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公民記者張展遭判四年 各界譴責中國打壓“說真話”的人


資料照:上海維權人士、公民記者張展。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2:28 0:00

今年2月進駐湖北武漢第一手紀錄新冠疫情的上海前律師、公民記者張展週一(12月28日)上午被上海浦東新區法院以尋釁滋事罪名,當庭判處四年刑期。

張展案備受國際關注,法官判刑之重,已引發各界同聲譴責。

為張展辯護的人權律師分別為張科科和任全牛兩位律師。其中,張科科在接受美國之音電話採訪時表示,張展案的庭審從上午9點半進行至中午左右,近三小時的庭審後,法官當庭作出有罪判決,並重判四年。

張律師說,絕食抗議近五個月、骨瘦如柴的張展“坐著輪椅,戴著口罩”出庭,不過,庭審時,張展大多不願發言,也拒絕為自我辯護,反而選擇以沉默的方式,來表達她的抗議。

張科科形容部分庭審過程:“法官問她的個人訊息,她拒絕回答。檢察院問她一些問題,她也拒絕回答。法官就說,'就算妳不說話,我們也是要繼續庭審'。她就(回)說,公民有言論自由的權利,你們沒有資格來審判我。”

張展緘默 以示抗議

張展還一度調侃法官說:“既然你們說我造謠,那我回答你們的問題,會不會也會被你們當作是謠言呢?”

人稱“女漢子”的張展在獄中一向展現出不妥協、不認罪的剛強態度。她也堅持,自己所發布的每一則報導,都是實地採訪到武漢當地民眾的第一手內容,從未編造。

張科科指出,公訴人在庭審中指控張展透過微博、微信和Youtube發表所謂“有問題的言論”,但既沒有列舉張展的文章或文字、也沒有播放張展所製播的Youtube視頻,這種舉證不明的方式,讓兩位律師也都無從自證或反駁起。

公訴人還援引證人證詞,包括部分武漢社區幹部、保全、甚至墓園工作人員的說法來證明張展有罪。張科科說,法官最後似乎採信這些證詞,並基於與公訴人起訴書所載明的內容類似的理由,判定張展有罪。法官認為,發布疫情相關訊息,且在網上炒作,並編造虛假信息,造成公共秩序嚴重混亂,影響惡劣、而受影響的受眾也多。

但兩位辯護律師對法官的判決,不表認同。張科科堅持張展無罪,他說,從證據上也看不出來,張展有任何編造虛假訊息之處,而且張展也沒有對社會造成任何危害。

律師:張展無罪 可能上訴

張科科指出,公訴人原本就建議4到5年的量刑,因此,一周前,當任全牛律師和張展會見時,張展曾經向任律師表明過若判刑過重,就要上訴的態度。不過,張科科說,本日宣判後,法官未當庭詢問張展是否有上訴打算;而兩位律師在庭審結束後,也還沒有機會和張展當面會見,因此,張展最後是否會提出上訴,張科科說,還要再跟張展本人確認。

張展的母親也首次打破沉默,接受自由亞洲電台的採訪。報導稱,張展的母親邵女士在法庭聆聽宣判結果後,在法院外放聲大哭。她接受采訪時說,作為母親,看到絕食多月的女兒骨瘦如柴,悲痛萬分,她更痛斥“當局慘無人道”。她說,七個多月來,她配合國保,謝絕所有外媒採訪,但是法官仍然重判她的女兒,張母向自由亞洲電台說:“他們這是想置張展於死地…我以前沒有配合律師,我是配合了警察。我覺得我上當了。沒想到判得太重了。”

針對張展的身體虛弱狀況,她的兩位辯護律師先後都透露過,張展自8月以來堅不進食後,一直遭獄方人員以鼻管強迫餵食,由於張展抵抗,為了怕張展自行拔除鼻管,近期還逼她穿上約束衣,將她的雙手捆綁起來。

任全牛律師於12月17日的微博貼文指出:張展“瘦的已經'脫像'了,我幾乎認不出來了。她說自己絕食不是為了自己,是為了抗拒不公不義,是在為惡人贖罪,她堅信基督,常常祈禱神赦免那些惡人,拯救那些受苦受難的人!

另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人權律師向美國之音表示,張展遭判刑四年算是近年該罪名判得最重的其中一位。他以書面回覆表示:“這個(尋釁滋事)罪名是五年以下有期徒刑。三、四年前,一般對初次被抓的判刑一年左右,後來逐漸加重,張展是最嚴重的之一。 ”

各界譴責中國打壓

該人權律師還說,張展的判決將再一次在中國公民和人權律師圈引發寒蟬效應。他說:“這是對公民的恐嚇。任何公民如果關心別人,報導他們的不幸遭遇,就會遭到嚴厲的懲罰。”

中國當局趁聖誕及新年長假期間審訊異議人士,一般認為,其目的在俾使關注中國人權的西方國家、團體及人士未能及時回應。

對此,總部設在巴黎的無國界記者組織(Reporters sans frontière, RSF)在聽聞判決後,立即發聲呼籲各國政府共同為張展和其他言論自由的鬥士伸出援手。

無國界記者組織位於台北的東亞辦事處執行長艾瑋昂(Cédric Alviani)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張展是為了公眾利益,才(赴武漢)報導新冠病毒之疫情。她本來就不應該被拘禁,更不應該因此獲判四年刑期。今天的判決是對(中國)法律的嘲諷…無國界記者組織呼籲國際社會加大對中國政府的施壓,以促使中國政府馬上釋放張展和其他遭拘禁的言論自由鬥士。”

艾瑋昂說,過去一年來,中國當局已經發展出了一套嚴密的系統來控制中國社會的言論和資訊的流通。因為當局了解到,像張展這樣說真話的記者可以直接揭開疫情危機的真實面貌,這讓中共當局非常畏懼,艾瑋昂說,因為這代表真相就會被攤在陽光下,一旦真相曝光,中共就再也無法向全世界撒謊。他說,這就是為什麼中共視張展為一大威脅。

根據無國界記者組織的統計,包括張展在內,中國至今至少拘禁了118位新聞工作者、出版商或政治評論員。中國侵害人權紀錄之規模不但一再擴大,而且還持續緊縮對人民的言論審查和監控迫害,尤其中國的新聞自由程度一再倒退,在無國界記者組織針對全球180國家的調查排名中,中國今年仍排行倒數第四名。

中國境內關注者眾

除了國際關注,張展在中國境內也有相當多的支持者。

不少外籍媒體記者和支持者周一上午都聚集在上海浦東新區法院外,要求進入旁聽,不過,都遭到警方擋在法院大門外,不得其門而入。

據張展的友人李大偉表示,包括他本人在內,他看到至少有9人被當地警方從法院外帶回到附近的上海世紀廣場治安派出所拘留,其中還有一位前去採訪的日本記者。

李大偉向美國之音留言表示:“當時我是要求進去旁聽,他們不允許,他們說,必須要法官同意,我才可以進去旁聽。我們公民來參加旁聽,尤其你這是公開審理的案子,就是對法院和法官的審判行為進行監督,如果要法官同意,那我們這種監督還有什麼意義呢?”

知名中國社會學者艾曉明據傳也親赴上海法院院區、並在事後於網上發表文章,公開聲援張展。據網上流傳的貼文,艾曉明寫道:“今天據說有一整天的時間,審一個絕食五個月的姑娘,審她的悲憫和熱愛、她的辛勞、疲憊、孤獨和決絕;審她的信仰、她的服務。”

說真話的孩子

另據禁聞網報導,艾曉明上週已在網上發布另一篇貼文,稱讚張展比出版“方方日記”的武漢作家方方更有勇氣。

他寫道:“我讀了張展的文字,也一直掛念著她的處境。要說張展有錯,我只能說,張展生錯了時代。她不是現在人,而是未來人-—她活出了未來的中國人應該活出的樣子:嬉笑怒罵,敢愛敢恨。我在疫情蔓延時看到她的零星文字,就已經知道,她比方方更英勇,更無所顧忌,更鞭辟入裡,更不知死活。什麼人才會這樣子呢?安徒生寫過那個說真話的孩子,張展就是那樣的孩子。”

人權律師王荔蕻據傳也在網上發表名為《展》的詩作,來聲援張展。據中國人權圈週一網上流傳的詩作如此形容張展:“你就是一隻羊啊!你把自己放到祭台上/靈魂舒展/劊子手舉起了刀斧/而那些需要救贖的人們/發出喧天的動靜/敲鑼/觀賞。

此外,長期呼籲釋放張展的網絡團體南方傻瓜關注群週一則以公開書面聲明表示:“張展只是盡已所能紀錄疫情真相”。

南方傻瓜關注群並透過發布張展故事的視頻資料指出,張展曾撰文批評疫情管控不應以逼害人權的方式施行,稱“(中國)政府以治療為名義,將個體與外界社會的信息進行隔絕。以穩定的名義,把疾病、死亡的人數進行掩蓋。以正能量的名義,對新聞進行控制…要治理瘟疫,有太多的軟性環境可以改善,有太多的細節都可以做。但我們偏偏不。我們就是強制、暴力地命令,單方面剝奪民眾的人身、財產等等權利。”

南方傻瓜關注群指出,張展為80後,陝西咸陽人,畢業於西南財經大學金融專業,並取得碩士學位。她2010年到上海工作,曾任律師,後因轉所被刁難無法執業。 2019年10月,她因為撐著一支寫有“結束社會主義,共產黨下台”字樣的雨傘,在上海市中心人民廣場遊行,聲援香港反送中運動,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首次短暫拘留過。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