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一名訪港深圳人的六四心聲


參加六四燭光晚會來自深圳黃先生對香港人懷有敬意。(視頻截圖)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2:35 0:00

在港的中國內地人,對六四事件一般迴避。不過,有內地人前來香港,對六四和港人的表現,坦誠發言。

內地中國人聲音

六月三日(星期天),記者專程前往維多利亞公園,熟悉次日燭光晚會現場的採訪環境。在支聯會現場籌備處工作帳篷,我碰到了一位駐足索取材料的男士。和他聊了幾句,並提出採訪請求,對方欣然答應。後來得知,先生姓黃,來自深圳。

感恩香港人

黃先生對香港人懷有敬意。他說:“香港這個平台非常好,它有一個非常民主的環境。我關注它,並不代表我不愛國,不愛華人。每一位遇見的香港人,參加六四活動,它首先是一個對民主表達。不管怎樣,我們非常感恩,在香港遇見為追求自由和民主,而努力的每一位人。但是情況不同,我們首先是愛國,也愛家,也愛香港,也愛每一位華人同胞。”

雖有不同看法,黃先生兩次強調自己熱愛國家

評六四受局限

關於六四事件本身,黃先生說:“六四首先是愛國的,在民主訴求當中,是有不理智的地方。但是這不代表人家不愛國;有不成熟的地方,不代表人家對華人沒有感情。你說它是全盤西化,也不一定。首先民主是一個實踐的過程,需要每一個人發出訴求。”

黃先生說,六四是中國原始的一種民主慾望。在這個過程中,造成了傷亡。然而在中國現有體制下,做不了每個人都能發表看法。

封閉的記憶

紀念六四的年輕人呈下降趨勢,對此黃先生說:“因為六四時間太久啦,因為它屬於一個封閉性的記憶。在中國這個環境下,沒有辦法表達六四這個情結。在這個現實的情況下,產生了一個隔代。為什麼呢?90後和00後,他們對生活的訴求有一個脫節感,就這麼簡單。”

黃先生在港停留期間,是否出席了6月4日的燭光晚會?不得而知,不過,維園燭光晚會現場,的確留下了他的足跡和聲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