退休作家、在中國大陸一度遭查禁的回顧反右運動書籍《往事並不如煙》的作者章詒和在網上發文說:“以清查為名,以學校為始,全國範圍'焚書',事關中國文化命脈,必須由全國人大舉手表決通過。請問這是誰批准的?誰簽的字?”

北京學者榮劍當時也評論問道:“焚書開始了,坑儒還遠嗎?”

歷史學者章立凡也發推評論道:“贊曰:坑儒初見成效,焚書仍需努力。”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