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安倍推“印太戰略”促“東亞合作”


日本首相官邸在介紹安倍出席東盟擴大峰會的成果時,突出了日美澳三國首腦(從左至右)菲律賓會談時的照片

正在菲律賓出席連串東盟擴大峰會的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週二(11月14日)在馬尼拉召開的東亞峰會上呼籲各國構築北韓包圍網,並針對中國在南中國海構築軍事據點等海洋行動,提倡“在法治基礎上維持自由、開放的海洋是國際社會和平與繁榮的基礎”。

此前安倍在菲律賓已先後與馬來西亞首相納吉布·阿都拉薩、印尼總統佐科·維多多、汶萊國王哈桑納爾·博爾基亞、中國總理李克強、澳大利亞總理特恩布爾、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舉行過雙邊會談,並在日澳峰會前,與美國總統川普一起舉行日美澳三邊峰會。

提倡“印太戰略”

所有會談中,安倍都提出了北韓問題和南中國海問題,呼籲實施制裁或加強制裁來包圍北韓、迫其放棄開發核武器與導彈,並要求理解日本解決綁架問題的意志;安倍與東盟國家首腦討論了加強海防合作、日本援助海上巡邏艦等海防裝備等,馬來西亞、印尼、菲律賓對日本的援助也表示了謝意。

馬來西亞、澳大利亞作為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成員國,對日本推動達成的基本協議向安倍表示謝意,而與中國締結建高鐵合同正陷入延期苦惱的印尼和菲律賓還要求日本協助建設港口、地鐵、高鐵等基礎設施。安倍還與杜特爾特見證了兩國簽署、交換約1139.3億日元(約10.1億美元)低息貸款和25億日元(約221萬美元)無償援助文件。

而日美澳首腦通過40分鐘會談,確認了聯合應對北韓威脅和中國活躍的海洋行動,結成“不動搖的約定”,爭取與印度一起推進“自由與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戰略”,確保從亞洲到非洲地區的安定與發展。三邊會談後,安倍與特恩布爾另外會談了約30分鐘,討論了東中國海、南中國海局勢下日澳戰略利益,一致同意緊密合作確保海洋安全和推動TPP盡快生效。

分開經濟關係

安倍在東亞峰會上也表示支援中韓應對社會高齡化等問題,同時不指名地批評川普的經貿政策,他說:“世界正在憂慮保護主義與內向意志正在抬頭,為了提升對今後世界、地區和世界經濟預測的可能性、減輕脆弱性、維持和加強自由貿易體制,東盟加三(日中韓)的金融合作越來越重要”,建議日中韓首腦盡快開會來推進地區經濟合作。

安倍週一與李克強約1小時會談中,再次提出日中重啟首腦互訪,加快改善關係的構想。據日本外務省公開的會談紀要,李克強作出積極回應。不過日本外相河野太郎週一說,調整日程時間緊迫,甚至明年·1月上旬才能實現也不奇怪。

紀要說明,雙方討論了兩國關係、各自經濟政策、兩國民間交流和北韓局勢、南中國海問題。安倍對李克強說,中國的經濟發展對日本是機遇,期待中國經濟以安定、持續的形式發展。雙方同意加深經濟雙贏關係,包括“一帶一路”在內,加強合作對世界和地區安定與繁榮作貢獻,爭取早日締結日中韓自由貿易協定(FTA)和區域全面夥伴關係協定(RCEP)。

兩首腦同意重啟政府間文化交流協議,並一致認為實現朝鮮半島無核化是兩國共同目標,同意進一步加深合作,確保地區和平與安定。

李克強說明了製定南中國海行動規範(COC)的對話進展等,安倍說日本歡迎中國與東盟取得進展,但應基於法治,維持自由與開放的海洋秩序很重要。

中國態度巨變

不過日本並不太關心安倍與習近平、李克強相繼會談的內容本身,而是聚焦安倍3天之內先後與中國兩位最高領導人會談這一“奇蹟”。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形容安倍“與中國的國家主席、總理連續會談是不曾有過的事”,各大日本傳媒也都指出,這是安倍首次在一次外訪中實現與兩名中國最高領導人會談,可能預示中日二十一世紀以來的交惡關係峰迴路轉。據日媒報導,安倍與李克強會談是中方通過非正式試探而釀成的結果。

各大日媒也找出過去5次“習安會”的照片來證明,習近平這次與安倍握手的和顏悅色與過去生硬態度的對照。

部分日媒還報導中國《人民日報》罕見地把習近平與安倍在越南握手的照片與習近平與其他國家首腦握手的照片並列刊登,時事通信社報導標題是“中國結束了對安倍的歧視?”日媒指過去“習安會”,中國官媒不是不報導、缺照片,就是選擇沒中日國旗作背景的角度拍照來貶安倍。

日本電視台引述政府外務省官員的議論也說:“日中首腦連續會談意味著重大變化”、“顯示了雙方有意推動日中關係哪怕是一點點的進展”。

各大連日紛紛議論中國對日改變態度的原因,菅義偉解釋,安倍與習近平“會談是在中共黨大會和日本眾議院選舉後,雙方發揮新領導作用的契機實施的,是互相推進日中關係向前發展的新開始,是非常有成果、富有意義的會談。”

議論巨變原因

日媒不約而同地指出,習近平通過十九大鞏固了政權,使得他對日外交也不畏懼會成為權鬥最容易被利用的反日工具,經濟上中國也希望日本合作,尤其是“一帶一路”,日本合作會令中國事半功倍。日媒也廣泛相信,9月28日安倍忽然出席中國駐日使館舉行的國慶兼慶祝建交45週年活動是日種這次改善關係的突破口,《每日新聞》認為安倍的意外舉動“是他政權支持率下跌,朝鮮問題上除了美俄韓,還需要與中國對話所致”。

不過長年研究日中關係的橫濱市立大學名譽教授矢吹晉看法略不同,他指出雖然習近平政權在十九大獲得鞏固、自信上升是很大因素,但他認為北韓問題促使習近平改善對日關係。他說:“中朝關係我相信比美朝關係更惡劣,美朝關係是單純的敵對關係,明刀明槍比價簡單;中朝關係由恩轉到怨,結仇就較深。”他相信與日本經濟合作等雖也是原因,但並不重要,主要還是北韓問題,習近平希望拉攏北韓周邊的日韓兩國,至少在他未來5年執政期別出麻煩。

矢吹指出,安倍9月忽然改變對中國的態度、出席中國駐日使館活動,“是他已認識到'印度太平洋戰略'失敗,這既與川普對中國立場曖昧有關,也與澳大利亞在能源等經濟方面依賴中國太深有關,安倍還看出搭乘中國的'一帶一路'的必要性,所以放低了身份,本來派副首相或外相出席就足夠了。”

矢吹說安倍在越南和菲律賓仍不斷倡導“印太戰略”矢吹說:“他也只能繼續這種主張,而且在安全方面,日美澳還是可能合作、確保既得利益的。”

不過對日中仍存在難以克服的東中國海主權糾紛、不時爆發歷史糾紛火花、逮捕日本人和非公開審判、兩國國民感情欠佳等現實,日本社會總體是悲觀地看待中國的“變臉” 。

您的意見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