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要中國為新冠疫情負責 美保守派人士籲給台灣外交承認


前美國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資料圖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12 0:00

隨著批評中國隱瞞疫情而主張向中國追則的呼聲日漸增多,美國一些保守派人士主張美國給台灣外交承認,確保中國為其行為付出代價。不過有學者說,這個做法目前仍然存在實際上的困難。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星期三(4月22日)在國務院針對新冠肺炎舉行的記者會上批評中國沒有遵守《世界衛生條例》(IHR)規定,指責中國即便有向世界衛生組織通報疫情爆發,也“沒有分享其所掌握的全部信息。相反,它掩蓋了疫情的危險性。持續人傳人的情況一個月沒有報告,直到全中國每個省份都出現疫情。中國讓那些試圖警告世界的人噤聲,以便能夠停止測試新樣本,並毀掉了已有的樣本。”

包括共和黨國會議員克魯茲、科頓、霍利等,以及密蘇里州政府和一些提起個人訴訟者,美國國內對中國究則,要求調查、起訴和索賠的聲浪日漸增多,一些保守派人士甚至提出建議,主張美國給台灣外交承認,以便讓中國為此付出代價。

前美國白宮國安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重提他在20年前的“雙重承認”(dual recognition)主張,認為此時是美國給台灣外交承認的好時機。

博爾頓上星期(4月15日)在一個推文中說,“鑑於台灣對新冠病毒疫情的處理、北京的反對與掩蓋真相,美國必須再次考慮給予台灣全面外交承認。正如我20年前所說,給予台灣毫不模糊的支持最符合美國的利益。”

推文並附上他在2000年發表於《台北時報》上一篇以“雙重承認體認現實”(Dual recognition acknowledges reality)為題的文章。

不過有學者認為,給台灣外交承認將導致美中斷交,即便是一般認為對中國立場強硬、對台灣也相對較友好的特朗普政府都不大可能會這麼做。

美國聖湯瑪斯大學國際研究學系副教授葉耀元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美國國務院基本上還是“不願意放棄一中政策”,儘管特朗普政府團隊有些鷹派人士“有點在動搖” ,但也不會願意以美中斷交為代價。

葉耀元說:“所謂的雙重認可在中國的眼中是不存在的,中國不會跟你承認雙重認可,當你跟台灣建立邦交國關係的時候,下一個階段如果中國不跟你斷交,中國人民一定會站起來內亂,因為這個政府無能,這個政府指的是共產黨無能。”

換句話說,雙重認可“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葉耀元說,因為從中國的角度來講不可能接受,那就會使美中會進入另一個冷戰局面,也就是美中斷交,因此必須考慮的是:美國政府是否願意吸收這個代價?這個代價可能是美國在中國的投資必須全部撤出,美國在中國的潛在市場也會消失。

葉耀元說,或許這個影響對美國鷹派人士或支持特朗普當前外交政策的選民來說沒有太大感受,不過舉例而言,對於愛澳華州的大豆農或在中國有巨大投資的商人來說,斷交的影響將是非常巨大的。

他說:“這些人都是利益團體,這些利益團體背後所代表的想法跟政策白宮不能完全不聽,所以即便白宮現在相對來說你可以說它比較鷹派、比較果斷,它也比較偏台灣,或所謂的反華,可是這有沒有可以一股翻盤所有的政治利益說,我們現在就是要跟中國斷交了?這相對來說是比較困難的。”

不過葉耀元也提到,如果再過一段時間疫情變得更嚴重,全球化生產線停擺,美國對中國市場依賴減少、彼此互賴性降低,或許美國對於承認台灣的考量也會有所不同。

除了博爾頓以外,美國國家利益中心資深主任哈里·卡齊亞尼斯(Harry Kazianis)也認為,現在是考慮與台灣保持全面外交關係的時候。

卡齊亞尼斯這個星期在《福克斯新聞網》一篇文章裡,提出5個對“中國必須為處理疫情失當付出代價”的建議,其中一個就是調整美國外交策略以符合當前的時機,“意思就是與台灣增強關係而不畏懼北京的霸凌反應。”

他說,“中國共產黨視台灣為一個叛離省份,不過現在正是時候考慮與台北維持全面外交關係--甚至是台灣總統蔡英文到白宮的一個訪問。”

卡齊亞尼斯認為,美國不應該在繼續奉行過時的外交安排,那些安排“只是幫助北京壓迫一個活躍的民主社會,那個民主社會試圖警告全世界有關新冠病毒,但卻被噤聲。”

中國政府一貫反對美國與台灣有任何形式的官方往來,對於新冠疫情擴大,美國一些共和黨國會議員要求對中國隱瞞疫情進行調查和索賠,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星期三在記者會上表示,這是美國少數政客在“散播政治病毒”。

耿爽說,美國少數政客為了要推卸自身抗疫不力的責任而“罔顧事實,詆毀抹黑中方,並且大搞政治操弄”,這種行徑“不得人心”,也無益於控制美國國內疫情。

XS
SM
MD
LG